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我的空手道生涯 【第十二章-大結局】

  我這一招可說的上是突如其來,鉆到他前面之后,抬起腿對準他下胯猛的一腳踢了過去,他的反應飛快,迅速的向后一躍,正好落在小歪弟身前,我一個倒翻站了起來,與此同時小歪弟對準郎龍腦袋上的穴道猛的刺了一針,這時候的我已經一躍而起飛向郎龍,而這時感覺到腦袋一陣劇痛的郎龍正回頭看是誰攻擊他,當他完全把后腦露給我的時候,我的拳頭也到了,這一拳上面灌輸著葉清的痛苦,雷玲的憤怒,小歪弟的折磨,云夢的憤恨,老師傅的羞辱,死去的人的怨氣以及我平生最大的力量……“我——操 ——你——媽!!!!!!!!!”我的一聲天譴一般的嚎叫伴隨著這一拳,完完整整,結結實實的猛轟在他的后腦上,小歪弟一低頭,郎龍的臉也結實的砸在欄桿上,一前一后,空氣仿佛凝結在了這一刻,緊接著,郎龍連哼都沒哼一下,就這樣倒下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悠悠轉醒,眼前的情景使我的精神放松了下來——小歪弟扶著云夢正喂著水,雷玲則抱著葉清,正在輕輕呼喚,而郎龍,他滿臉是血,被綁了個結結實實,放在墻角,尚自沒醒,看來,一切都結束了。由于放下心來加上身上的傷,我又一次昏了過去。


  仿佛過了一個小時左右,我被小歪弟用冷水潑醒,我強忍疼痛坐了起來,發現云夢已經醒了,只是臉色不是很好看,而在正在哭泣的雷玲懷里的葉清,她卻是雙目禁閉,毫無醒狀,我忘記了疼痛,沖到了葉清身邊,大叫:“葉清……你醒醒……葉清……教練……你醒醒,是我啊……你不要開玩笑好不好……葉清!”


  雷玲沖我搖了搖頭,我的仇恨又燃燒起來了,我沖到郎龍身邊,對準郎龍的頭一頓猛踢,只踢的鼻青臉腫,忽然間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褲腳,伴隨著一個微弱的女聲:“不要……不要打了……”


  我低頭一看,是云夢正抓住我,一臉的懇求,我疑惑:“你……這是干什么?!”


  她低頭小聲道:“他畢竟把我養大,不要這樣傷害他了?!?/span>


  “可是,他那么折磨你?!?/span>


  云夢連忙說:“他沒有……他本來想懲罰我的可是……可是……小歪他……”


  說著,云夢滿臉通紅,我回頭看向小歪弟,他也紅了臉。原來,小歪弟代云夢接受了懲罰,云夢只是幾天沒吃東西而已,所以這使得云夢對小歪弟的感覺……呵……這小子還滿會偷心啊!


  可是,這家伙我不能這么放這啊,我說道:“哼,這種人,死有余辜……我本來還想用他自己的方法來懲罰一下他!”


  我還沒說完,云夢連忙說不要。沒辦法,這個時候,小歪弟說話了:“其實呢,他那么來折磨我不過是想問那玉簪的用法,而這用法,我已經知道了……不如我們這么辦……”


  說著,他拿出那個玉簪,用力的拔出頭中間那個金邊,然后往外一抖,里面出來一跟細如發絲的針,小歪弟邊說邊用針扎向郎龍的脖子后面“云夢,你放心,他死不了……我現在就要試著控制他……恩……進去了……你們等著看……”


  小歪弟說著,用冷水對準郎龍的頭猛的撲過去,這一下子郎龍猛的醒了。但是,他醒是醒了,卻愣愣的沒動,這時,小歪弟說道:“郎龍,你現在自己覺得自己罪大惡極,快去自首,不要猶豫,現在就去!”說完,用力在郎龍后脖子上一拍,那針全進到他脖子里。


  這時候的郎龍渾身一抖,就站了起來,嘴里吵嚷著:“我要去自首,我要去自首,放開我?!毙⊥岬芙忾_他腿上的繩子,他一下字沖了出去,跌跌撞撞的沖了出去,他的目的地——找警察!


  我問小歪弟,那跟針怎么辦?他卻說,那玩意就送給他吧,不會有人再找到的,而且,警方不會處決他,而會關他進精神病醫院,他將永遠活在要去自首的懺悔中,我明白了。


  我再也支持不住了,一頭栽倒,眼前黑之前,我仿佛看見葉清化做天使,飛向了天堂,葉清……


  三天后,我醒了,我在小歪弟的診所。我身上疼的要死,可是,這時候我卻聽見屋子里傳來咯咯的笑聲和求饒聲,我聞聲過去,哦……原來,小歪弟把云夢的腳綁在椅子的兩條腿上,并且把椅子放倒,云夢腳底朝上,正被小歪弟用鞋刷子沾著鞋油刷著呢,白嫩的腳底被鞋油均勻的刷成黑色,云夢則笑的花枝亂顫,嘴里叫著:“呵呵…不要啦………哈哈哈……癢啊……哈哈哈……不要啊………我要死啦……呵呵呵呵…………別……哈哈……別刷腳心啊………哈哈哈…………我喘不上氣……哈哈…………讓我喘……喘口氣…………哈哈…………”


