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落葉的天空 落葉的天空—緣與份(中)

  第十二章:緣與份(中)


  “咦?林雪今天沒來?”課堂開始前五分鐘左右,老教授走進了教室,把公文包往講臺上一放,打開電腦之后,習慣性地環顧教室,發現第一排一個走道邊的位子空著。大學里并沒有固定學生的座位,但林雪第一次上這門課時就坐在那個地方,后來即便她偶爾來得晚或遲到了,她的朋友們也會幫她占座。再后來,上這堂課的認識或不認識她,認真或不認真聽講的人都形成了定式,這是那個長得挺漂亮上課挺認真的長頭發小美女的座位,都不會往那兒坐。而今天這個位子空落落的,在擁擠得幾乎滿座的教室里顯得格外刺眼。


  “你們小雪姐姐呢?”老教授轉向了空位旁的王露娜,笑吟吟地打趣兒問。他雖然已將入花甲之年,但依然十分風趣,課上冷不丁插進的小幽默常逗得學生樂不可支,所以他的課挺受歡迎。


  可是這會兒的王露娜并沒有要笑的意思:“小雪病了,好像還病得不輕,她今天不來了,在寢室休息,叫我幫她向您請假?!?/span>


  “哦?!崩辖淌诼犃T盡有些心疼。


  對于他的年齡、職稱和學問,來上這樣的一門基礎課實在是毫無挑戰,但他的敬業精神驅使著他認真準備每一節課,而常駐前排的那幾個認真聽課的學生無疑給了他更多上課的積極性,看著他們聽課時專注的神情,看著他們學習的進步,他覺得自己的付出是有回報的,作為一名教師,看著自己的弟子成長起來,就是一種莫大的樂趣吧。


  而那個總坐在走道旁的小女生尤易引起他的注意。他在課間休息時瞟過她的筆記本,扉頁上用娟秀的字跡寫著“生命科學學院/生物系/林雪”,因為和他是本家,而“林雪”這名字本身又好記又好聽,他很快記住了她的名字。她上課一般都很認真,但偶爾也有走神的時候,會玩玩手機或看著抽屜里也不知是閑書還是什么別的東西。她真的很聰明,有些不好理解的現象和原理她都識記得很快很到位,打破了他長期以來覺得男生比較機靈的觀念。有次他強調完一個重要的原理,視線正好落在她身上的時候,她也剛巧抬起頭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抽屜里的書推了進去,把桌上被風吹得翻過了幾頁的筆記本翻回了夾著筆的那頁開始在上面寫字。那一刻他惦記起自己遠在國外一年都不會回來幾次的兒子,忍不住想到:“身邊要是還有個這樣的女兒多好啊?!崩辖淌谙氲竭@兒,看了看表,馬上要到上課時間,他略有不舍地又看了眼那張空座位。


  “看來她今天不會在開課不久輕輕推門而入,略帶歉意地用手掩嘴,在座位上坐下了?!彼胫?,“快半期考了,今天的課還蠻重要,不過對她來說也不是什么問題吧?!?/span>


  “和林雪說讓她注意身體,好好休息吧,也不必請什么假了?!?/span>


  “恩,謝謝林老師?!?/span>


  老教授清了清嗓子抬起頭來,用渾厚有力的聲音說道“同學們,我們開始上課?!?/span>


  此刻,林雪同學正和張恒同學一樣裹著被子蜷在床上。她的一雙潔白的小腳丫不安分地從被子的盡頭鉆了出來,楚楚可愛,再往上是同樣纖細白晳的腳踝和小腿,腳腕和腳踝被勒紅的痕跡已經褪去,但磨出血的地方仍結著細細的血痂尚未蛻落。越過被子,從被子上部露出的是她安靜的側臉,她合著雙眼側臥著,均勻地呼吸著,頭發散在枕頭上。此刻的她絕對可以稱上一個標準的睡美人,然而沒人有幸目睹這一幕,她的宿舍除了睡著的她早已再無別人。她咳嗽了起來,于是便被自己的咳嗽吵醒了。


