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落葉的天空 落葉的天空—如夢如煙(中)

  第九章:如夢如煙(中)


  “什…什么?”本以為自己這會兒已經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行將結束有些遺憾的一天時光,張恒還在想著約兩分鐘前在樓梯拐角撞到她,居然又是她…真的是她。而兩分鐘后,一切完全都不一樣了,恰如昨晚的這個時分,我又和她一起坐在這寬廣而昏暗的樓頂長凳上。難道她真的也喜歡我?這…這怎么可能…但應該是真的,至少對我有些好感吧,這真是難以置信的奇跡!而從見到她的第一天開始,已經出現了多少奇跡,她不就是我生命中的奇跡么。何況她現甚至居然直接問我想不想撓她癢癢,這叫我該怎么回答呢?


  一連串電光石火的變故讓張恒有些手足無措,他分明聽清了林雪的問題,可只能含糊其詞,來給自己多一點思考的時間。


  “我覺得我說得很清楚了吧?”林雪很可愛地把腦袋微微歪向一邊,她的秀發也順著那側垂了下來,由于跑步出了點汗,發絲有些纏結,但更活脫脫地散發著青春的氣息。她瞧向張恒,“你在想什么呢?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就好嘛?!?/span>


  也是。張恒心想,那么多的事情,想也想不過來,他的目光投射在牛仔褲下端那雙小巧的白色板鞋上,而里面正包裹著那雙昨天被他搔癢的藝術品般的小腳丫?!跋??!睆埡愦鸬?。


  “你這死色狼,還真是直接!就這樣公然提出這種非分的要求~討厭你啊?!绷盅┫胙b模作樣地面透慍色,最終表現出的卻是綻放的笑顏。


  “這個,好像是你問的問題,我如實回答的吧。怎么變成我公然提出非分要求…”張恒看著林雪,作不解狀地撓了撓頭。


  “得了吧你小色狼,少裝可愛了行不!”林雪笑著伸手去掀張恒撓頭的那只手,可張恒動作比她敏捷,在她夠著之前就收回了手,當林雪的手伸到張恒的手之前撓頭放的那個位置時,張恒的手早已不在那兒了。


  “你…”林雪的手停在了空中,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于按捺不住都笑出了聲?!肮?..”


  “你所謂的什么答案,難道不是一種非分要求么?”林雪收手的時候,順帶輕拍了下張恒的側腦。


  “哎喲”張恒撫了撫側腦,“看你一副淑女樣,想不到動不動就出手打人。我這哪是要求,只是表達我的意愿而已嘛?!?/span>


  “好,只不過是你的意愿是吧,這可是你說的哦。那我無視你的意愿,我不給你撓,哈哈…”林雪笑著把雙腿側向了遠離張恒的一邊。


  “不給就算嘍...悉聽尊便?!?/span>


  “好的,那咋們回去吧?!绷盅┱f著就要站起來,張恒再次拉住了她的胳膊,然而這次不是把她扶起,而是稍稍用力,把她拉回跌坐在凳子上。


  “啊!”林雪輕輕尖叫了一聲,“你干什么!不要碰我~”張恒這回沒有松開握著的林雪的手臂,林雪晃了晃手,也不再掙脫,“你不是說悉聽尊便么,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哦?!绷盅┑哪樕弦恢睊熘θ?,半是可愛,半是帶著玩笑性質的勝利者的表情,再一甩手,終于脫開了張恒。


  “什么大丈夫不大丈夫的,你不是口口聲聲喊我色狼么,怎么忽然就成了大丈夫了,哈哈,我就色狼到底好了?!?/span>


  “你就那么喜歡撓我腳心?”


  “恩?!?/span>


  “為什么呀?”


  “你的腳實在太漂亮了?!?/span>


  “難道我全身就只有腳漂亮么?”


  “你太美了,從頭到腳找不出一處白璧微瑕的地方,但是會注意到你的腳很美的人恐怕不怎么多吧?”


