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文章 關于癢的知識—個人見解

  說起怕癢的事我絕對有發言權。我也是個特別怕癢的人,從肩膀以下到膝蓋以上的部位,特別是背部,那幾乎是碰不得,一碰就跟水螅啊草履蟲啊等等之類做了應激反應一般劇烈。若是有所準備還好,要是有人趁我放松時候輕輕碰觸那么一下,越是輕滑越是讓我受不了,結果往往是嚇到我自己,又因為反應過激而嚇到別人。諸如此類的事情發生了不少,所以熟知我的人大多都知道我屬于“碰不得”的那種類型,正所謂是“一觸即發”,并且“一發而不可收拾”,不僅身上的“地雷”被點發了炸得唏哩嘩啦,若是因此嚇到我而壞了什么事情,“小火山”也是肯定要爆發一下的。


  如此說來,怕癢其實也是我的弱門,甚至可以說是死穴,要是哪位高人存心和我過不去,估計只要找跟繩子把我手腳綁上然后撓癢,用不了一分鐘我立馬死翹翹。這一招還真有人用過,古代阿拉伯的刑罰之中有一種就是不斷撓犯人的腳底,叫人無法忍受。不過,我還不至于去到阿拉伯的古代去冒個什么罪名承受那樣的刑罰,即使是被人撓,雖然是死穴,雖然這招絕對百發百中,估計還能致我的小命,可要想真正實施起來還是比較困難的,——您首先得要有本事把我手腳給綁上才行啊。


  怕癢這回事,從生理學的角度來說其實無非就是人體的一些敏感地帶神經末梢分布得密了那么一點,傳感器的靈敏度高了那么一點,收集信息的能力強大了那么一點,從另一個側面也可以證明此類人的神經系統比較發達。換句話說,這類人對觸覺的感知能力往往要比一般人高出那么一丁點兒,可就是這一丁點兒的部分點中了這些不大不小的死穴。事實上,怕癢的人十分常見,只不過特別怕癢的人畢竟只是少數。特別怕癢的人,在神經末梢基本處于放松狀態的前提下,感覺特別靈敏,特別是對那些突然而至的,輕微而又產生壓觸力的接觸更加反應激烈,使神經受到刺激而產生興奮,比如昏昏欲睡時被刺激后變得睡意全無,等等。


  比如我本人,被別人呵癢的時候10秒鐘之內笑出眼淚是常有的事,并且身體縮成一團,手腳亂動,活脫一個特大號的水螅,受了刺激立馬變得形狀扭曲。有時候僅僅是因為一些不經意的碰觸,也常弄得反應過敏,比如走在街上被人家的包包碰了一下背都要彈一下,跟朋友稍微親昵一點就冷不防被觸一下,太敏感了真不是件好事。


  神經末梢敏感,只不過是神經敏感的一個方面。有研究報告說,那些特別怕癢的人,往往都是情感豐富,思維感性的人。相反,那些不怎么怕癢的,對一些輕微刺激反應不大甚至接近于0的人來說,這類人往往是屬于那種理性思維占主導型的。美國心理學家和生理學家聯合進行的一項研究還證實,“癢感”或許還與談情說愛搭界———怕癢者往往感情豐富,在戀愛時往往采取主動,婚姻生活也較有激情;相反,不怕癢者往往會“淡化”甜蜜的愛情,有的甚至對戀愛感到興味索然,婚姻生活也可能較為平淡。


  此外,專家們還發現:怕癢者中樂于助人者占高比例;比較而言,不怕癢者對他人往往持漠不關心的態度,“熱心人”尤少。怕癢只不過是身體上,生理上對外界刺激做出的反應,而情感豐富則是精神上的。這一類人較之那些理性占主導的人,通常情感比較外露,對一些事情的反應也要比一般人大得許多。有如含羞草,碰觸一下就立刻縮成一團,而人們則充分發揮聯想能力把這一反應現象認為是此草的含羞之態。草本無情,可如此命名卻著實賦予了它新的生命含義和情感內涵??墒?,為什么很少有人把人的“怕癢”也說成是害羞之態,也給取個如此富有聯想意義和內涵的名詞來代替呢?


  怕癢其實與心理因素有關。毫無防備地被人呵癢,自然是有不少反應的。而如果是自己撓自己,卻不見得反應那么劇烈,即使是那些神經特別敏感的人們。人遇到癢的時候,往往會同動物植物一樣縮成一團,其實這倒也確實是害羞的表現。就好比人體上的許多氣孔,平日里是打開的,受了刺激立刻關閉了,減少再次刺激的接觸面積,起到了一個“關閉”的作用,雖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含羞”,可也是生理“含羞”的表現。癢其實是件很快樂的事情,輕微的適度的癢總是讓人發笑的,沒見過誰第一下就給癢哭了的吧。持久下去癢到受不了,那是特例,不在一般的考慮范圍之內。


  身體上的癢,換來的往往是一笑;而心理上的癢呢?有人“手癢”,見了好東西想摸想試想要,可“手癢”還經常被大人用來斥責小孩當成了貶義詞;有了手癢這一說,于是又有“心癢癢”,可聽來聽去這“心癢癢”似乎總是和人的某些欲望聯系在一起的;就連結婚久了產生疲勞感了,又有“七年之癢”一說了??磥磉@“癢”字,到了心理上,不僅能讓人發笑,開心,還能夠讓人厭煩。七年都“癢”了,緊接著“瘙癢難耐”,請出皮炎平都不起效果,最后“癢”變成了“痛”,徹底變了質。說來說去,似乎人精神層面上的這些“癢”,根本就不是含羞草那么一回事,更加不是草履蟲的應激反應那么簡單。如此缺乏樂趣反而充滿貶義的“癢”,看來還是不要的好哇。


  生理上的癢,讓人發笑,讓人放松,比起那些面對撓癢毫無反應的人來說,癢才是令人開懷的,當然這是在適度的前提下。偶爾以此為樂,更加能調節氣氛心情,說不定還能有個什么意想不到的效果。偶爾癢那么一癢,嬉笑歡樂盡在其中,比之形如原木任人擺弄都不覺得癢的樂趣的人,施癢者自然是得不到樂趣,被施者同樣找不到癢的快感。其實被撓癢是件很舒服的事情,只要癢得適度,癢對了地方,癢對了場合,當然關鍵還是要癢對了人。至于七年之癢之類的那些和“癢”之本意幾乎脫離了關系的“癢”,還是少來為妙,少來為妙。


  最后,我誠摯地歡迎我的各位好友密友損友們偶爾前來撓下癢,但事先須得說好,第一不要偷襲,第二不要過分,第三更不要趁機揩油~~~如果你覺得好玩我也可以犧牲一下下,或者換過來我來撓你,這之中的樂趣還是需要用心體會的。癢的快感有很多味道,可心里頭的癢還是只要這一種的好,一旦多了,也就癢雜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