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文章 KTV里的紅衣女孩

  能夠得到供應商像上帝一樣的對待可能是一個合資企業采購員唯一值得心慰的事,再加上去年的非典的影響使得藥材的采購真的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公司與山東的一家供應商訂了價值30萬的金銀花來彌補去年的脫售,作為采購部的干將,到貨驗貨的事自然要落在我的頭上。


  上午,我把手包夾在腋下,嘴里叼了根“中華”,一臉不屑一顧的樣子來到廠區看貨,要知道對供應可不能客氣,說來也怪,越對他們尊敬,他們越不把你放在眼里。等我到的時候拉貨的卡車早已經到了,老裴(我們的藥材供應商)離老遠就馬上滿臉堆笑,“多多老弟,這么長時間沒看,肯定升經理,呵哈哈~!以后可要多關照哦~”


  (我操,果然是只老狐貍)


  “呵~老弟我可比不了裴經理,早就發大財了吧...”


  “呵呵,多多老弟,我發財這不還要靠你幫忙嗎?!!!來,看看今年這貨怎么樣”說完順手拿了一小撮金銀花小樣放在手心上“你看看,今年這是第一薦花,剛剛好我就采了,看看怎么樣?”


  我跟本沒往他手里看,自己從袋子里拿了一把,“裴經理,你今年的貨可不怎么樣啊,你看看,這都有不少已經開花了,你也知道金銀花可不能有開花的。還有你看這么多葉混在里面,我還得找工人再挑一次,還有這么潮,要是烘干水分得掉多少~???!要是這樣的質量回頭我跟老總可沒法說!拉回去吧!”


  “多多老弟,我這來回的路費可要5000多啊,你這要是不要我可真賠大了!!”


  “那我不管,什么樣的質量早就跟你說了,就你這貨要是進了車間回頭我可就要下崗了,現在還沒卸車,趕緊拉走?!?/span>


  “幫幫忙啦,都做了這么多年了,回頭要是掙了錢我肯定忘不了老弟!”


  “少廢話,拉回去,趕緊的,回頭河南那批貨下周就能到”


  “....”


  “....”


  我們就這樣僵持了好一會,“多多老弟,要不今天這事先不談了,拉不拉的回頭再說,這都快中午了,咱倆出去好好吃點飯,這么長時間沒見了,咱哥倆一定要好好喝一頓。走走走...”說完摟著我就往門口走。


  吃飯是沒什么可說的,想到這個老家伙已經在我這凈掙個十萬八萬的,我也沒客氣,一頓飯就吃了他五百多。酒足飯飽,老裴的臉上依舊是那種讓人看了就想打的笑容,低聲的說,“聽說你們沈陽的中街有家KTV挺不錯的,走,去唱唱歌?!?/span>


  唱歌?!!我沒聽錯吧,兩個大男人在一起有什么好唱的,你葫蘆里就竟賣的什么藥,我也沒推辭,何況又不是我買單。


  老裴輕車熟路的把我帶到一家KTV(什么名字不想說,就在中街避風堂茶樓斜對過)門口的服務員離老遠就高聲喊著歡迎光臨。老裴沖著服務員伸出兩個手指,服務員笑著點了點頭,“兩位樓上請!!!”說罷把我們引到了三樓一間比稍小的房間。坐定以后,我可是毫不客氣的又點了一桌子的果盤和啤酒。剛點完東西,只見領班帶著幾個小姑娘走了進來,老裴指指我,那領班沖我笑了笑:“哥,您看哪個比較好?”


  我抬頭打量著面前的幾個小姑娘,她們都是20左右歲的年紀,一個個打扮的都妖氣十足,眼睛里都好像充滿了電火花,不斷向外放電,讓人看了多少有點不舒服。突然一個穿著紅色連衣裙的 女孩 吸引了我的目光,她的衣服上的裙帶在前面打了一個大蝴蝶結,使腰部呈現一條向內的曲線;裙子剛剛到膝,肉色的 絲襪 配合著柔和的燈光使她的腿格外的迷人。她除了打了一點淡粉色的口紅以外別的就沒有化什么裝,烏黑的披肩發發稍的部分焗成了葡萄紅,左手拿著跟衣服一樣顏色的皮包,長長的皮包帶纂在手里,皮包垂在小腿前,右手放在左手手腕上,她從進門開始就一直底著頭,顯的有點與眾不同,至少沒有那么大的妖氣。我指了指她,她的臉上馬上就泛起微微的紅色,走了過了,坐在我旁邊??次姨敉炅?,老裴上去摟過一個穿黃色短裙的女孩,“來,寶貝,這么長時間沒見了,想我沒?”看來他們是認識很長時間了,嘻皮笑臉的樣我真想砍了老裴。


