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職場奇遇記 職場奇遇記【第十五章】

    

     “我說李總,差不多了吧:你看人家都已經跟你道歉了,難道你現在心里的那口氣還出不來嗎?”


  正在李冰準備把李瑩右腳上的靴子拽下來的關鍵時刻,一直躲在門外張望動靜的鄭天華終于還是忍不住幾步走進屋來。而他冷不防的突然出現當即嚇得李冰趕忙把李瑩正在拼命扭動掙扎的小腳重新丟回到沙發里。


  “你、誰允許你進來的!我剛才是怎么命令的:這里已經沒有你的事情了,鄭天華你快點給我滾!”


  面對李冰尖銳的指責與呵斥,如果換了是平時鄭天華才不會繼續留在這里任憑這個小丫頭繼續用刻薄的話語諷刺自己,他扭頭就走!可是目前的情況特殊,看著躺在沙發里已經滿面通紅的李瑩正眼巴巴地望著自己,他咬緊了牙關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鄭天華我說的話你沒聽到呀,快點滾呢!我們姐妹兩個的事情難道還用得著你這么個不著四六的人插手嗎?”


  “對不起李總,今天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我這個不著四六的人還非插手不可!畢竟,現在你姐姐落到你手里是我一手造成,所以我不能就這樣好像沒事兒人一樣一走了之!”


  “還反了你啦:鄭天華你是不是在這家公司里已經待得不耐煩了,居然敢跟我這樣說話!”


  這已經是鄭天華第二次跟自己頂嘴了,李冰刁蠻任性的嬌小姐脾氣當即爆發到了最高點!就見她雙腳喀地一跺便從沙發前跳了起來。緊走幾步來到鄭天華的面前抬起手來便準備要扇他的耳光……。


  “李冰——你要是敢打他,姐姐這一輩子都不原諒你!”


  隨著背后冷不防忽然傳來一聲尖銳且異常刺耳的呵斥聲,李冰即將落下的手掌立刻在半空中硬生生地停了下來。片刻之后她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慢慢轉過頭來,就見還躺在沙發里的李瑩正努力提起身體、一張紅彤彤的俏臉上寫滿了氣惱的表情,似乎只要自己剛剛的手一落下去,她就再也不認自己這個妹妹了?


  “不、不會吧?難道姐姐真的對這個傻小子芳心暗許,這怎么可能呢:難道天底下那么多的好男人都是死人,那么溫柔、優秀、美麗的姐姐就偏偏相上了這樣一個刺頭臭小子!”


  就在李冰沉浸在無法理解的迷惑中時,躺在沙發上的李瑩似乎也發覺到自己剛剛的表現有些過火了。就見她尷尬地輕輕哼了一聲,然后又頻頻扭動著被束縛得無法動彈的身體重新挪回到沙發里面一些的位置上。


  “小冰,昨天晚上確實是姐姐做的不對,我當時不顧及你的感受,在你最危難的時候沒有出手相救確實是姐姐不好。所以、所以現在你設這樣的圈套整治我,姐姐無話可說……。你想撓我的腳心,讓我癢癢、讓我難受、我都答應。而且絕不反抗,你看這樣還不行嗎?”


  “哼、姐你是說真的?”


  咬著牙微微點了點頭,李瑩將剛剛緊繃、掙扎扭動的雙腳重新平緩下來靜靜地架到了沙發的扶手上一動不動。


  “吶、這兩只腳今天晚上都是屬于小妹你的,姐姐平時最怕癢癢的地方你也知道:腳心、腳趾肚、腳趾縫,無論哪里都可以,你想怎么折磨我都接受?!?/span>


  狠狠地瞪了一眼對面急得面紅耳赤的鄭天華,李冰重新走回到沙發前。默默的托起李瑩的右腳,就聽噌的一聲便輕松扒下了她腳上那只漂亮的橘紅色長筒靴,果然李瑩連一點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隨即李冰回過頭來又看了一眼無話可說的鄭天華。


  “鄭天華你看到了吧:這次是我姐自愿接受懲罰的,這下你可沒有話說了吧??禳c給我滾!”


  “等一等,我還有個條件沒說呢!”


  就在鄭天華準備屈服的時候,忽然李瑩又努力把身體往上一挺、阻止住了他的動作。


  “姐你還有什么條件?!?/span>


  “小冰你想撓我癢癢可以,但是、但是小鄭不可以走!你知道從小到大姐姐跟你一樣最最害怕的就是被人咯吱、撓癢癢,尤其腳心更是碰不得的命根子。如果就在這種環境里任憑你折磨,姐姐無論如何都受不了。所以你得讓小鄭坐到我身邊:有他在一邊安慰我、我、我才能安心地讓你撓我的腳心?!?/span>


  “這、這樣呀。嗯……,那好吧,誰讓你是我姐姐呢,那這次就便宜這個臭小子留在這里安慰姐姐??墒钦f好了:姐姐剛剛答應過的,今天晚上你的小腳丫都是屬于我的,我想搔到什么時候就搔到什么時候!”


  “沒問題,但是你不許堵我的嘴,得允許我叫喊發泄!”


  “一言為定,嗨、鄭天華,還不快點坐到我姐姐的頭前去?!?/span>


  “我、我?!?/span>


  默默地站在一旁聽著這兩姐妹的說話,鄭天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夢。然而眼看著李瑩正不停地朝自己眨巴著眼睛示意自己過來、而李冰也冷著臉朝自己揮舞著手臂,于是鄭天華幾乎是有些踉踉蹌蹌地走到沙發前將李瑩被捆綁的上半身扶起來,然后坐得到了沙發上。


  “李總、你到底怎么了?”


  李瑩剛剛選擇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位置把身體靠到鄭天華的身上,就聽到小伙子用異常含糊不清的聲音朝自己悄悄發問。


  “還不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的那杯咖啡、我能落到這個小丫頭的手里嗎!”


  傳入耳中李瑩隱隱的說話對于鄭天華來說絕對的清晰。


  “這繩子是活扣、你干嗎不拉繩頭!”


  “剛才一緊張,手里的繩頭不知道掉哪里去了?!?/span>


  “啊、別著急我這就幫你找……”


  “算了、現在不用啦?!?/span>


  跟鄭天華說完最后一句悄悄話,隨后李瑩很輕松地回過頭來看了看對面一臉怪異表情的李冰。


  “還等什么呀小冰,不是要撓姐姐的腳心讓我癢癢嗎?給你、撓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