  小歪弟壞笑著:“不要?誰叫你在我睡覺的時候把我臉畫花~!我刷我刷,一會刷黑了我還要再洗干凈…………呵呵”


  云夢都快嚇死了,半哭半笑半撒嬌的笑道:“求……哈哈……求你啊哈哈…………饒了我啊…………呵呵……再也不敢了…………哈哈哈哈…………寒……哈哈寒醒…………哈哈醒了啊哈哈哈……你看啊……哈哈…………沒騙你…………你快停啊哈哈哈…………”


  小歪弟聽完,猛的回頭,看到了我,臉騰的一下紅了,支吾道:“哎……你……醒了啊……呵呵,我倆,嘿嘿我倆鬧呢……你,睡了3天,感覺怎么樣啊?……”


  我勉強苦笑:“沒關系,你倆玩的好開心,不用管我的,你倆繼續,我看你已經弄的夠黑的了,現在可以洗了?!?/span>


  小歪弟臉又一紅,接著道:“是,洗了!”


  云夢則嚇的哭了出來:“宇寒,你……你這個……壞蛋……你怎么能……啊……哈哈哈哈哈哈………別哈哈……別洗啦………哈哈哈………哎呀哈哈哈哈…………別……不要啊哈哈哈哈……停止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呵呵呵呵…………癢死啦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你別洗啦…………哈哈,怎么都行哈哈哈哈哈……不要弄啦………………哈哈哈………………”


  云夢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嘴里求饒亂七八糟的,我插嘴道:“怎么,要我幫你忙嗎?”


  小歪弟轉頭壞笑著說話,手里和沒停:“這可不行,現在夢夢是我的女朋友,這對腳丫只屬于我一個人的,呵呵,夢夢啊夢夢,你就在這給我笑個一上午吧…………”


  哦,小歪弟和云夢一起了,呵呵,連稱呼都改啦,看起來,我在這里當燈泡可是不怎么樣,我轉身蹣跚的走出了他的診所,身后傳來了云夢嬌嫩的求救聲,叫我救她,嗨~你男朋友不停,我說有什么用?你就求他吧…………


  門外陽光很亮,我剛出了門,看見門口站著一個人,那是雷玲!她看著我關心的說:“你…你醒啦…………我本來是想和小歪他們告別的………我要和師傅去美國了……”


  我奇怪的問:“你們去美國?去那邊做什么?”


  雷玲悲傷道:“葉清……葉清她……哎,她神經受了太大的刺激,現在已經變成植物人了!”


  我差點死過去“什么!!!你說什么!!!!”


  雷玲再也忍不住了,掉下淚來:“是真的!老師在美國找了個醫生,據說醫道很高明,所以,現在帶葉清去,試試……”


  我聽完,沉默了。我不知道說什么好,這個時候,雷玲忽然說:“我知道你喜歡葉清,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她,可是……可是……哎……你知道嗎?我……我……我好喜歡你!!!!”


  說完轉身就跑,我無力去追,這時我仿佛嘗到了雷玲的眼淚,是苦的,好苦!這才知道,原來雷玲對我………雷玲,對不起!


  就這樣,她們都走了……小歪弟和云夢生活的也很快樂……他們常常玩搔腳心的游戲……好幸?!?/span>


  一年后的現在,我的身體好了,故事也完了,我將永遠記得一年前所發生的一切,我生命中的兩個女孩……葉清,雷玲…


  心里總是傳出一句話:“葉清,希望你在美國能夠恢復健康……雷玲,我知道你的心,可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但是,你對我的好,對我的照顧,我將永遠記錄在心……可是,這可能將永難報答……”


  再見了,我的空手道生涯……………………


  后記:哎……時間真快,又過了一年了,頹廢的我始終打不起精神,有一天公司休息,我正在迷茫在大街上溜達,忽然,被一個人撞了個仰面朝天。哇,疼死我啦!!正當這個時候,一個聲音質問道:“怎么還是那么軟弱,還有…答應人家要訓練人家笑,說話也不算,爛人!呵呵……”


  誰啊~?這個語氣?!“你……你……你……你…這…”竟然……竟然是……雷玲…………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覺,只覺得生活又獲得了光彩,我一下子跳了起來,剛要伸手去抱~~~她卻露出我從沒見過的笑容,輕盈的躲開了,邊笑邊說:“不要沖動哦……你先看看那是什么?”說著,手往旁邊一指……我看去…………短發……笑臉……藍衫……涼鞋中修長的腳趾…………


  ……………………那是葉清……………………


  哈哈,好了,到這里我的故事算正式結束了,只不過到現在為止,每每到晚上我的屋子外面都能聽見女孩子的笑聲和求饒聲……而且,我家門外的垃圾桶中,也常常有用壞的刷子,梳子,羽毛………………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