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文章 家族內戰

  某家族內戰,為了占取主動,其中一方的首領讓一個女孩去對方那里臥底,結果被人發現.為了得到敵對勢力的情報,決定對女孩進行家法拷問。


  女孩被帶到刑房,綁在床上,雙腳被木夾銬住腳踝,鞋襪也被脫去.女孩知道自己難逃家法,干脆兩眼 一閉,默默等待足刑的皮肉之苦...但隨之而來的并不是撕心裂肺的劇痛,而是從腳底傳來一陣陣奇癢。


  女孩睜開眼睛,看到一個女子正用羽毛撓自己的腳心。


  執行女子:“依照家法,女子叛族足刑100”


  女孩強忍著笑:“什么!那就是...100下撓腳心...”


  執行:“沒錯”...”閉嘴!我剛才那幾下都白刷了,還得從新來”說是要從新來,但手中的羽毛卻一直都不曾停下.撓腳心56下時,女孩終于支持不住,大笑出來


  執行:“你嚇死我了!我又忘了到多少了,只能在開始了”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我受...不了哈哈哈哈哈”


  執行:“那不歸我管,我只管撓你腳心,你要是再敢惹我,我就用大刑了!”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


  執行:“哼!不許你命令我!你弄得我剛才都沒數數!從0開始在撓!”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分明是耍我哈哈哈哈哈哈”


  執行:“我就是耍你了,怎么的?我就是故意要重來,就想撓你腳心,你又能怎么樣啊”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哈混蛋!哈哈哈哈哈哈”


  執行:“你居然還敢罵我!看我不收拾你的”


  執行女子扔掉羽毛,左手用力握住女孩左腳的腳趾用力向后板直,用右手尖長的指甲飛快的撓女孩腳心。女孩瘋狂地大笑并用力掙扎著,整個刑床都跟著顫動,拼命想縮起腳趾,但自己的左腳腳心扔完全暴露著,被無情的折磨...


  20分鐘后女孩就因腦部缺氧昏迷過去。一杯冷水潑在女孩臉上,女孩清醒過來


  女孩:“咳咳咳...”


  執行:“真沒用,這就昏過去了,我還有刑具沒用呢”


  女孩:“!!不要...我受不了了...”


  執行:“到了這里就由不得你了”


  女孩:“.......”


  執行女子用細線拴住女孩的每一根腳趾,然后用力拉起來系在足夾上固定


  執行女子:“小丫頭,這下你絕對跑不了了”


  女孩:“不...不要...”


  執行女用指甲從女孩的腳跟到腳趾一下一下地刮著,一股接一股的癢意也不斷的傳向女孩的大腦。女孩雖然已經是癢的無法忍受,但由于不愿服輸的性格還是她咬住嘴唇強迫自己不笑出來。執行女子看到她那個樣子心理非常得意,依舊用同樣的方法不停地撓女孩腳心.隨時間的延續,女孩的額頭開始冒汗,不時小聲笑一下但又努力忍住.執行女看時候差不多了,突然加大了撓癢的力度,在女孩的前腳掌快速地抓撓.女孩的精神防線瞬間崩潰了,笑聲如洪水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此時的女孩已經沒法說出完整的話了,除了大笑她沒法有別的選擇


  執行:“之前的熱身結束了,準備接受大刑吧”


  女孩:“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什...哈哈哈哈哈哈哈”


  執行女停下對女孩的折磨,去拿所謂的刑具,女孩也趁機有了難得的休息時間,大口地喘氣,


  執行女用一塊黑布蒙住了女孩的眼睛“看不到的話精神就越緊張,你就會越怕癢”


  女孩“.....”她知道不管說什么都是徒勞的,選擇了沉默。


  女孩眼睛看不到東西,只覺得自己每一個腳趾縫都被塞進了東西,腳心也覺得被執行女涂上了涼涼的東西;


  執行:“現在你的每一個腳趾縫都被放上了刑具,我還在你的腳心上涂了一些腳部專用的護膚品,讓你的腳心更滑,感覺更敏感”


  女孩:“額...”女孩想掙扎,但自己連腳趾都被固定地死死的,絲毫動彈不得。能動的只有頭部和手指;執行女站在女孩身邊,打開手中刑具的開關,發出“嗡嗡”的聲音。


  女孩:“不要!我求求你!不要用這個!”