  “你還真會說話,哈哈,不過贊揚我腳好看的,你還真是第一個?!绷盅┠曋鴱埡?,四束目光交疊著,她又揚起了笑容,“今天最后一次白給你撓癢癢啦。你不是說我很美么,從頭到腳,你是這么說的吧?下次再想撓我的癢癢,你先寫詩或者散文贊嘆我的美麗,字數不能太少,如果我看著開心,就讓你撓,就這么定了,不然連今天都免談,哈哈哈哈…”林雪邊說邊把雙腳從地上抬起,翹到張恒的腿上。


  “你要愿意看,我當然非常愿意寫,大美女?!睆埡慊卮鸬煤苷\懇,邊伸手去脫林雪的鞋子。


  “等一下~”


  “怎么?”


  “還是…還是我自己脫鞋子吧…畢竟…怎么說鞋子也是衣服的一部分…”林雪秀麗的臉蛋上泛起了一片緋紅。


  “你個傻丫頭,想什么呢。昨天你咋都沒這么想?難道說不穿鞋子就等于不穿衣服么…”張恒笑了。


  “也是,我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到了這個,隨便你吧?!睆埡爿p輕擰了擰鞋根,脫下了林雪的一只鞋,又如法炮制地脫掉另一只,依然放在昨天的地方。


  張恒望著眼前這雙熟悉的小腳,現在它們正穿著可愛的粉色短襪,上面有漂亮的彩色花紋,而襪子的包裹依然遮掩不了完美的腳型。張恒伸手輕輕摸了摸,微微有點潮,他動了動鼻翼,有股淡淡的氣味,但這氣味絕不能用“臭”來形容,張恒終于切身體會到為什么古人用“粉汗如雨”來形容女子的汗水。也許這就是她身上的體味吧,她的體味,他喜歡的女孩的體味…想到這個他的心跳驟然提高了頻率。


  再這樣想下去會失控的,他想,于是抬起頭,而林雪的目光已然在那里候著了,她調皮地眨了眨眼?!霸趺戳?跑了這么大老遠,肯定會出點汗,但是不會…不會…”林雪臉頰上的顏色加重了飽和度。


  這丫頭著實犀利,我這點小想法都逃不過她,張恒不得不暗暗佩服,連忙接話,“哪里,一點都不會的。只是我忽然想問問,你喜歡被撓腳心的感覺么?”


  “啊,怎么忽然問這個...怎么說呢…肯定是非常非常癢的,癢得叫我受不了,那感覺不知怎么形容,沒法比喻,因為沒有別的類似的感覺。但被撓的時候也確實挺刺激,挺暢快,笑的時候整個身體都很放松,還是有點舒服的吧?!绷盅┲饾u放輕了她柔美的聲音。


  張恒點了點頭,伸出右手的食指,抵住林雪左腳的腳心,畫起了圓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為…為哈哈哈哈為什么…穿…哈哈哈哈哈哈哈…穿著…哈哈哈哈哈哈襪…襪子還…哈哈哈哈哈哈還…還哈哈哈哈哈還是…哈哈哈還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么…哈哈哈…癢…哈哈哈哈哈”林雪嬌笑不止。


  “美麗的小姐,誰叫你的小腳丫那么嬌嫩敏感呢?!睆埡阈χf,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很寫意地在林雪的左腳底畫了一個高音譜號,先是從腳心由內到外順時針旋轉360度,經涌泉穴附近的位置劃向前腳掌,繼續走個小半圓依次撓過無名指、中指到達腳的最高點,忽然加快了速度,從腳底正中的垂線一口氣往下劃到了腳跟再稍微拐起個小勾。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癢…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哈哈哈哈哈太癢了…”當最后那豎貫穿腳底的一劃經過腳心的時候,林雪的笑聲忽然加大了,伴隨著猛然的縮腳,而張恒的手指沒有放過,繼續向前伸去直到觸到她的腳底,完成了高音譜號。


  “知道我剛才在你腳底畫什么么?”


  “不知道?!绷盅u了搖頭,她現在還不是很喘,清澈的眼眸閃動著無辜的可愛神色。


  “那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張恒趁林雪不備,用右手一把抓住了林雪未收回的右腳,用左手隔著襪子搔起了腳心,邊搔邊開林雪的玩笑:“小美女,你那么聰明,怎么連這個都不知道呢?”


