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落葉的天空 落葉的天空—際遇

  第一章:際遇


  10月的微風輕輕拂過校園,溫和地輕拍行人的臉頰和肌膚,給他們送來自然的氣息和初秋的涼爽。十月上旬,恰逢國慶長假剛剛結束的時節,若是在北方的城市,或許已滋生出幾分嚴寒,而在地屬亞熱帶的南部地區卻猶存著夏日的風韻,只有間或襲來的秋風提醒著人們,秋天已悄然而至了,此刻她正羞澀地站在一旁,不愿過早地掃盡盛夏的熱辣激情。


  黃昏至入夜時分的光影,放學時的人浪逐漸散退,道路上只剩下部分三兩一群或獨自來往的同學,不是下課后有事在教學樓逗留晚了,就是剛吃完晚餐去上晚自習。人群中一個身材中等,相貌略顯英氣的穿著運動裝的男生正戴著耳機,踩著悠閑的步調朝教學樓走去。他叫張恒,雖然不知為什么父母親非得給他起了個不驚天卻能動地名字,但他至少在學習上并不是個持之以恒的家伙。至從考上了這所還不錯的大學,他的學習態度一下松散了許多,俯仰之間便在球場和宿舍的電腦前虛度了一年光陰。而眼下,眼見著節前的作業原封不動,今天白天的課已經有些聽不明白,于是他決定來圖書館自習充充電。


  圖書館對他來說并不是個常來的地方,但一回生二回熟,怎么說在學?;燠E了一年,均值再低總量上也來過了好幾回,所以并不陌生。而自習補上功課當然只是兩個理由中比較冠冕堂皇的一個。另一個么,現在眼見著要秋天要來,冬天還會遠嗎?這地方畢竟不是像海南那般,一年四季都冷不下來,冬天一來,就看不到穿著性感,尤其是光腳穿涼鞋或涼拖的美女了。在圖書館,有的女生常常在自習或看書時挑起甚至干脆脫掉涼鞋,露出性感的腳底,有時可愛的腳趾還不老實地來回蹭著脫下的鞋子,動作中腳心上泛起的折皺更是讓人心醉。每逢目睹這樣的好事,張恒難免就得竭盡自己的“恒”來克制無論如何找個再牽強也好再古怪也罷的借口去靠近甚至搔搔那性感的腳底的想法,不管會有什么后果。太瘋狂了。所幸張恒還是有一定的控制能力,頂多也就是看看,尚不至于這般“見義勇為”。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中他已踏入了圖書館的大門。


  今天可能適逢節后第一天上課,圖書館里的人還比較多,這學校的學習風氣還算不錯吧。人多對張恒來說并不是什么壞事,根據概率原理,人多女生多,穿涼鞋的美女也就多,能獵到美腳的機率就大。他照例擺出一副找熟人的架勢,在偌大的圖書館一樓二樓各遛達了一圈,然而結果卻沒有遵從概率的假設。今天也真是怪事,這么多人中竟然真找不出幾個能入張恒法眼的,不是人的相貌太抱歉,根本都懶得去看她的腳,就是人長得還行腳卻不好看,倒是有好幾個美女腳都無獨有偶地嚴嚴實實地包在球鞋里,唯一一個長像還算清秀,腳型也還標致的涼鞋女孩,光腳卻規規矩矩地緊緊踩著鞋底,似乎就是有意不給張恒看,讓這小子抱憾而歸。


  無奈他只得走上空間較小的三樓碰碰運氣。三樓是個獨立的閱覽室,或是專業的自習區吧,總之只有一些桌椅,并沒有書架。雖然面積也不算小,但和一二樓比大概只有三分一左右。他依然找人狀地隨意四處看看,沒有什么能提起他興趣的東西,于是他打算滿逛它一圈吧,沒收獲就“沒找到人”下樓找個地方好好看書寫作業去。二樓通往三樓的兩處樓梯分布在東西兩側,而南北都是帶全景窗的墻,也各有一個平時不開啟的火警通道。張恒從西面的樓梯上來順時針逛了半圈,接近東北角時,他的眼神敏銳地發現,在靠窗第二排過道邊的某張桌子下面躺著一雙小巧而空蕩的白色運動鞋。