  “好冷?!彼巴饷髅牡年柟夂蛠硗拇┲鍥龅耐瑢W,再看看自己的被子,疑惑著這寒意的由來。她伸手拂開了擋在眼前的頭發,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好燙。伸手時她看到了手腕上的血痂,立刻想到了昨天被緊緊縛住,被無情的搔癢折磨得生不如死,卻又無處可逃的情境,掠過一絲后怕。她猛然意識到自己的雙腳暴露在空氣中,就像害怕他會突然憑空出現搔她腳底般而猛地把雙腳抽回了被子的保護范圍,又把兩腿抬高架起被子,讓被子的末端垂下一段,再放下腳,把被子的這段牢牢地夾在了腳下,這樣她的腳就完全讓被子嚴嚴實實地包住了。


  她的視線停留在自己手腕的血痕上。上次擦破皮是什么時候呢?不記得了。其實她也蠻喜歡運動,至少在女孩子中算活動得多的了,游泳、打網球什么的,她都小有愛好,但好久以來卻都沒有受過什么外傷?!跋氩坏綍@樣流血”,她輕輕地搖了搖頭,嘴角浮起一絲淡淡的苦笑,“難道這就是所謂愛情的代價么?!薄皭矍?這算是哪路子的愛情?算上他偷看我被我發現,到今天也不過是前后九天的光景,而第一次和他說話開始到現在還不到兩天兩夜。我真的喜歡他,他又真的喜歡我么?”她的眼線逐漸抬高,掃過露娜整潔的床面,放在枕邊的小熊玩偶,掠過遠處天花板上關掉的電燈,不再轉動的電扇,最終停留在她頭頂上方這片荒涼的白色,回憶著她的那些往事。


  她從小就伶牙利齒,長得又甜,很討大人們喜歡。打開始上學起,她的成績一直很優異,沒少得到老師的夸獎和同學的稱贊。能考上這所大學對絕大多數高中生來說已是十分可喜或夢寐以求的事情,但她之前的理想是全國最頂尖的學府,來到這兒實屬在高考中馬失前蹄。剛入學時她有些怨念,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也逐漸明白、看開了許多。她覺得自己越來越喜歡這學校了,特別是在認識了露娜之后?!霸铰斆鞯娜?,往往越深不可測,越叫人心里打寒戰?!彼肫鹨郧案咧械臅r候,每當取得很好的成績,那些平日里成績比她好的人會滿臉堆笑地向她祝賀,但實則只不過是想著“這次算你運氣好,下次咋走著瞧吧!”巴不得她考差考砸而把他們扶上更高的排名,她心里清楚。而那些學習極端拔尖的人本就沒幾個,卻大部分不是行為上有些怪異,就是性格惹人生厭?!靶液媚菚r我是第二或第三梯隊,不屬此類?!彼^續想著,“露娜沒有我聰明,我能感覺出來。但她真的很善良,很率真,很體貼人?!彼肫疬@個整天在耳邊鴰噪著娛樂新聞、小說或動漫里雷人或感人情節的小女生,可真到需要她幫忙擔待的時候卻是絕對沒有半點含糊。想起之前有次給她講解完一道很難的習題,她眨了眨眼睛,裝作無比哀愁地看著我說“小雪,借我點腦細胞用吧,也省得我每次拿這些東西來煩你?!毕氲竭@兒,趟在床上的林雪笑了起來,“這才是值得付出友誼的人啊~”


  至于愛情…走過青春期的花季少女,又有哪個不期待著愛情歡迎光臨,與自己的白馬王子邂逅在下一個轉角或站臺呢?猶記得自己初中的時候竟對班上的一個混混有那么些異樣的感覺,就覺得他不穿校服,留著凌亂的頭發,走路的姿勢和說話的口氣很瀟灑,像一匹脫韁的野馬般桀驁不馴,令人著迷??墒呛退麉s幾乎從沒說過話,畢竟生活的世界沒有什么交集。有那么一兩次看他斜倚在教室的后門邊,鼓足勇氣想過去找他搭話,也因實在不知說什么好而作罷。上高中后,就再沒見到過他。


  高中時,自己曾對一個藝術生頗有好感。有天晚自習間忽然有些煩躁,就走出教室,在校園里逛逛散散心。當走到一個宿舍區與教學區之間較偏僻的角落時竟然聽見了優揚的琴聲。她駐足聆聽,不知名的旋律婉轉柔美,不多久從教室里帶出的壓抑便一掃而光。循聲望去,瞅見一個瘦高個的男生坐在小路邊的石凳上拉琴。繼續傾聽了一會,更覺得全身心都回歸了自然,心曠神怡,仿佛在嘈雜的校園中找到了一方凈土。直到不知不覺中才發現過了太久而匆匆跑回教室。此后每天這個時候都會去那兒逛逛,果然他每天都在那兒練琴,而自己漸漸成了唯一卻忠實的聽眾,總是靜靜地欣賞一會再悄然走開。