  “那…那么哈哈哈哈哈哈哈…癢哈哈哈哈哈哈哪…哪哈哈哈哈哪有…哈哈哈辦法哈哈哈哈….法哈哈哈哈哈哈想…哈哈哈哈想…哈哈哈哈哈哈別的…你哈哈哈哈哈你…你你哈哈哈哈…就會哈哈哈…欺哈哈哈哈…欺負…哈哈哈哈哈哈人…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O鹿?/span>


  張恒停下了手,林雪微微喘著氣?!皠e抓住我的腳呀,躲不掉很恐怖的呢…”林雪伸出雙手一齊理了理后面的頭發,“那你剛才是畫了啥呢?”她說著把剛被張恒捉住的右腳略微收回了一些,把之前縮回的左腳伸出去與右腳平行,稍稍屈起,腳尖剛好抵到林恒的腿側。


  張恒感受到她腳趾的觸碰,心里又是一震,他收收腹深呼吸了一口,答道:“一個高音譜號?!?/span>


  “呀,你喜歡古典音樂?”


  “沒呢,幾乎一竅不通,平時聽的也都是流行,剛才一瞬間腦子里就蹦出這符號,所以就隨手畫上了?!?/span>


  “啊,我倒還是聽些古典樂的?!?/span>


  “剛才那樣癢得受不了?”


  “要看這‘受不了’怎么定義,要說受不了都是受不了的啦,但至少還不至于把我癢死癢瘋什么的吧…啊,你干什么?”


  張恒的手已伸到了林雪左腳的襪口,把她可愛的襪子輕輕拉起一角,“脫你襪子唄??梢悦?美麗的小姐?”


  “去你的…不可以~”林雪笑著把雙腳慢慢伸平,又放在了張恒腿上,讓張恒更方便脫她襪子。張恒伸出左右兩只手,雙管齊下地把面前兩只小腳丫上的短襪慢慢卷起,當卷到腳尖就要露出腳趾時,林雪輕輕地嗔了聲“大色狼,討厭~”張恒不作理會,把兩只卷起的襪子放在林雪的鞋子旁邊。


  因為出了點汗,林雪的腳底有點黏乎,不如昨天那般光潔,但卻比昨天更加嬌嫩,而且張恒明白,在剛被脫掉鞋襪的時候,腳丫都會比長時間暴露在空氣中更敏感一些。他望著這雙腳,依然是那么白晳、纖細、玲瓏剔透,現在他已經能認得這雙腳了,或許永遠都不會忘記。他有把握,若現在讓他隔著板看幾雙女孩的光腳,如果其中有這雙腳,他一定能準確地辨認出來。瞬間,他有點不忍心下手給這雙他喜歡的女孩的小嫩腳帶來難忍的奇癢,但想到她說也覺得挺舒服,而搔癢又何嘗不是一種愛的方式呢?于是,他左右兩只手各伸出一根手指,分別慢慢刮起了林雪兩只腳的腳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癢哈哈哈哈哈哈…癢癢…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雪清脆的笑聲即使在沒有回聲的樓頂也顯得很響亮,她緊緊地繃直腳尖,一會又最大限度地把腳趾張開,終于忍不住又縮回了腳。


  “今天你怎么…”


  “不知道。但感覺比剛才癢多了,比昨天還癢呢!”林雪做出了個抱怨狀的鬼臉,兩只腳的大腳趾扣在一起,分外可愛。


  “那還繼續不?”


  “隨便你…好吧?!绷盅┐瓜铝搜?,盯著自己的腳背,輕輕地說,“還是一邊一邊來吧,兩邊一起太癢了?!?/span>


  “我抓住你的腳行么?”林雪沒有回答,把左腳伸到了張恒面前。張恒用左手扣住林雪伸出的左腳的腳腕,右手在林雪的腳底來回爬搔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癢哈哈哈哈…太哈哈哈哈太癢…哈哈哈哈了…哈哈哈哈哈”林雪一下抬起了頭,明媚的雙眼里寫滿了笑意。隨著搔癢的持續,林雪掙扎的力度明顯加大了,但依然掙脫不了張恒的抓握,張恒逐漸加快了搔癢的頻率?!肮瓌e…別哈哈哈哈哈別撓…哈哈哈哈了...哈哈哈哈哈…換哈哈哈哈換哈哈哈…換一哈哈哈哈哈換…一邊吧哈哈哈…”


