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我的空手道生涯 【第二章-地獄】

  我一時間怔住了,忽然間一種在葉清看來是“良知”的感覺沖上了我的腦海,我說道:“等一下,各位,她好象真的快不行了啊,放了她吧……”我還沒等說完,就被C君打斷了“你小子爽夠了,我們呢?我們不是也曾經被她給扁的兮兮凄慘嗎?我們的仇當然也要報回來啊!你一邊涼快去~!看我們兄弟的厲害……


  “咦?地上有圓珠筆啊,呵呵~我來簽個名字吧~”我剛想上前阻止他,可是B、D兩位仁兄把我一架,我就只有看著的份了,再看葉清,她一雙失神的妙目無助的、絕望的、懇求的看著我,我實在是不想在讓她手折磨了,畢竟她已經得到了應有的報復了。


  “求求你們,我以后知道錯了,不敢了啊,你,你們饒過我啦,我,我給你們錢啊,我有錢的啊,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太癢……了啊,筆拿開啊……我什么都……答應你……你們啊……哈哈啊……要干什……么啊哈哈啊……嘿嘿……你們殺了……我……殺了我啊……啊哈哈……受不了了啊哈哈啊……”


  殘酷的C君不管她怎么求饒,還是不停的描著他的大名,葉清粉滑的腳趾為了躲避這地獄般的酷刑而前后擺動(我綁的甚緊,只有前后擺動的余地),C君見狀,連忙扳住了她可憐的無助的腳趾,向后彎曲,使它不能動彈一分,然后,他瞥見地上還有一個電動的牙刷,忽然間好象想到了什么,于是,身手把電牙刷抓起來,慢慢的說:“葉教練~~爽不爽啊?嘿嘿~讓你休息一會吧,阿D啊,你帶膠帶了嗎?給我!”“哦,呶!”


  我覺得我對待葉清的手法與這幾個大惡魔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了,我好象想到了他要什么對付她……果然,在葉清急促的喘息中,C君把電動牙刷的毛刷一邊綁在了她腳心處,并且高傲的說:“教練~來,我剛才不小心把你的腳丫弄臟了,現在給你弄干凈,好不?”


  葉清當然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猛烈的搖晃著一頭短發,神情已經是落魄失魂了,她哭-沒用,她叫-沒用,只有期盼著奇跡到來,可是,偏偏上帝也喜歡看她被搔的樣子,所以派下來這幾個大魔頭……C君緩緩的打開了開關,一陣輕微的震動聲響了起來,但是馬上就被另一種聲音所掩蓋:痛苦的笑聲~


  “喔啊哈哈啊……你們是……啊混蛋啊……天啊……哈哈哈……我……讓我死哈哈……死了吧……哈哈啊啊……讓我……哈哈……喘口氣啊……哈哈啊……嗚嗚……啊哈哈……”她已經完全歇斯底里了,我終于看不過去了,大叫:“放了她,夠了!放了她!……


  唔唔……”我竟被他們堵上了嘴,綁到了欄桿上,我抬腿一踢,結果自己那話兒好險磕到木馬上,他們笑著說:“你看吧!嘿嘿”他們來到瘋狂大笑的葉清身邊,分別去搔她的兩肋,大腿,和另一只腳……


  “哼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呀……哈啊哇哇……嗚啊……哈哈……”葉清抽搐著,兩只尤物前后擺動著,但是沾在腳心上的牙刷是甩不脫的,只能任它發揮著狠毒的作用……她凈白的大腿汗水淋漓,不住的顫抖,好象隨時都有可能窒息,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分寸。他們手指靈活的在她兩肋之上跳起舞來,好象是一種殘酷的儀式一樣,葉清的另一只腳被B君用指甲刮來刮去,分紅色的腳掌不住的擺動,腳背上面本來暗藏的血管也因為劇烈的癢癢刺激而暴起,腳趾頭一前一后的磕頭,象是在求饒……兩只手纂著,好象是要纂出血了。


  “啊……啊……哦……呵呵啊……呼呼啊……停下啊……”真是沒有分寸啊!混蛋!我心里想著。忽然,我右手一使勁,欄桿竟然開了,可能是一開始就壞掉了,我趕忙把被綁著的手順了下來,然后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悄悄的跑到了后門那里,我心想:我要是去和他們說放過她的話,一定又會被綁住,嘿嘿,有了!我突然間大聲的敲起門來,假裝外面有人來了,并且大聲叫道:“開門~!是誰在喊救命啊!快開門啊!”