  執行:“呵呵,現在知道求我了?看來你已經知道在你腳上的東西是什么了吧”


  女孩的聲音開始顫抖:“...知...知道...”


  執行:“那我要你自己說,是什么啊?”


  女孩:“...是.....”


  執行:“別吞吞吐吐的,快說啊!我可以考慮少折磨你一會”


  女孩:“...是...電動...牙刷...”


  執行:“恭喜你,答錯啦!哈哈哈...接受處罰吧”


  女孩:“不要!求求你了!”


  其實女孩沒說錯,就是電動牙刷,她腳趾縫中的也都是,不過是執行女子故意擺了她一道。


  執行:“你說錯了,按理就改受罰!因為這不是電動牙刷,是專門撓腳心的刑具...電動牙刷,哈哈 ”執行女子故意加重刑具的語氣。


  女孩:“不!不要!”女孩拼命大叫起來


  執行女不理會女孩的大叫,也不急于打開女孩腳趾縫中的牙刷開關,只是將手中的兩把電動牙刷按在女孩的腳心上。因為腳上的護膚品,使得女孩的腳心更加敏感。


  女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執行:“別急,還有呢”


  執行女用膠帶把兩把電動牙刷都固定在女孩腳心上,逐一打開女孩腳趾縫中的牙刷


  女孩已經沒有思考的能力了,整個刑房充滿了女孩的尖叫聲和笑聲,持續很久都不曾停止,因為執行女怕她昏迷,給她接上了氧氣長時間的折磨慢慢消耗掉女孩身上所有的體力,從女孩嘴角流出的口水也已經浸濕了衣襟。執行女停下對女孩的折磨,女孩也因體力嚴重透支再次昏迷 。女孩這次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


  當她這一次醒來時候,發現自己全身被牢牢粘在床上。她的全身都貼滿了透明膠帶,身體被膠帶粘在床上,連腳底和腳趾縫都貼著膠帶。而執行女子正在一邊看著她... 女孩發現自己這個樣子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更多是感到害怕,不知道自己將會受到什么樣的折磨“你這是...干什么...”


  執行女一臉笑容看著女孩“撓癢啊”


  女孩的眼睛中充滿了驚恐“不不不...”


  執行女拿著一把金屬梳子刷便女孩全身的每一個角落,一種與之前截然不同的癢在全身蔓延


  女孩“呵呵呵呵呵呵...住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很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執行“的確很癢,但也是你能接受的吧”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不能...呵呵呵呵呵呵...不能接受的哈哈哈哈哈哈...”


  執行女一下子就把撓癢的力量和速度都的加很大“恩?能不能接受?!我沒聽清”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哈...”


  執行女子用的力量更大了“那樣不能還是能?!說清楚了!”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能能能!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執行女聽完就恢復了最開始的撓癢“這就對了啊,得說清楚了”


  .......(和諧掉某些無用過程)


  女孩已經喊地說不出話了,張嘴卻說不出話,而執行女子卻得意地大笑...


  刑房的門打開了...


  某男子“凝,你在干什么”


  開門的男子正是這邊家族族長的兒子。和他父親不同,他不喜歡別人叫他族長(他父親曾對家族成員說過“我的兒子以后就是族長,你們見到他就如同見到我”)平時都讓別人叫他“小風”, 只有在自己父親面前才稱呼他族長。


  凝(執行女子)“...小風...族長...”


  小風說話的語氣很平靜,但眼睛卻是一直盯著凝。凝知道自己濫用私刑被發現了,不敢直視小風 ,說話也聲音很小。


  小風“我在問你,你在干什么”小風的語氣依舊很平靜


  凝心里很清楚,他現在對自己很不滿,自己也肯定是難逃家法刑訊,不如拼死逃出去。凝看著小風,慢慢后退“我....”