  張恒停止了搔癢,松開手,抬起臉看著林雪。林雪的額頭泛起了一層細細的汗珠,也正看著他,她抽回了左腳,然后乖乖地把右腳伸了出去?!八郎?,就懂得欺負人家,真討厭…”


  張恒仍舊用左手接住林雪的右腳,右手的食指捅進她的大拇趾和食趾間的縫隙,輕輕撓著兩趾連接處的嫩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哈哈哈哈…癢…”他的食指從林雪的趾縫間洶涌而下,剎那間五個手指如瀑布般傾瀉在那無助的腳底上,但一瞬間又減緩了速度,他邊撓邊抬起頭瞧瞧林雪的臉。林雪笑得花枝亂顫,雙眼和小嘴都彎成了月牙形,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和兩個小酒窩時隱時現,一頭秀發不時因為晃動而披散下來。當她再次用手撩起鬢角的頭發,卻和張恒的目光撞了個正著,發現張恒目不轉睛地望著她,她的臉蛋紅得就像盛開的桃花,慌忙低下頭,剛整好的頭發立刻又垂了下來。


  “你…哈哈哈哈哈哈撓…哈哈哈哈哈…就哈哈哈…就撓吧哈哈哈…干哈哈哈哈…干嘛…哈哈哈哈哈哈…這樣…哈哈哈哈盯哈哈哈盯著…哈哈哈哈哈…人家…”張恒的視線也隨著林雪的低頭下移,看到了她急促起伏著的胸脯,微微搖晃著的身體,那件原本寬松的橙色短袖襯衫可能由于出汗的原因而顯得緊了些,更突顯了她窈窕的身材。她太漂亮了。此刻的林雪在張恒眼里就像天使一般美麗,而那天使般的笑容,張恒怎么也看不夠,越看越沉醉,越看越癡迷,逐漸忘記了她還不是他的女朋友,甚至他們才認識不到兩天,彼此之間并無多少了解。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張恒順勢環顧了下四周,意外地發現不遠處的幾根矗立的鐵桿和護欄之間孤伶伶的懸著幾根尼龍繩,較遠處的一根上還晾著幾張桌布和會議室沙發的坐墊,他便明白了這些繩子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繩子…他的腦海中不可控制地萌生出一個邪惡的想法。以前他看電影的時候,每當看到在主角突然急需一樣東西來扭轉局面的生死攸關的時刻,常常那個東西就陰錯陽差地無端出現在主角身邊時,總會搖搖頭笑嘆這完全是“主角光環”的作用?!半y道今天我是這兒的主角?這主角是救人還是自救還是和邪惡方的老大單挑啊,結果都不是,是撓女孩子的癢癢?!毕氲竭@兒,張恒忍不住想笑。


  他停止了右手的動作,左手卻沒放開林雪的右腳?!拔覀兺鎮€游戲吧?!睆埡阃盅?,眨了眨眼。


  “你小子,大色狼,又想出什么整我的鬼點子…”


  “我用手在你腳底寫字,你要猜對了我就不撓你了,但如果你連著猜錯5個的話,那我就要懲罰你嘍。你看怎么樣?”


  “你要怎么懲罰我?”


  “無非就是撓癢癢么,只是…只是把你綁起來撓?!?/span>


  “綁起來…虧你想得出來…我不被你整死才怪呢…”


  張恒一聽林雪是這種口氣,知道有希望,忽然握緊了林雪的右腳踝,右手的五個手指彈鋼琴般地在她的腳心來回搔弄。果然不出他所料,林雪觸電般地一顫,大聲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使出極大的力氣試圖抽回右腳,即便張恒握得很緊也幾乎脫手。張恒沒有繼續施為,搔了幾秒便將手指移開,也不說話,微笑看著林雪?!澳恰呛冒?玩就玩,誰怕誰呢?!?/span>


  張恒在瞬間有點害怕剛才略帶逼迫性的行為會不會讓她生氣,而林雪這樣的回答徹底打消了張恒心中的顧慮,而那稍帶挑戰意味的口氣讓張恒不禁想到:“這小妞是癢得變笨了還是對自己太自信了?難道她看不出這完全是我的圈套么?!逼鋵?,林雪要當真生氣,哪怕是很認真的拒絕,張恒一定會作罷,但她的回答無疑撓得張恒心癢癢,玩心大起。


  “那我們開始吧,準備好…”張恒的“好”字還沒說完,伸出右手食指飛快地在林雪的右腳底寫完了“闐”字。


  “哈哈哈哈哈哈…閨?”