  “啊,快跑,來人了!”“怎么跑啊往哪里去啊?”“總之快跑吧~快快快!”嗒嗒嗒嗒嗒嗒……我聽見他們好象跑遠了,馬上走了過去,見那只惡魔之刷還在殘忍的嗡嗡的叫著,然而,葉清已經失去了大笑聲音--她昏過去了,一定是由于缺氧的關系,她滿口的白末。


  我趕緊撤掉了哪個電動牙刷,放開了她的手腳,一試鼻息,發現已經呼吸微弱了。我當機立斷的抹去了她滿嘴的白沫,開始人工呼吸,我怕她死掉了,那我就真的完蛋了,我可是主犯啊~~~~~當我第十幾次把嘴放在她嘴上的時候,忽然想要吻吻她的小嘴……恩~~~~~~感覺真好,正當我回味的時候,身后的大門真的響了起來“喀、嘎嘎嘎嘎”我趕緊躲到了一面大幕聯后面,我害怕被發現……


  借著月光,我看的清清楚楚,是他!!那個稱自己去度假的BOSS!他回來干什么?我正琢磨著,他好象發現了地上躺著一個人,“咦”了一聲,走了過去,看了看。竟然發出了一陣淫亂的笑聲。正當這個時候,葉清“嚶”的一聲,醒了,忽然看見了BOSS,他好象見到了救星,喘著大氣,說:“救……救命啊……他們要……呼呼……要……”說道這里好象不知道該怎么說了,然而,BOSS卻打斷她的話頭,淫道:“怎么樣?求到我了吧,呵呵~你有本事接著打我啊~!我落下了一個行李,回來找竟然遇見你了……罵我啊!哼,敬酒不吃吃罰酒!我今天就要了你,看你和不和我好~!”


  原來那個BOSS喜歡她,看來是被她挫過的樣子,現在想要……。不行,我不能見事不管啊,她現在的處境是我一手造成的啊,當初我只是想要給她點教訓,誰知道竟然釀成了這么大的亂子,不由的有些后悔,但是,那個大塊頭我這塊雞排根本擺不平啊,而且,如果我跑去報警的話,一定會被他揪回來,到時后只怕不死也難了……正想著,那個BOSS竟然扒下了葉清的道褲,而自己也正在寬衣,想要不軌。葉清真的絕望了,她欲哭無淚,欲叫無聲……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她這一輩子恐怕是今天最背了,受了地獄般的折磨不說,還碰到了趁火打劫的家伙。


  我氣往頭上沖,不知道為什么,當BOSS要打她注意的時候,我竟然感到了一分醋意,呼的想到,剛才的欄桿棍好象能有用的,我于是輕手輕腳的抓起那條和我胳膊粗細仿佛的鐵棍,在BOSS還沒有反映過來的一剎那,“嘭”的一下,K在了他的頭上,他叫都沒叫就倒下了。我急忙趕過去,看了看葉清,她慘白的一張臉上馬上露出了企求的表情,含糊不清的說:“你放過我啊~救我啊……我……要離開啊……嗚嗚……”她真的快要不行了,我連忙抱起了她(好重啊~~)說:“今天真的對不起啊,我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那個……我帶你離開吧!”說著我抱著她走出了那棟“刑房”,我要帶她回家,讓她恢復一下,然后好好的陪個不是……我想著,以我最快的速度離開了訓練營,艱難的把她放在我的車上(老爺車啦),架車回家。


  進了門我把她放在了床上,馬上去找我的鐵哥們小歪弟,來商量怎么辦。于是我就驅車趕往他家,可是,我剛到他家門口就聽見了一聲叫聲“啊!!你……干什么啊???!!”我急忙敲門,但門卻并沒有鎖,并且開了??墒俏冶划敃r眼前的一幕驚的呆在了當場……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