  我順手丟給那個領班一棵心愛的“中華”,他說了聲“謝謝哥”然后就知趣的領那幾個女孩出去了。


  我看著紅衣女孩,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其實我心里比她還緊張。


  “你叫什么名字?”我把手搭在她的腰上,以此來掩蓋自己對這類活動的無知,心里可是撲咚撲咚的亂跳。


  “我叫小麗”


  “你們這里的女孩是不是全叫小麗呀?”可能因為職業的關系,她們不想讓別人知道真名,她沒有回答,我也沒有再問。


  “那你多大了?”


  她用牙簽扎了一小塊西瓜放到我嘴里,“不告訴你...”說著有又底著頭。


  我借機在她的腰上抓了一下,她沒有掙扎,只是噗嗤笑了一聲,也沒有讓我把手拿開。


  為了放松氣氛,我先來一首。借著酒勁唱了一首《單身情歌》,就歌聲本身來說與其說唱還不如說是在叫。沒等唱完老裴馬上帶頭鼓掌,兩個女孩也附和著,接著又拿起來一杯啤酒“來,多多老弟,咱哥倆干一杯!”我一飲而盡,身子往沙發上一靠,點了點小麗,“來,給哥唱一首!”小麗又弄了一塊西瓜放在我嘴里,然后在菜單上找著自己喜歡的歌。


  這時老裴搖晃著走了過來,“老弟,我今天有點喝多了,我去旁邊那屋躺一會,你先在這唱,想要什么只管點?!?/span>


  這還用你說,我還能跟你客氣!我沒抬眼看他,說了聲哦。只見老裴摟著那個黃裙子女孩,兩個人笑嘻嘻的出去了。


  屋子里只有我和那個紅衣女孩了,她低頭認真的找著,還不時的用手指數著某某歌名有幾個字。我現在沒有一開始那么緊張了,把手放在她的腿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腿。


  她拿起搖控器摁了幾個數字,耳邊響起的是孫燕姿的《綠光》,她拿起了麥克,眼睛盯著屏幕,那副樣子認真又可愛。


  我的手從她的大腿上滑到小腿,劃出了一道 美麗 的曲線。


  她沒有什么反應,還是盯著屏幕。


  我把她的右腿輕輕的拿起,放到我了腿上。


  她稍稍動了動上身。


  我又輕輕的把她的鞋拿掉,把她的腳拿在手里,軟軟的,再加上絲襪帶給人的沙感,讓我興奮的心快要從胸膛里跳了出來。


  她認真的唱著,很好聽,給人的節奏感很強,讓我的頭跟著輕輕的點一點的。


  興奮之余,我在她的 腳心 上劃了一下,她的聲音中突然出現了一點跑音,這一點足以證明她的 怕癢 。我可沒放過這個偉大的發現,接著用手指在她腳心上劃來劃去,漸漸的她的歌里開始夾著些笑聲使歌聲變得斷斷續續的,最后隨著我的加力,整個歌曲變成了笑聲加偶爾有一些念出來的歌詞。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歌曲的結束,我停了手。她盯著我,長出了一口氣。我們又不約而同的瞟了一眼屏幕,上面出現了“65分”的字樣。接著她的臉又是一紅,不敢抬頭看我。


  “才65分哦,還沒有我唱的好呢~!”我笑著看著她。


  “我...我怕癢!你撓我腳心讓我怎么唱?”


  “那可不行,那你還得練啊。再去點一首,什么時候能到90分什么時候算合格~!合格了我就不撓了”說完我又在她腳心上用力的撓了一下,她趕忙抖了一下腳。


  “等下~!還沒開始~!”聲音不大,她只是想以此來使自己獲得片刻的緩解,“等我再找一個歌你再撓~!”