  “不是啦,是‘闐’里面是個‘真’呢?!?/span>


  “哦哦,癢死我啦,大概還能分辨出一個門字框,里面的筆畫又多還都落在腳心上,癢得反應不過來了嘛!真是…再來?!?/span>


  “想不到她還真來勁,她太可愛了?!睆埡阈睦锬?,手上卻沒停,迅速寫下了“撰”


  “哈哈哈哈哈…攝?”伴著又一陣嬌笑,林雪以不太確定的口氣給出了答案?!笆恰珜憽摹??!?/span>


  “你欺負人!本來就已經癢得腦子一片空白了,還老考人家那么難的字,壞蛋…哈哈哈哈哈”林雪這回搖了搖頭,“你都不等我準備好下…討哈哈哈哈…這什么一大堆橫豎撇捺的,誰能認得清呢…哈哈哈哈哈哈癢死我了?!?/span>


  幾番下來,林雪果然一題都沒答對。張恒帶著勝利的笑容看著林雪。


  “不要綁人家嘛~”林雪嘟囔著。


  “愿賭服輸吧,美麗的小姐?!睆埡阈χ酒饋?。


  “不要…”林雪可愛地搖晃著腦袋。


  “那這樣吧,最后給你一次機會,這次我們換數學吧。我邊搔你腳心邊問你個非常簡單的數學題,你要是能在5秒鐘內不縮腳躲并算出答案,就算你贏了,不然你就乖乖讓我綁,好吧?”


  “恩…行吧…”林雪微微點了點頭,把兩只腳都推向了張恒,張恒又坐了下來,“34X57?”張恒正說間,雙手飛快地瞄準林雪雙腳深陷的腳心猛地抓撓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1…1…”林雪忍了不到兩秒,雙腳就猛地往回抽,張恒不依不撓地追過去搔完了這5秒,林雪只算出來了答案的千位數?!斑@算什么簡單的問題?”


  “不算多難吧,你那么聰明,考你太簡單的不是瞧不起你。何況你還不到兩秒就縮腳躲了?!睆埡阈χf。


  “那…好吧。隨你便了。反正落在你手上沒什么好事,死色狼!”


  “乖乖坐著等下哦?!?/span>


  “切~”張恒走到欄桿旁邊,繩子扎的是活結,他很快就解下了兩根,走回了林雪旁邊。


  “要怎么綁?”林雪看著張恒手中白色的尼龍繩。


  “你躺下來吧,躺平,把手背在頭后面,我綁你的腳踝和手腕就好?!睆埡氵呎f邊用沒拿繩子的那只手把林雪的鞋襪放到旁邊的另一張長凳上。林雪照做了,張恒先把林雪并攏的雙腳綁了個結實,拴在了長凳一邊的扶手上,又走到林雪的頭邊,把林雪背在頭頂的兩只手的手腕綁牢,再拴上長凳另一邊的扶手。綁手的過程中,四束目光難免又撞在了一塊,林雪的臉上又蒙上了一層鮮艷的顏色,她索性閉上了眼睛,輕聲說道:“你別亂來?!?/span>


  “那肯定的,你放心?!睆埡爿p輕地答道,他的目光沒有移開,依然停留在那雙已經合上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優雅地搭在下眼皮上。他忽然很想吻上這雙眼睛,再順著眼睛往下吻那微微隆起但很柔和的顴骨,那可愛的微翹的鼻尖,再就是那張吐氣如蘭的小嘴?!皠e亂來,時間有限,不久就要閉館了估計。而現在都已經把她綁起來了。至于那些事情,以后應該…應該總有機會的吧?!?/span>


