撓腳心小說 兩姐妹的撓癢特訓 兩姐妹的撓癢特訓【第一章】

  星期六


  這天一大早,玲玲就爬起來了,并把珊珊也從睡夢中叫醒。


  “干嘛呀,這么早?”


  “姐姐,快起來嘛,爸爸媽媽都上班去了,我們可以開始練習了?!?/span>


  “急什么嘛,我再睡一會兒?!?/span>


  “不行啊,時間寶貴啊?!?/span>


  “呼……呼……”


  “好,我讓你裝!”玲玲兩手一呵,伸進珊珊的睡衣里,在她的腰間呵起癢來。


  “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哈……我起來……我起來還不行嘛!”珊珊真的是很怕癢呢。


  姐妹倆梳洗好,吃完早飯,來到了家里存放東西用的閣樓上。這里是她們倆從小一塊玩的地方,大人懶得上來管,她們也就可以肆無忌憚地瘋了。


  “你制定好計劃了嗎?”


  “當然了,我想了一晚上呢。我不想全說出來,總之你照我說的做就好了?!?/span>


  “行啊。先怎么做?”


  “先是熱身。我們互相胳肢,就像自由搏擊,時間十分鐘。這可是為了后面做準備,不能馬虎哦。準備好了嗎?”


  珊珊也不答話,搶上一步將玲玲抱住,馬上發力把她摔倒在地,接著便在她的腰間肋下搔起癢來。玲玲被這一突如其來的攻擊嚇住了,也忘了反抗,就覺一陣暈眩,難以忍受的癢感便排山倒海地襲來。這時玲玲倒是回過神來了,但為時已晚,現在的她,基本上只有笑的份兒了。


  “哈哈哈哈……救命啊……姐姐……哈……我……我不行了啊……哈哈哈……格格格格……哈哈……姐姐,你……哈哈哈……你賴皮……還……還沒開始呢……哈哈哈哈……”


  “好,就算沒開始,這是我懲罰你早上那么早把我吵醒,還胳肢我,現在我可要變本加厲地還給你哦?!鄙荷鹤焐险f話,手上卻是一停也不停,直搔得妹妹喘不過氣來。


  “好姐姐,我……哈……我錯了……我……你……你饒了我這……咯咯……這一回吧……哈哈哈哈……”


  “好吧,一開始先不讓你太受罪,等會兒再要你好看?!鄙荷和A耸?。


  “你真是賴皮啊,人家還沒說開始,你就來了?!绷崃嵋贿呎f一邊調整著呼吸。


  “呵呵,這叫做攻其不備?!鄙荷汉艿靡?。玲玲也不起身,就地一打滾,抱住了珊珊的小腿,把珊珊摔了個屁股朝地,然后整個人壓在她身上,在她肚子上毫不客氣地胳肢起來。


  “哈哈哈哈……你……你恩將仇報……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這回輪到珊珊被整了。她大概也知道自己理虧,也不告饒,只是一直笑,等著妹妹自行住手。


  “哈哈……哈哈哈……咯咯哈哈哈……”珊珊畢竟是非常地怕癢,沒多久,眼淚已經笑出來了。在如此強烈的刺激下,哪還顧得了什么理虧不理虧,再不求饒,過一會連求饒的勁兒也笑沒了。


  “好了……哈……到十分鐘了……停手啊……哈哈哈……我……我受不了了啊……哈哈哈……”畢竟是一母所生,雖然事先說好,玲玲也不忍讓姐姐那么難受,于是停了手。這時的珊珊已經滿眼淚水,躺著一動不動,只顧喘氣。


  二人休息了一會兒,珊珊也恢復了精力,站了起來。


  “你個臭小子,看我一會兒怎么收拾你?!?/span>


  “嘿嘿嘿,你別忘了,我們的機會可是均等的,你占不到多少便宜的?!?/span>


  “接下來的計劃是什么?”


  “嗯——應該開始正式訓練了,得找點東西好把我們綁起來?!?/span>


  “綁起來?為什么?”


  “我們都那么怕癢,不綁起來誰按得住誰啊?到時候光顧著按,就不用胳肢了?!?/span>


  “那倒也是啊。我記得這里有些繩子的,不知道爸爸媽媽放哪去了,我們找找看吧?!?/span>


  兩人翻了好一陣子,終于在一個麻袋里面找到了一大捆麻繩。


  “剛才是你撓的我,現在我要先撓你?!?/span>


  “好吧,無所謂,反正時間是一樣的。每人半小時吧?!?/span>


  “好,你過去躺著?!鄙荷褐钢繅Φ囊粡埬敬舱f。那是他們很久以前用的,現在早退休了。


  玲玲把床擦干凈后,上去平躺著,珊珊把繩子剪成小段,先在妹妹的手腕、腳踝上墊上毛巾,然后用繩子把她雙手、雙腳分別綁在一起,再把手固定在床頭,腳固定在床尾,這樣,玲玲可以說是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一切準備就緒后,珊珊說:“本來該好好懲罰你一下,不過現在是訓練,就先饒過你吧。我們先避開那些特別怕癢的地方,這樣比較容易適應,好嗎?”其實她也怕一會兒玲玲報復她。玲玲點了點頭。珊珊找來一條絲巾,用絲巾的一角在玲玲的腹部輕輕地拖動。她已經做得很小心了,但即使是這樣,玲玲還是有些受不住,嘴角含著笑,身體左右擺動,試圖躲開絲巾那輕柔地刺激。


  這樣進行了兩分多鐘,珊珊見玲玲已經基本適應了這種輕度刺激,便開始變換方式。她用左手拿著絲巾,去搔玲玲的脖子,右手在玲玲的肚臍周圍劃圈。這下玲玲受不了了,身體開始劇烈扭動,浮在臉上的笑意也轉化成聲音從嘴里跑了出來。


