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文章 天龍八部-鐘靈篇

  鐘靈在火光照耀之下看到司空玄猙獰的眼色,心中害怕,叫道:“喂,喂,你可別亂來啊!”


  司空玄獰笑道:“我神農幫在江湖上也是有名之師,自然不會無故自降身份,你只需把解藥交了出來,我就絕不會與你為難!”說著舉起火把,在鐘靈臉前一晃。


  鐘靈嚇得尖聲叫了起來。 段譽將她緊緊摟住,叫道:“山羊胡子,這事是我惹起的,你來燒我的頭發罷!”


  司空玄道:“你既怕痛,那就快取解藥出來,救治我眾兄弟?!?/span>


  鐘靈道:“你這人真笨得可以啦。我早跟你說,只有我爹爹能治閃電貂的毒,連我媽媽也不會。這閃電貂世所罕見,是天生神物,牙齒上的劇毒怪異之極,你道容易治么?”


  司空玄聽得四周被閃電貂咬過的人不住口怪聲呻叫,料想這貂毒確是難當已極,否則這些人都是極要面子的好漢,縱使給人斫斷一手一腳,也不能哼叫一聲。他們早已由旁人敷上了解治蛇毒的藥物,但聽著這呻吟之聲,顯然本幫素有靈驗的蛇藥并不生效,更有人取出治蝎毒、治蜈蚣毒、治毒蜘蛛毒的諸般藥,在給閃電貂咬過的小幫眾身上試用,那些人只有叫得更加慘厲。司空玄怒目瞪著鐘靈,喝道:“小孩子廢話少說,快拿解藥!”


  鐘靈道:“不是我不拿,我是真的沒有,我說過了,這是我爹爹的.......啊!”話未說完,臉上已經重重的挨了司空玄一個巴掌,頓時,整個臉頰都紅腫了起來。


  司空玄眼見自己幫中兄弟個疼痛難忍,而這小姑娘卻執意不肯交出解藥,卻只是一個勁的胡扯,似乎只是在拖延時間,心中不免大怒,什么身份地位,卻也已經拋擲腦后了。他強壓怒氣,低聲說道:“小姑娘既然如此頑固,老朽也不得不無理。再拖的片刻,只恐我這神農幫要毀于一旦了!”


  說話間,司空玄身子一蹲,兩手一揮,鐘靈的雙腳鞋襪便已經盡被除去了,露出了兩只白白凈凈的玉足。司空玄的手法卻是快的了得,鐘靈見他身子一蹲,還沒來的及考慮它到底要做什么,便感覺腳下一涼,緊接著,一股奇癢突然從足底涌起,一時間鐘靈只覺渾身難受至極,口中卻已忍不住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別...別這樣啊.......老...頭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欺負小....孩子....哈哈哈哈....羞不羞啊.....別...別搔..了.....放過我.....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


  司空玄的手法幾快,幾根手指反復游離于鐘靈的兩腳腳心,聽得鐘靈求饒,手卻并未停止,只剩大聲喝道:“解藥拿來!”


  “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沒有....啊..哈哈哈....嘻嘻...我沒...騙你啊....放過...我....啊....”


  鐘靈奇癢難忍,說到后來,已經話不象話,音不像音了,她穴道被點,渾身動彈不得,身子又被吊高,腳下懸空,只有一雙大手在不停的活動者,這種感覺當真是難熬的很,此刻只怕讓她死掉它也會心甘情愿,可現實偏偏這樣,她想求死,司空玄卻像求活,而司空玄的性命卻全掌握在鐘靈手中,此情此景,司空玄已完全顧不上鐘靈的感受,他一次又一次的加大搔癢的力度,只想逼著小姑娘趕緊張嘴。


  “放..放開....我...我..我....我”也不知到底搔了多久,鐘靈現今已經連笑的力氣都沒有了,他氣若懸絲,斷斷續續的突出了幾個字,“停...停..停手...啊...段..大..哥....救我.....”接著便暈了過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