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我的空手道生涯 【第三章-逼供】

  門不自然的開了,我竟然看見了我的老鐵小歪弟被牢牢的綁在了他家的暖氣上,并且堵住了嘴,他正用一種恐懼的眼光看著我,而他旁邊的東西都被翻的亂了套了,我第一個想到的是“搶劫!”我的頭腦轉的飛快,當機立斷,我趕緊跑過去,用最快的速度解開了綁住他手腳的繩子,還沒來得及解開他的嘴呢,就見他嗚嗚的叫了起來,并看著我的后面,我猛的回頭,身后竟然站著個人,他穿著一身黑衣,看不清臉--他帶著黑頭巾。他手里拿著一節水管,沖著我的頭狠砸下來,我不知道從哪里來的一股力量,騰起身子躲開了那致命的一擊,但是我的大腿還是被掃到了,我實在太瘦了,根本受不起這一下,馬上疼的摔在地上。那人馬上要來補上一下,小歪弟忽然躍起,猛然推倒了那個人,隨后拉起我就跑了出去,我一瘸一拐的跑,而那人好象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而且馬上就爬了起來。


  我說:“快!樓下有我的車,快點!”


  “知道了,你不要摔倒啊!”小歪弟回答,我們連滾帶爬的跑道了我的車里,飛快的開動了我的車。


  我邊開邊問,“那是什么人?”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應該是個女的……”他說話有點閃爍。


  我又問:“你怎么知道那是個女的?”


  “剛才我推她的時候,摸到了她的胸脯,那是個女人的胸脯……”


  “色鬼,還有心情分析這個”


  “沒辦法,你還敢說,要不是我,你不掛了才怪呢!”正當我們說話的時候,身后跟上了一臺摩托車,車上赫然是那個人,我馬上加大了油門,往我的住處開去。很快我甩掉了她,到了我家樓下,我帶著疼痛的大腿,和小歪弟上了我家的樓,正當我們打開了我家的門的時候,小歪弟猛的撞在了我的身上,把我撞進了我家門,我回頭剛要罵,卻發現,在小歪弟身后還有一個人--黑衣人。


  我爬到了廚房,拿了一把刀,這個時候,我聽見了那個人說話了:“東西在哪?!”果然是個女人的聲音,小歪弟好象很絕望。


  “不……不知道,你不要威脅我,我真的不知道啊……”那女人冷冷的道“去和閻王說吧……”她竟然舉起一把槍!我嚇的閉上了眼睛,我不忍看見小歪弟被打死……“砰!”不是槍聲!我睜開了眼睛,我竟然看見了葉清站在小歪弟身前,那個黑衣人已經被“黑帶”的必殺一腳給踹倒了,而且好象也暈了過去——那樣的一腳,叫誰也受不了啊~~~~再看葉清,她也是面無血色,一定是還沒有完全從瘙癢的地獄中緩過來,隨后也是一交摔倒,昏厥過去了。這時候,我真的從心底里面感激她,并且有了深深的愧疚,她其實是個好人啊。


  我和小歪弟七手八腳的把那個黑衣人綁在了我家的椅子上,我的大腿雖然青了一大流,但是比剛才好多了,起碼不是那么疼了。我扶著昏昏沉沉的葉清,把她安穩的放在里屋的沙發上,并且給她蓋上了一張毯子。我來到了那個女人旁邊,這個時候我才看出,她原來也是那么的美啊~但是,她的那種美是那種成熟的,瘋狂的美,就象一位大姐大,她有一張瓜子臉,個子高高的,比葉清還要高,她的胸部也比我想象的大的多,黑色的風衣里面是一件皮緊身的漏臍裝,圓潤的臀部,修長的大腿下面是一雙高要的皮靴……真是誘人啊。


  小歪弟忽然叫道:“大寒~你先躲開!”我下意識的一躲,一盆冷水猛的潑在了那女人的臉上,她攖的一聲,醒了過來。表情并不是那么緊張,反而,小歪弟倒是有點卻卻的樣子。


  小歪弟問道:“你是不是那人派來的?”


  那女人回答“哼!你管的著嗎?既然落到你們手里,要殺要剮隨便……”


  我有些生氣(因為我可憐的瘦腿)道:“少在那呼喊些沒有用的,這他嗎的都什么年代了,還講什么要殺要剮?屯不屯啊?我朋友問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要不然有你苦頭吃了~~!”


  那女人道:“住口!你是什么東西,也配問我?去你嗎的吧!哈哈哈!”


  小歪弟叫道:“快~~~說~~~~他要那東西有什么用啊??那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玉瓚而已啊?快!快說!!”


