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文章 刑逼供高中學生“間諜”

  小健(男孩)和薇兒(女孩)今年都16歲,是XX市第四中學(高中)的學生,今年都剛上高一。


  在XX市,本來第4中學與第17中學的教學水平差不多,但是近兩年來17中卻突然突飛猛進了起來,使4中的校長十分費解。


  校長考慮了多天決定,派兩個學生當間碟,去17中偵查偵查,順便偷回一些情報資料。為甚末他要派學生去?因為他覺得學生畢竟是小孩子,就算被抓住了,17中也會拿他們沒辦法,這樣就不至于使自己的計劃泄露。


  小健和薇兒分別是四中的學生會主席和副主席,所以校長決定派他倆去。。。。。。


  小健和薇兒來到了17中門口。倆個人心里雖然都很緊張,但還是故作鎮定。薇兒問"小健,你怕嗎"


  小健得意的一笑,說"我的大小姐,一看你就沒經歷過甚末大事。不瞞你說,我天生就有當間碟的天賦!呵呵,從小到大我和別人玩抓人游戲,我還沒被抓住過呢!"此時的小健得意死了。


  薇兒又膽怯的說"我可跑不快啊。"


  小健說"哎呀,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你保證安全!"薇兒這時才露出放心的笑容。


  經過一番商量,兩人決定去17中的校長室偵查,順便偷點資料。過了一會兒,終于找到了校長室,門沒鎖,露出了一道縫。兩人確定里面沒人,于是就進去了。


  十分鐘后,終于找到了想要的資料。小健笑了起來"哈哈,咱倆太厲害了,這末快就完成了任務!等著回去受校長的表揚吧,哈哈"此時薇兒也高興的不得了。


  突然,門被打開了,走進一個學生,看樣子是值周生,來校長室打掃衛生。他看到小健和薇兒,從來沒見過,而且沒穿校服,最重要的是他們手里還拿著資料帶,他一下明白了。于是立刻向小健和薇兒撲了過來。不過小健打架也蠻厲害的,他看準時機一拳打在這個值周生的臉上,值周生摔倒了。


  小健沖著嚇呆了的薇兒喊到"還楞著干嘛?快跑啊!"于是拉起薇兒的手就跑了出去。只聽身后那個值周生大喊"快來人啊,有外校的兩個學生偷走了校長的資料啊!"于是17中的學生都跑出來,到處找小健和薇兒,要抓住他倆。但是小健和薇兒此時以經來到了17中的后門。


  薇兒不解的問"小健,你怎末知道這里還有個后門?"


  小健又得意起來"哈哈,我這末聰明,在來之前,我早就偵查好了!17中的那伙苯蛋,全加在一起也比不了我的智商!"兩人一邊說一邊走,已經離學校有一段距離。再穿過一個小巷就快到4中了。在小巷里,薇兒忍不住高興的說道"小健,你真棒。有你在,我甚末都不怕了!!"小健別提有多得意了。


  突然前面出現了很多穿17中校服的17中學生,個個都兇神惡煞。兩人知道不妙剛想回頭跑,發現后也被17中的學生堵死了。這些學生個個都像小混混。薇兒小聲對小健說"這些人不會就是有名的17中少年黑社會吧?"


  小健說"我看就是,薇兒,咱們好漢不吃眼前虧,先把資料還給他們,以后再來偷。" 于是小健說"這是你們的檔案,還給你們,可以放我們走了吧。"


  為首的那個17中學生說"甚末??走?你想的容易!來人啊,給我抓住他倆!"于是17中學生蜂擁而上,把小健和薇兒抓住了,并帶回了17中。


  在17中校長室,校長叫來了,張鋼---就是剛才那個17中少年黑社會的老大,對他說"張鋼啊,看來這種時侯還得靠你們這些校園混混,這次多謝你了,幫我追回了資料。對了,那兩個外校學生呢?他們說了他們是哪個學校派來的了嗎?"


  張鋼說"校長,怎末問他倆都不說。不過我以經讓手下把他倆帶到了我們少年黑社會的刑訊室,準備對他倆刑訊逼供!"


  "千萬別啊,必竟他倆都還是16歲的小孩子,總不能打他們吧,而且他們又是外校的,打的渾身是傷也不好呀!要聽我的就把他倆放了吧。"


  張鋼得意的說"放心吧校長,我決不會讓他倆受一點兒傷的。我要用一種非常有趣而且非常有效的刑罰,是專門用來對小孩子逼供的!呵呵,校長,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刑訊室里,17中的混混們還在逼問小健和薇兒他倆是哪個學校派來的,可就是問不出來。這時,張鋼走了進來,說"別問了,這樣問是問不出來的!必須刑訊逼供!"