  “嘻嘻嘻……咯咯……哈哈哈……”


  畢竟珊珊還是手下留了情的,玲玲雖然在笑,但并不是特別難受,所以沒有求饒。又過了幾分鐘,玲玲的笑聲漸漸變小,終于消失,還原成了臉上的笑容,只是時不時地笑出一兩聲。珊珊知道妹妹又適應了,于是繼續改變搔樣的方式。她挪到玲玲的腿邊,開始揉捏玲玲的大腿和膝蓋。這些地方也是很敏感的,尤其是剛開始碰的時候。


  “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玲玲一點兒也忍不住,縱聲狂笑,雙腿盡全力想掙開繩子,但無濟于事。珊珊停了手,對她說:“你別緊張,放松點,也許就不那么癢了?!绷崃嵴{整了一下呼吸,點頭示意姐姐繼續。珊珊接著用同樣的方法胳肢玲玲,玲玲果然沒有剛才那么難受了,銀鈴般的笑聲里沒有了叫喊,格外動聽。珊珊欣賞著妹妹的笑聲又胳肢了她好一會兒,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將雙手分別伸進玲玲兩個膝彎里,胡亂撓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別這樣啊……哈哈……救命啊……哈哈哈哈……饒……了我吧……我……我受不了……哈哈……受不了了啊……哈哈哈哈……”這下玲玲真不行了,歇斯底里的笑聲里夾雜著叫喊和求饒,簡直有點讓人心碎。珊珊看玲玲笑得實在辛苦,心下不忍,便住了手。


  “好了,半小時到了,你休息一下,準備弄我吧?!鄙荷航o玲玲松了綁。


  玲玲沒支聲,只顧喘氣。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真佩服君如,要練成她那樣不怕胳肢,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可癢死我了?!?/span>


  “我剛才對你可是手下留情了啊,你可別恩將仇報哦,否則下次我可不會原諒你?!鄙荷合冉o玲玲打了個預防針。


  “啊,我好害怕哦。還威脅我,你等著瞧吧?!?/span>


  珊珊照剛才玲玲那樣躺好,玲玲也依樣把她綁起來,然后俯下身,對著珊珊的肚臍輕輕地吹著熱氣。


  “嗯——呵呵呵……啊……哈哈……呵呵呵呵……”


  珊珊對這種方式感到很意外。這樣本來并不很癢,但由于她的緊張,使癢的感覺成倍增長,于是便忍不住笑出聲來。玲玲可不客氣,不但嘴上沒有放松,又加上兩手在珊珊的兩脅輕柔地抓撓,這種高強度的刺激是剛才珊珊根本沒用過的,自然珊珊的笑聲比玲玲的要更響一些。


  “哈哈哈哈……玲玲……哈哈哈……你……你輕一點嘛……哈哈哈……我……我不玩了……哈哈哈哈……呃……呵呵呵……放了我吧……啊哈哈……哈……”


  玲玲停了手,問道:“怎么這么脆弱啊,這才幾分鐘,就求饒了?”


  “我剛才也沒這樣胳肢你啊,這才是第一次訓練,你就這樣折磨我,我怎么受得了?你輕一點嘛,要不我以后不陪你練了?!?/span>


  “好吧好吧,我輕點就是了?!币娊憬阏娴氖怯悬c生氣了,玲玲也不敢再胡鬧,只是輕輕地搔動她的一些次級敏感部位。


  “姐姐,君如說她被輕輕地胳肢時感覺很舒服,我剛才感覺到一點了,你呢?”


  “我還……還沒有……呵呵……”


  “你就盡量想它是舒服的,或許就不難受了?!绷崃嶙焐险f,手卻不停地在珊珊肚子上劃著圈。珊珊聽了玲玲的話,閉上眼,全身放松,果然覺得很愜意。于是她停止了掙扎,盡情享受著妹妹的撫摸。見珊珊不覺得癢了,玲玲開始使壞,在輕輕撫摸時偶而用重手捏她腰幾下,等珊珊受不了開始掙扎時,又馬上變回輕撫。


  時間過得可真快,玲玲一看表,已經過了二十七分鐘,便對珊珊說:“就剩三分鐘了,我可要來真格的了,你做好準備哦?!鄙荷阂蚕雭睃c挑戰,點了點頭,同時咬緊了牙關。玲玲一手揉捏珊珊的腰部,一手在她的膝彎里搔撓,還時不時用鼻子點一下她的肚臍。


  “嗤——呵呵……嘻嘻……哈哈哈哈哈……”不一會兒,珊珊咬緊的牙關便松了開來,原本竭力抑制的笑也像脫了韁一樣奔涌而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癢死我了啊……哈哈……到……到時間了啊……哈哈哈哈……”


  玲玲也不理她,一停不停地胳肢了她三分鐘。等玲玲停了手,珊珊的臉已經笑得有些發紫了。玲玲給她松開繩子,問道:“感覺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都快癢死了!”珊珊噘著嘴,有點不樂意似的。


  “最后幾分鐘了能不給你點厲害的嗎?那樣就沒有效果了。大不了下次你也最后使勁胳肢我嘛?!?/span>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啊?!?/span>


  “呃——也不要太厲害嘛?!?/span>


  “哼!恩將仇報,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啦好啦,今天是第一天,就練這些好了,下午我們出去玩,等明天再練。明天可要加大強度了哦,你要做好心理準備?!?/span>


  “哼!”


  這天并沒有就這樣結束,到晚上睡覺時,她們又在被窩里互相胳肢了好一會兒,彼此也都知道了哪些地方有多怕癢。玲玲心里對明天的訓練計劃更加有數了。經過這一天的訓練,姐妹倆對胳肢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或許才是今天最大的收獲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