  “這難道連球鞋也脫?太夸張了吧?!彼闷娴刈吡诉^去,不由得心跳加速,血管開始膨脹。因為他看到兩只鞋的鞋口處,分明塞著印有漂亮卡通圖案的襪子。而卻沒看到這雙鞋襪的主人的腿腳,那末一定是盤在椅子上了。這也太誘惑了吧。張恒不由得放慢了步伐,視線慢慢抬高,躍過了桌面,次第印入眼簾的是一本攤開的厚書,一只白晳秀氣的小手捻著筆在上面做記號,淺粉色的女式休閑短袖,柔和的瓜子臉上一張繃著的小嘴,小巧可愛的鼻子,雙眼正目不轉睛地看著面前的那本書,清爽的馬尾辮優雅地垂在腦后。當張恒順著過道走到她身側,假裝不經意實則積聚了巨大的期待和渴望地回頭一看,差點沒噴出鼻血來。這女生身體向左微傾,左手按在桌面上,右手正在寫字,雙腿放在椅子上,并在一起盤向右后方,也就是過道的方向。一雙纖腿的末端,兩只白嫩秀氣的小腳丫毫無保留的盡收眼底。張恒忍不住想要停下來,可他如果忽然停下,周圍的人只要不是太專心,一定都會好奇他在干嘛,然后就會發現他在干嘛。那樣多尷尬。所以他只能盡可能不被覺察地放慢速度,可是走過了也不好意思回頭盯著人家看吧,他的右手一度離那雙尤物距離只有幾十厘米,甚至五個手指不由自主地蜷了起來,但終究還是沒敢劃向那毫無防備的腳心。


  好不容易走到了墻根,張恒回過頭掃視了一眼附近,想選個好角度的座位坐下,當然更是沒忘記多瞧幾眼那雙小腳丫。腳型纖細,腳趾整齊,足弓高聳空虛,前掌和腳跟透出誘人的嫩紅色,腳心處的肌膚細膩得似乎輕輕一點就會滲出水來。然而今天三樓的人卻出奇的多,雖然沒有達到座無虛席的地步,但很難看到明顯的空檔,而且能欣賞到那雙美腳哪怕是看清那女生的位子本來就不多,而那些位置基本都不緊不密地坐著些人,總不好在硬是擠在兩個不認識的人之間坐下吧?從樓下上來的人都知道,樓下空著那么多位子呢。難道這些個男男女女都是來看美女美腳的么。更可氣的是,在他覺得“最佳角度”的位子上,一個胖子正摟著桌面上尚未打開的書包呼呼大睡。張恒真恨不得過去點醒這老兄,你說你睡覺敢去樓下或回宿舍睡么,那么好的視野,給你拿來睡覺,浪費不浪費啊。


  可是這樣漂亮的雙腳加上這種極具誘惑的姿勢,更不用說還是剛從球鞋和襪子里“新鮮出爐”的,真是千載難逢。張恒實在舍不得放棄如此欣賞、遐想的絕好機會,便硬著頭皮在墻根站定,從口袋里掏出手機,舉到眼前一個能有效掩飾他真實視點的位置,胡亂地按了起來。乍看去,還真有“沒在約定的地方找到人,正在發短信詢問同學具體原由”的架勢。而他的視線與手機擦肩而過,一刻不停地在那雙赤裸的美腳的腳趾、腳心、腳跟、足弓曲線、它們主人那阿娜的背影間來回掃描,反復循環。終于,當他的視域再次抬高的時候,投射視網膜上的不再是扎成馬尾的烏黑秀發,卻恰是對上了一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閃爍的眼神。他慌忙猛地將自己的目光第一次收攏于小小的手機屏幕上,心里不停地重復道“我只是發短信的間隙偶然抬頭看看環境,一定是這樣的,沒錯,就是這樣”?!岸艺鏇]想到,她正面看這么好看?!钡囊暰€轉開的時候分明看到那女生的嘴角微微上揚,似乎是輕笑了下,“這笑容是什么含義呢?她發現我在看她的腳了,或者是她發現我在看她了?不屑而諷刺的笑容?不會這么悲劇吧。當然不會,她一定很容易就會看出我是一直在發短信的?!比欢蝗輳埡愣嘞?,馬上又有了新的情況,他的余光瞟見那女孩迅速收回了雙腳,利索地穿好鞋襪,他其實并沒有看到穿鞋襪的過程,但接下來看到她迅速把書本和筆紙收進包里,背包走人的時候已經穿好了鞋子,那之前肯定是干了這事。連那雙鞋穿在她腳上,配上她的美腿看起來都是那么好看。


  “天,不會她是真的發現了吧,那可完了”,不過張衡轉念一想,“完什么呢,她走了很可能是別的原因;就算真是發現了我,她那種相貌的女孩被人看應該不足為奇吧,估計她自己也習慣了;萬一她真是發現我在看她的腳,反正她也不認識我是誰。但不管怎么說,她的腳估計是再也看不到了?!毕氲竭@兒,張恒的心中竟忽然涌起了一股失落,他自己也被驚了下“我又不認識她,只是覺得她腳丫實在好看,看看也就是了,為什么還念念不忘呢?”他自嘲地搖搖頭,把手機收進口袋,擺出一副“朋友看來是來不了的”的模樣,轉身下樓,在二樓找了個寬敞的地方坐了下來,翻開了課本。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