  我停了手,改為輕撫,等著她選歌。


  過了一會,見她又在搖控器上摁了幾個數字,出現的是蕭亞軒的《愛的主打歌》。隨著音樂的響起,我的手開始在她的腳底來回游走,由于她知道我要撓她腳心,所以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腳上,這使得她格外的敏感。我的手剛觸到她腳的時候她的 腳趾 就開始一上一下的。


  經過了前奏,當開始唱的時候,此時的她好象已經適應了,歌聲和著音樂的節拍,讓我漸漸的被她的歌聲吸引。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歌曲已經過半,我用左手把她的腳趾輕輕的向后扳,這樣使她的腳心完全的裸露,然后右手指甲上下劃動,漸漸的的用力,這樣的動作使她的歌聲與卡拉OK的音樂開始出現了不協調。但她仍然用力的克制著這種奇癢,盡可能把歌引回到原來的方向上。


  看來我要動真格的了,我在桌上拿起一根牙簽,用牙簽在她柔軟的腳心上劃了一下,她的歌聲里馬上出現了笑聲,整條腿都隨著我的牙簽抖動著。我沒有停手,繼續劃著,歌聲中的笑聲越來越多。她另一條腿也搭在我的腿上,想以此來阻擋我的搔癢,但因為那只腳上的鞋沒有脫,她又怕踢到我,所以只能跟著不時的抖動....。


  就這樣一直等到歌曲結束,她已經完全變成了咯咯的笑聲。我停了手,她一邊急促的喘著氣一邊手拭去前額上的汗并借機把額前的頭發稍稍弄了弄,等待著屏幕上的打分。


  “89分~!”當屏幕上出現分數以后,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們誰也沒有說話,就像是相面一樣持續了幾秒鐘。


  她好象有些著急了:“又沒有到90分,剛才的努力又白費了。是不是一會還要被你撓呀?!”


  我越發的感到女孩的可愛,“你還真是挺聽話的,好吧,讓你休息一會,來,敬你一杯!”


  我們碰了一下杯,然后一飲而盡。我靠在沙發上,手里仍把玩著她的小腳:“你怎么這么怕癢啊?”


  “我也不知道...?!?/span>


  “你把絲襪脫了吧,要不一會給你刮壞了,可別讓我賠哦~!”


  她沒說什么,把絲襪脫了下去,又把腳放回到我的腿上。沒有絲襪的腳讓我感受到她腳心處的溫度,此時的腳多了一分的順滑,軟的讓人愛不釋手。


  我試探性的用牙簽劃了一下,她突然啊了一聲,趕緊用雙手拽住我的胳膊,把腳踩在我的腿上以躲開牙簽對腳心的搔癢:“不行不行,太癢了?!?/span>


  “不行不行,癢你也得忍一下~!”


  “不行不行,我可忍不了,那樣沒法給你唱歌了”


  “不行不行,我要聽歌,也要撓你腳心...那我輕一點好了?!?/span>


  隨著她手的摁動,那首劉若英的《很愛很愛你》回蕩在耳邊。她的歌唱的真的很好,她唱的也很投入,我聽的也很投入,我的手只是無意識的在她的腳心上劃著,并沒有用力。聽過這首歌的人都知道歌里面唱的是一個女人為了讓自己心愛的男人能夠得到幸??鞓范x擇了犧牲自己的愛。歌曲讓我很感動,讓我突然對眼前這個女孩產生些憐憫,不知道有沒有男人去喜歡她,去疼愛她。因為她的職業,也許許多的男人對這樣的女孩是不屑一顧的。我停了手,專注的聽她把歌唱完。屏幕上出現了100分,這讓她很是高興。


  “你怎么了,不高興了嗎?剛才你好象沒有撓我呀?”她見我若有所思的樣子,又拿起一塊西瓜喂給我吃,然后也給自己吃了一塊。


  “沒什么,你唱的很好啊,來,我們一起唱一首...”


  .....


  走的時候,老裴拿出200塊錢放到桌上,算是給那個紅衣女孩的小費。


  “來,小妹,親哥一下,親一下我再多給200”,我說著沖女孩眨了一下眼,她很快收到我的暗示,在我的臉上輕輕的啄了一下,弄的我們都是滿臉通紅。我看了一下老裴,他的笑好象帶了點痛苦,不情愿的在兜里又拿出200塊放在桌上...。


  出了門,我把手搭在老裴的肩上:“裴經理,其實山東的金銀花質量是沒說的,只要你能夠保證供貨的穩定的話,我想這個品種以后交給你給我們供應是沒有問題的...那批貨嘛,我想明天入庫以后你到財會那里把支票拿了,別忘了帶發票哦.......”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