  林雪被綁成了“一”字形,依然閉著眼睛。張恒看著林雪因手臂上舉而褪下的袖口,那潔白的手臂盡頭處的腋窩還差一點就要露出來?!跋葋磉@里好了,反正她閉著眼呢,給她個驚喜吧?!睆埡阈南胫?,悄無聲息地把雙手伸到林雪的兩邊袖口,忽然一起探了進去,在林雪的腋窩上撓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哈哈哈哈怎么…哈哈哈哈哈是…是哈哈哈哈哈…這哈哈哈這兒…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受不…哈哈哈哈癢啊哈哈哈…”在腋窩被張恒觸及的瞬間,林雪猛然張開了眼睛,那雙美麗的眼睛又馬上從十五的圓月笑成了新月。她開始用力地晃動掙扎,但無奈雙手被繩索緊緊地縛在頭頂,被強制張開的腋窩完全暴露出來,根本沒法收攏,無論怎么躲都躲不掉那可怕的搔癢折磨?!澳愎恪9夜摇W啊哈哈哈…”


  看著眼前狂笑不止,瘋狂掙扎卻又無法逃脫的林雪,張恒心里一股無名的力量如洪水般激增猛漲起來,而飽經風霜的大壩搖搖欲墜,就像一個天使和惡魔在做著你死我活的最后搏斗。終于,“不行”和“就這一次吧,‘愛愈深,癢愈深’”兩個念頭的斗爭中后者完全占據了上風,沖動擊碎了理智,而他心中的山洪終于沖垮了大壩的抵抗飛流直下,一泄千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哈哈哈哈哈?!9J帧睆埡銢]有理會林雪的求饒,反而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每個指頭每一下搔弄都準確地招呼在那脆弱的腋窩里最敏感的中心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雪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幾乎都已說不出話來。張恒把雙手抽出了林雪的袖口。然而他并沒有停止搔癢,卻是轉向了林雪的小蠻腰,他的手又從另一個方向探進了那件已被汗水浸濕的橙色短袖,摸到了牛仔褲的上沿,跨過它,在它上面一點的地方揉捏了起來。


  “你…你…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雪在雙腋解放出來后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她正想說點什么,正艱難地還未說出來,腰間傳來的巨癢頓時讓她再次跌入了笑聲包圍的地獄。她像魚一樣扭動著身體,可雙手和雙腳被死死綁住,能供她閃躲的空間非常小,她依然絕望地抖動掙扎著。張恒仍不罷休,抽出左手,伸向了林雪那之前稍得片刻安寧,現在看來依然在劫難逃的小腳丫,他的五個手指直接全部伸向了那嬌嫩無比的腳心和內側足弓,齒輪轉動般迅捷地旋轉爬搔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雪的雙腳無助地扭動著,但敏感的腳心完全裸露著,始終躲不開那要命的手指無間歇的搔弄。此刻張恒的右手仍不依不撓地在林雪的腰上不斷地來回揉捏,并無停下之意。也許由于感覺適應,林雪的笑聲在張恒的聽覺里逐漸模糊,他沒有留意到林雪掙扎的力度也在逐漸變小…


  “住手!”張恒從來沒聽見林雪這么大聲說話,那聲音沙啞得已經有些不像林雪清脆的嗓音。然而這一喊卻讓張恒猛醒過來,剎那間恢復了理智,意識到自己毫不留情地搔了無處可躲的林雪這么久,好像林雪的身體突然發出高壓電擊一般,他迅速彈開了雙手。再看林雪,烏黑秀發完全散亂在椅面上,已憋得通紅的臉上盡是細細的汗珠,飽噙淚水的雙眼分外清澈,她一扭頭,淚水從眼眶中傾出,劃過臉頰,與汗水混合在一起滾落,“滴答滴答”地灑在椅面上。而此刻的林雪似乎是拼盡最后的全力喊出那句話后,開始不住地大聲咳嗽,張恒不知所措地站著,看到那橙色的短袖已幾乎滲滿了汗水。


  “你們在干什么?!”一聲厲喝從張恒的背后傳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