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兩姐妹的撓癢特訓 兩姐妹的撓癢特訓【第三章】

  星期一


  “嘀嘀——嘀嘀——”


  本應隨著珊珊和玲玲的放假而得到幾天休息的小鬧鐘,不知為什么在國慶節的早晨6:30突然響了起來。清脆的聲音將姐妹倆從睡夢中吵醒。


  “呀!”


  兩姐妹剛睜開朦朧的睡眼就同時發出一聲短暫的驚呼,爾后兩人不禁啞然失笑。平時她們經常相擁入眠,昨晚由于互相撓腳心的享受,再加上白天特訓的疲勞,兩人就這樣在游戲中進入了夢鄉。早晨她們醒來時,突然發現自己懷里的竟然是姐妹的腳,于是有了那一聲驚呼。


  “昨天晚上感覺真舒服,竟然直接睡著了,嘻嘻……”


  “還說呢!剛才的樣子如果被爸媽看到就慘大了。不過昨天確實很愜意啊……對了,鬧鐘怎么會響的?是你定的嗎?”


  “才沒有呢。昨天那么累,我還想多睡會兒呢……”


  “寶貝們,起床了沒有啊?”


  “就起了?!?/span>


  “奇怪了,媽媽不是說今年國慶節不放假嗎?怎么現在還在家里呢?”


  “我也不知道啊,先起來再說吧??礃幼邮撬ǖ聂[鐘了,或許會有好事呢……”


  ……


  “媽媽,你不是不休息嗎?咦,爸爸也在家啊!”


  “呵呵,我們說好先不讓你們知道的,給你們一個驚喜嘛。我和爸爸都放三天假,我們決定全家去旅游呢??斐燥埌?,8點我們準時出發?!?/span>


  一番話把姐妹倆說得目瞪口呆。原本計劃好的特訓就這樣被這個“驚喜”中斷了,而且一中斷就是三天。三天后回來,再一天就是和君如比賽的日子了。


  “唉,算了,或許出去會很好玩呢。再說,后天還有一晚上的時間呢?!?/span>


  “是啊,不知道要去哪里玩呢,應該會是很好玩的地方吧?!?/span>


  畢竟是孩子心性,興趣很快便轉到旅游上去了。


  早餐后,爸爸開著車,周家全體成員便踏上了為期三天的旅途……


  星期三


  下午三點多,珊珊他們終于結束了三天的旅游,帶著一身疲憊和心靈的豐收回到了久違的家中。兩姐妹雖然看起來很累,但她們眼中興奮的光芒表明她們玩得很盡興。不過,她們誰也沒有忘記明天的比賽,和今晚最后的特訓。


  “只剩今天晚上了,你有沒有想好怎么充分利用這極為有限的時間呢?”


  “嗨!這幾天只顧著玩了,哪有時間想啊!不過一會兒還要洗澡、吃飯,這段時間就夠我想了?!?/span>


  晚飯后,姐妹倆借口這幾天太累,想早點休息,便回到了她們的房間。


  “想好了嗎?”


  “嗯,基本差不多了?!?/span>


  “說來聽聽啊?!?/span>


  “我想啊,只有這一晚的時間,我們與其繼續像以前一樣特訓,不如來一次模擬比賽吧,這樣或許會有奇效呢?!?/span>


  “是個好主意??墒乾F在爸媽都在家,我們肯定不能笑出聲,那怎么辦?”


  “這一點我也想到了,只不過有些殘忍啊,要用毛巾堵住嘴巴,讓它不能發出笑聲。以我們倆現在的水準,想靠自己控制不笑出聲是不可能的,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別的辦法了?!?/span>


  “行啊,一切為了比賽嘛。也許這樣會更好玩呢?!?/span>


  “太好了,我還怕你不答應呢?,F在剛吃完飯,還不能馬上開始,我們先像那天晚上那樣玩一會兒吧。那種感覺……真的好懷念?!?/span>


  “我也是啊,來吧?!?/span>


  兩人躺到床上,互相抱住對方的腳,輕輕地撓著,盡情體會由腳底傳來的無限舒適。


  良久,珊珊開口道:“我們開始來真的吧,要不然沒時間了?!?/span>


  “好吧。真不想停下啊……”


  “這次誰先來呢?既然你不想停下,就你先吧,讓你繼續享受一下,嘻嘻……”


  “我先就我先,我才不怕呢?!?/span>


  玲玲自己找來一條毛巾,張大口咬住,又用橡皮筋勒住,點頭向珊珊示意自己準備就緒。珊珊輕輕地鎖上房間門,很熟練地將妹妹的四肢綁在了床頭及床腳上。


  “我要開始了啊,如果你受不了了,就不停地搖頭,明白嗎?”