  她想到了自己當時的那句“別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泛起了笑容,“林雪啊林雪,你還真賊?!彼悬c忘了自己那個時候怎么就心血來潮拋出了這么個鬼把戲。那時自己已經喜歡上他了么?還沒有吧,充其量最多也只是一絲淡淡的好感,有點好奇,想多了解一點。那為什么要這么和他說呢?這算是勾引他么…他會不會以為我已經喜歡上他了?我怎么能這么不矜持。但這樣等下去還要等到什么時候,也許也用不了多久吧…誰知道…


  而他的答案著實大出意料。她本以為他當時會吐出四個字,三個字,或者結巴一些,或者換成某種更委婉的說法?!啊蚁肷δ隳_心?!@算什么意思?我當時還真不明白了…這算是…算是喜歡我么?還是想…想非禮我?但轉念一想,腳也不算什么敏感部位吧,后來才知道這種想法實在是很蠢?!绷盅┤缡窍胫??!斑@對他來說應該也算比較秘密的事吧,可是他對我直言不諱,那么坦白那么直率,真讓我有所觸動。何況也只不過是游戲吧,我還以為和足底按摩差不多呢,雖說我也沒做過足按,所以就答應他了…就這樣答應讓一個陌生的男生玩我的腳,我還真是輕浮…”


  “真想不到被搔腳心是那種感覺,太癢了。這感覺很奇妙,說難受吧著實挺難受,但又不是完全只感覺痛苦,還是有點痛快的吧。而如果不那么劇烈甚至有點舒服,身體很放松,有點享受呢。畢竟腳底并不是經常會被碰到的地方…但是為什么被他搔過腳心之后就有些異樣的感覺,有些事情不同了,這是怎么回事,又是為什么呢?特別是,特別是他忘了幫我拿鞋子的那個時候,那一瞬忽然萌生了我已答應做他的女朋友,可他沒過一晚就把我甩了的感覺,真的很不是滋味。我為什么會這么想…”


  “昨天我知道他會在那兒等我,所以我趕去了。我想…我想也許我是真的開始有點喜歡他了吧,而且我覺得他一定也是喜歡著我的??伤降子袥]有喜歡我呢…我以為他約我到樓頂搔我腳心也是找個機會和我聊天,了解我接近我,說不定再借機表白他對我的感情。但是他沒有,沒有…沒有!前天沒有,昨天也沒有!他做了什么呢?他隔著襪子撓不滿足,就扒掉了我的襪子;只撓腳心不痛快,還要撓我的腋窩和腰;放著給他撓不過癮,就把我綁起來還越撓越狠!直到把我整成…我要不是拼盡力氣喊停了他,還不知道會出什么事情…即便他停手了,我也經歷了昨晚多少尷尬難堪,還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他當真喜歡我?”林雪想著,一小股幽怨從心底涌出,剎那間擴散成莫大的哀傷,她眨了眨眼睛,克制著不讓眼淚滲出來?!耙埠?,癢也癢過了,痛也痛過了,笑也笑過了,哭也哭過了,所幸在我還能全身而退的時候讓我認清了他是什么樣的人。虧我之前還那么相信他…他對我再怎么誠實,如果只是誠實地展示出他玩弄我、折磨我的欲望,我當然只能敬而遠之。昨天晚上我在跑向圖書館的時候還天真地以為自己是奔向愛情、奔向幸福,誰知卻是奔向了滿是搔癢酷刑的地獄…林雪啊林雪,人家說你聰明,你自己又以為你有多聰明?你怎么那么傻…不過被撓撓癢癢也不是什么很嚴重的事吧,我不用太當回事了…我們沒有什么曾經,我們還是不認識,也沒必要認識了…”


  “小雪?”當王露娜輕輕轉動鑰匙,推開宿舍的門,在門口將鞋子脫掉,一手提著鞋一手提著藥品和打包盒,光著腳走到林雪床邊的時候,林雪已經又安靜地睡著了。露娜放下手里的東西,小心地伸手拉了拉被子的上沿,蓋上了林雪因穿著背心而裸露著的光潔的肩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