  聽了這個,混混們都激動起來。小健和薇兒卻緊張極了,他們不知道眼前這伙混混究竟要用甚末方法來折磨他倆。剛才一直得意無比的小健現在也沒了脾氣,身為女生的薇兒更是嚇得連頭都不敢抬,生怕這幫混混看清她那張美麗的面孔。。。。。。


  這時,張鋼發話了"來人啊,找兩個帶靠背的椅子!"兩個混混找來了兩把椅子。


  "讓他倆坐上去,把他的身體綁在椅子上。"于是小健和薇兒被綁到了椅子上,他倆意識到可能今天要被綁起來毒打一頓了!這時,張鋼又說"再找兩個凳子,讓他倆把腳伸出來,放在凳子上,把他們的腳綁在凳子上!"


  一聽說要伸腳,薇兒就慌了,畢竟是女孩子,她可不想把腳伸給那些混混們啊??墒撬麄z怎末反抗都沒有用,因為對方人太多了,況且他倆還被綁著。


  不一會兒,小健和薇兒就腳心向前的被綁好了。隨著張鋼一聲令下,所有人包括張鋼都走出了刑訊室。只留下小健和薇兒被綁在里面。見混混們都走了,薇兒才終于敢說話了,她對小健說"小健,你說那些混混要怎末折磨我們啊?"


  小健說"我也不知道啊,我就不明白,為甚末他們要把咱倆的腳綁的那末高。。。。。啊!難道是?。。。不會吧,那太痛苦了!"


  薇兒驚訝的問"小健,難道你想到了甚末?那快說呀!"


  小健吞吞吐吐的說"。。。。。還是算了吧。。。。。"薇兒著急了"哎呀,都甚末時侯了,你怎末還吞吞吐吐的,說吧。"


  小健臉一紅,說"他們不會是想撓咱倆的腳心兒吧" "啊,不會吧。。。。。"薇兒臉紅極了,畢竟和一個男生一起被別人搔腳心兒逼供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


  突然,張鋼走進了刑訊室,后面還跟著幾十個混混,走在最后的兩個手里端著兩個洗臉盆,里面還放著肥皂水,這兩個混混把兩個盆分別放在了小健和薇兒的腳前。這時,張鋼開口問道,你們兩個想清楚了嗎?到底招還是不招?我們這些混混也都是高一的,我們最會整治與我們同齡的學生了,到時侯你們恐怕想招也來不及了。怎末?還不打算說嗎?"


  薇兒說"我和小健都商量好了,不論你們怎末折磨我們,我倆都不會說的!但是,如果你們讓我倆受傷,我們學校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張鋼哈哈大笑了起來"呵呵,你們放心,我們不會傷害你倆一根毫毛,給你兩個免費洗洗腳丫子總可以吧,哈哈哈,到時侯若是你們學校追究起來,我們就說只是給你倆洗了洗腳嘛。這是好事呀!!!"


  "好了,不跟你倆費話!來人啊,把他倆的鞋給我脫了!"話音剛落,兩個混混就開始解小健和薇兒的鞋帶兒,然后把鞋扒了下去。"把他倆的襪子也脫了!讓他倆光腳丫子,這樣才能洗嘛"張鋼又說道。于是兩個混混又把兩個孩子的襪子也脫了。于是四只光腳丫兒就腳心向著混混們展露出來了。。。。。。


  "沒想到到現在你們兩個還不打算招!好!開始行刑!"話音一落,從混混群中走出四個人,每人手中都拿著一把牙刷,分別站在四只腳旁邊。張鋼狠狠的說"給我把這兩個間碟的腳丫兒洗的干干凈凈的!"


  于是四把牙刷分別在四個腳心上刷了起來,時不時的還沾點兒肥皂水,真像洗腳似的。兩個16歲的男女學生便在這種撓腳心兒刑的折磨下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癢。。。。死了。。。。別。。。別。。。這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健比較有勁兒,兩只腳不停的左右晃動來躲閃刷子,但還是躲不開。


  "哈。。哈。。哈。。。。求求。。你們了。。。。別再撓我倆的腳心兒了。。。。啊哈哈哈哈。。。。饒。。。了。。我們吧。。。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們知道。。。。錯了。。。。。哈哈。。。。哈哈哈。。。。"


  薇兒就更可憐了,本來就沒勁兒,再加上混混把她的腳丫綁的比較緊,她的小腳丫兒幾乎不能動,只有十個腳趾像磕頭蟲似的不停的動。不一會兒她也求饒了"你們這伙。。。。啊哈哈哈。。。。。壞孩子。。竟然。。。想出這種。。。刑罰來逼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癢癢。。。。。。哈哈。。。我們再也不敢


  了。。。。。。啊哈哈哈哈。。。。別再洗。。啊哈哈。。我們。。哈哈哈哈哈。。的腳了。。。。饒了我倆吧。。。。。。哈哈哈。。。"


  "停!"張鋼喊道"怎末???愿意招供了???說!!!是哪個學校派你倆來的??"


  薇兒一邊喘氣一邊心里想"不行!要是招出來,4中就身敗名裂了!"于是她喊道"不說!!!"


  "好!我看你倆能硬到甚末時侯!!!來人啊!給我狠狠的摳他倆的腳心兒!!" "是!老大!!"于是所有混混都上了,用尖手指不停的搔小健和薇兒的腳心兒,他倆笑的死去活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