  玲玲點頭,珊珊拿出手機,啟動計時器,然后便徑直去撓妹妹的兩腋。根據前幾天特訓的經驗,這里最能讓她瘋狂。果然,玲玲瘋狂拉扯束縛著她雙手自由的繩子,企圖夾緊胳肢窩,來逃避珊珊靈巧的手指帶來的難以忍受的癢感。同時,從她的鼻子里傳來變悶的笑聲。珊珊重復著手上的動作。不一會兒,玲玲已經雙眼緊閉,一張俏臉漲得通紅,在柔和的燈光下顯得無比嫵媚,鼻子里的短促的哼哼笑聲里已經經常夾雜較長的尖聲,仿佛在全力地呻吟,以減輕身體的痛苦。但事實是珊珊的手并未停止胳肢,所以玲玲的癢感也并未減輕,反而由于鼻孔的直徑有限,而嘴又被堵住,她感到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卻又不得不竭盡全力地無聲地大笑著。窒息感迅速擊潰了玲玲的心理防線,她開始拼命地搖頭。珊珊停下手,除下妹妹臉上的橡皮筋,把毛巾扯了下來。玲玲閉著眼大口喘氣,被解開的四肢仍然一動未動,眼角已經流出了淚水。


  珊珊有點害怕了,忙問妹妹怎么回事。玲玲搖搖頭示意沒事,仍然急促地大口喘著氣。珊珊略寬心,把玲玲扶起來,在她背上摩挲,替她理氣。過了近兩分鐘,玲玲的呼吸才恢復平穩。珊珊給她端來水,她喝了一口,撲哧一笑,噴了姐姐一身。


  “你還笑,剛才嚇死我了?!?/span>


  “我就是笑你剛才緊張的樣子,好像我要死掉了似的?!?/span>


  “哼!早知道才不管你?!?/span>


  “姐姐……你對我真好。剛才我也以為我要死掉了呢?!?/span>


  “傻瓜,我們是親姐妹,我不對你好對誰好啊?!?/span>


  “我們不堵嘴了,一點也不好玩,憋死我了?!?/span>


  “當然不堵了,你還想憋死我啊!得重新想個辦法才行?!?/span>


  “就是,剛才的成績也不能算,人家是憋得受不了,又不是癢得受不了,如果能喘動氣,再忍幾分鐘也沒有問題?!?/span>


  “少吹牛了,如果不是癢得厲害了,又怎么會喘不上氣?”


  “都是你壞啦,一上來就拼命胳肢人家腋窩,明知道人家那里最怕癢?!?/span>


  “這是模擬比賽啊,不這樣怎么能得出真實成績呢。剛才是兩分二十一秒,比以前有進步,如果不想要這個成績也可以,我就委屈一下,再給你‘補考’一次吧?!?/span>


  “好啊,你以為我會怕嗎?不過,我的‘補考’要放在你的后面,現在我要胳肢你,你快想想怎么才能不笑出聲來?”


  “這個嘛,嘻嘻,基本是不可能的……”


  “不行,人家非要你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真的好難啊,你也幫著想想,要不然今天就玩不成了,你可就賠了啊……”


  “哼,又把皮球踢到我這邊。這樣吧,今天就放你一馬,我看也真沒什么好辦法。不過改天你要補償我?!?/span>


  “好吧,改天讓你撓個夠,反正你還欠著一個‘補考’,呵呵……”


  “哼。明天就要比賽了,好歹我算是有了一點實戰經驗了,明天出丑的多半會是你?!?/span>


  “對了,明天怎么比啊?”


  “不知道啊,明天再說吧。今天玩得不痛快,你賠我!”


  “好好好,你說怎么賠吧,我都依你?!?/span>


  “嗯——這樣,罰你替我撓腳心,不許用力,不能讓我太癢,直到我睡著為止?!?/span>


  “這樣啊,哈哈,那你也別閑著,也同樣撓我吧,還像上次那樣玩好不好?”


  “那還叫你賠我啊?不行,只能你替我撓?!?/span>


  “好好好,大小姐,請躺下?!?/span>


  玲玲躺好后,珊珊也和她并排躺下,伸手抱住了玲玲。


  “你干嘛啊,你躺這邊怎么撓啊?”


  “既然只能我撓你,那就不能只撓腳心,我給你個全方位的服務吧?!?/span>


  說著便在玲玲身上各處怕癢的地方胳肢起來。玲玲哈哈一笑,正要掙脫,卻發現珊珊并未用力,只是輕輕地抓撓,感覺并不是很癢,也就放松下來。珊珊完美地控制著節奏,時輕時重,時緩時急,讓玲玲始終不能完全地放松,卻又不至于癢得笑出聲來。不一會兒,玲玲便忍不住了,也在珊珊身上撓了起來,還把珊珊壓在下面,在她頸部和背部呵氣,呵得珊珊直打哆嗦,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這樣玩了一會兒,玲玲又有了新花樣:“姐姐,我們做個游戲吧,我在你腳心上寫字,你來猜,如果猜對了,便輪到你給我寫,猜不對就還給你寫,好不好?”


  “聽起來蠻有意思,來吧?!?/span>


  玲玲躺到另一邊,抱住珊珊的腳,用尖尖的指甲在她嬌嫩的腳板上劃了起來。珊珊沒想到她會用指甲,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趕緊把腳抽了回來。


  “你賴皮,腳不許動彈?!?/span>


  “你不許用指甲,太癢了,忍不住啊?!?/span>


  “好吧,就再讓你一次吧,誰叫你是姐姐呢?!?/span>


  “呸,不害臊?!?/span>


  玲玲這回用手指,慢慢地寫了一個“田”,珊珊數著是三橫三豎,一下子就猜對了。然后換珊珊寫,也寫了一個“田”,筆順卻是先寫了“曰”,再寫中間那一豎,玲玲猜是“甲”,不對,又猜“申”,還不對,問珊珊,答“田”,玲玲氣得使勁撓了珊珊幾下,又讓珊珊笑出了聲。于是規則又多了一條:必須按正確筆順寫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