  “偏不說~!那怎么樣?哼!隨你怎么辦,有本事殺了我啊~!”


  我被她的氣焰氣壞了,但是我不怒反笑,因為我有了一個殘酷的想法~~~~~你猜對了~~~!那就是以那種奇特的方法逼供。我說:“你死也不說?”


  “不說~!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會出賣他的……”


  “那……你可不要后悔啊~嘿嘿~~對了,你怕癢癢嗎?”我剛說完,那個女的不可一世的臉色忽然一變,但是又馬上恢復了平靜,并且說道:“呵呵~怎么?有什么意思嗎?我可是不怕的啊,你想要胳肢我?你變態的嗎?”她的底氣明顯不足,裝的,她一定怕!


  我笑著說:“是么?那么我們試試?小歪弟!來,拿個凳子過來~!”


  “知道了,來給你~”我把她坐的椅子放倒——免得她蹬腿的時候逃脫。我解開了她一只腳的繩子,她終于有點膽禿了,連忙猛蹬那只腳,可是,一只腳哪能駁的過兩個人的手呢?到底還是被我們綁在了凳子上,另一只也未能幸免。綁牢后,我平靜的說:“再最后給你個機會,說還是不說?”我當然希望她不說了,那樣我就可以……呵呵,果然,她故作鎮定的說道:“我不怕癢的,就是怕,也不說!”。


  我頓時玩心大起,彎下腰,慢慢的解開了她黑色的鞋帶,然后往后一拽,一只尤物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了,肉色的絲襪里面包裹著的尤物,腳底的紋路清晰可見,指甲是紫色的,修理的很整齊,每一根腳趾都很長的,拇指一點也不丑陋,反而顯的豐滿無比,她的腳并不小,可是卻俊美無比……。我簡直想猛的撲上去狂搔一通,可是,我不能的,我要讓她一點點的“享受”。我首先輕輕的在她的腳背上搔了幾下,她的表情馬上就出賣了她。她怕極了,咬著嘴唇,憤怒+懼怕的瞪著我。


  我說道:“不怕嗎?那么,行刑時間到!!!”我抓住了她的一只腳腕,用我手指在她的腳心上來回的劃動,她好象還沒有準備好,對于突然到來的奇癢的反映是: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大笑


  “啊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快給我……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嘿嘿……呵呵啊……你個……混啊……蛋哈哈啊……給我……滾開啊……嘻嘻呵呵……”


  她的腳趾來回的晃動,好象在對我磕頭求饒一樣,我并不接受,為了我無辜的大腿報仇啊~我更加快速的搔著她的美麗的腳心,她本人好象是一只掙扎的泥鰍,但是,有什么用呢?我家的繩子可不是吃干飯的啊~


  “啊~~哈哈哈……你先……哈哈停下啊……等哈哈……等一下……哈哈啊哈哈嘿嘿……快停啊!……快……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我并沒有住手,而是對小歪弟慢條斯理的說到:“你,來另一只吧……”我還沒說完,他就一把解開了另一只腳的鞋帶,扒了下來,憤憤的說:“讓你剛才那么兇!這回怎么笑的那么開心啊?那你先笑一會吧……”


  他上來就用力的撕開了她的絲襪,讓那只繡腳完全的裸露在外,并且不等她說什么也瘋狂的搔了起來~這次的攻擊可是致命的,她的臉忽然間痛苦的扭曲起來,腳趾完全向前彎曲,減輕這種快樂的痛苦,我和小歪弟對換了一下眼色,不約而同的扮住她的腳趾向后彎曲,然后又一激烈的速度開始上刑……


  “嗚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你……你們……哈哈哈……不要了啊……哈哈……你們…………哈哈停一下啊……哈哈哈哈……我要……哈哈……呼吸啊……哈哈……我……我,什么……哈哈什么都說……了啊哈哈啊……你們停下啊……我怕的啊……我說實話了啊……”


  小歪弟問道:“你叫什么?”


  “哈哈~~你先?! 美埠美病摇性茐舭  弧灰 」?/span>


  “那他要那個東西有什么用啊?”小歪弟接著問道,


  “啊~~哈哈啊!我……哈哈……我不……哈哈不能哈……說啊……哈哈……他……他會哈哈哈哈……干掉我……哈哈哈哈哈!!!!!你們先停啊!!!!!!哈哈……”我和小歪弟同時停下來,看著凌亂的云夢,說:“你還不肯說?那我們可要用絕招了啊~~哈哈哈哈~~”我進了衛生間,出來的時候,手里拿了兩把刷子,還有一塊香皂,走向了喘氣中的云夢,她驚恐的看著我,我邪惡的看著她……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