  小風大概看了一眼刑房:滿地的蠟燭頭,用過的膠帶,大多數膠帶上還有已經凝固的蠟,還有蜷縮著身體一臉驚恐看著自己的女孩


  小風“我聽說有個女孩要接受家法,可后來就一直沒消息了”


  凝“......”


  小風慢慢向凝走過去,凝在身后偷偷拿起一把刀子,想趁機要挾小風逃出去。這一切都被女孩看在眼里,女孩想叫但出不了聲音,想去拉住小風但全身被綁...何況自己早就沒有站起來的力氣了 ,只能一直盯著小風,希望他能注意到,可小風的卻從不往她這里看。


  小風“沒話說了?很好”


  凝“.....”


  小風轉身要叫人,凝看準小風轉身的瞬間掏出身后的刀子向小風刺過去


  女孩“!!”女孩嚇得閉上了眼睛


  “當啷”一聲,一切安靜了...


  女孩慢慢睜開眼睛,女孩驚呆了。


  小風右手握著一把匕首架在凝的脖子上,左手還扭著凝當時拿刀的右手,那把刀子就掉在地上。 凝兩眼呆滯看著小風...


  小風“呵呵,別當我是廢物”


  凝“....你....”


  小風“來人!”


  家族成員“是!”


  小風“把她帶走,依(家)法處置”


  幾名家族成員帶走了呆滯的凝


  小風“等一下”


  家族成員“風少爺還有什么要幫忙的”


  小風“找醫生來我房間那里,還有...不是說別叫我少爺嘛”小風收起匕首,笑著看著那個人。家族成員一臉的壞笑,靠近小風悄悄說“那不是有個小美女看著你呢嘛,我不得...啊?給您點耍帥的資本啊..嘿嘿”


  小風玩笑的一腳踹向那個家族成員“靠!你小子是不想混了吧?趕緊去!”


  那個家族成員故意一邊大叫一邊跑了“啊!我被踢出內傷啦!醫生...快來啊!...”


  小風一臉的無奈看著那人跑了,不知道說什么好.


  小風轉身走向女孩,女孩雙手護在胸前死死盯著他


  小風“....真是的...我要是那種人早就跟著動手了...唉...也不怪你”


  女孩“.....”


  小風脫下身上的外衣給女孩蓋上,抱起她回到自己房間。


  小風讓女孩躺在床上,讓醫生給她檢查


  醫生“小風,你先出去一下吧”


  小風“好” 出去了


  過了一會醫生出來了,小風也在門口等著


  小風“她的情況怎么樣”


  醫生“沒有嚴重外傷,全身皮膚有點輕微脫皮,過幾天就沒事了。臉上的淤青肯定是被東西砸的 ,沒傷到骨頭,休息幾天就可以好。關鍵還是她的嗓子...”


  小風“嗓子?”


  醫生“嗯。過度的喊叫使得聲帶受損,暫時不能說話?!?/span>


  小風“那怎么才能恢復”


  醫生“需要一定時間的恢復練習,也看她自己的造化,能恢復到什么程度。具體方法我會告訴你,不過...”


  小風“不過什么?”


  醫生“她應該只是個平常女孩吧,好像還是對方那邊...”


  小風沒讓醫生繼續說“我知道你的意思,什么家族之戰,還不都是為了那點家產你爭我奪的,結果呢?”


  醫生“.....”


  小風“結果就是這樣,越鬧越不像話,連什么間諜都弄出來了,還是個女孩!?家法也成了一個人濫用私刑的發泄理由。這種家族還要他干嗎?”


  醫生“小風,別說了,要是被你父親聽到怎么辦”


  小風“我說錯了嘛?算了,教我恢復方法吧”


  ......


  之后的一段時間里,小風每天都按醫生說的方法幫女孩做恢復練習。時間長了,兩人也是日久生情,幾乎是形影不離,經常能看到他們兩人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家族內戰也在那之后不久平息了 ,其中原因只有那個醫生知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