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落葉的天空 落葉的天空—天意之作(中)

  第十五章 天意之作(中)


  “等等!”張恒還未及走出第二步?!澳恪^來吧…幫我看看…”張恒回過身來,困惑而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林雪?!敖心氵^來幫我看看呢…剛才試你一下了?!绷盅┢届o的表情微微浮起一絲笑容。


  張恒依然站著沒動,堅守著那段微妙的距離,“我…那我可以,過去么?”


  “恩…”


  張恒快步走到林雪腿邊蹲了下來,林雪依然直著腿坐著沒動。


  “哪只腳?”


  “右邊?!?/span>


  “疼得緊么?”


  “恩…”


  張恒正往前伸手,又把手縮了回去按在自己的膝蓋上,“你…你自己脫掉鞋子和襪子吧,看看腫得厲害不厲害?!?/span>


  林雪不吱聲,收回了右腳,低頭解開了白色球鞋的鞋帶??吹剿{色短襪的襪口逐漸現出的時候,張恒的心跳還是不由自主地加快了,畢竟這雙腳不是別的腳。此刻林雪輕輕拗了拗鞋跟,卻沒把鞋脫下來。


  “怎么了?”


  “好像鞋變得很緊,扯起來疼?!?/span>


  “哦,那估計是你腳踝腫脹得厲害,當然鞋子就不好脫了?!睆埡阏f道?!澳氵@么聰明,居然不知道這個?”這句話在他心里一閃而過,但他清楚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更不是研究聰明不聰明的時候,所以到嘴邊變成了另一句,“肯定會有點疼的,但總要脫下來的,慢慢來,勇敢點?!绷盅c了點頭,把曲起的右腿又收攏了些?!皠e踩著地面,別讓右腳受力?!?/span>


  “恩?!绷盅┞犜挼靥鹆擞夷_,她的眉頭皺緊了下,那只藍色的襪子更多地露了出來,她把鞋放在旁邊的地上。


  “襪子?!?/span>


  林雪慢慢卷起襪子,忍不住瞟了眼張恒,發現他又在盯著她的腳看了,不過他的側臉上寫滿的卻是關切和擔憂,她擠出了一個小小的笑容,“恩,我知道,急什么…你又不是沒看過~”


  “額…我只是想…”張恒有些不好意思。


  “好啦,我知道的,別說了?!绷盅┐驍嗔怂?,轉回了視線,“不然我就趕你走了?!?/span>


  林雪說話間已將襪子脫下塞進鞋子里,而這只張恒朝思暮想的小美腳又呈現在他面前了?!澳恰铱梢浴睆埡悛q豫地做了個伸手的動作。林雪點了點頭,把右腿伸直送到張恒面前,輕輕地抬起。張恒的手微微顫抖地接住了她柔軟的腳跟,又一次聞到了那股淡淡的體香。他發現在這個時候不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是根本來可能的事情。


  “急促就急促吧,不影響反正?!倍盅┰谒查g條件反射地以為腳心又要感受到奇癢襲來,猛地抽回了腳。張恒的手依然懸著沒動,他迷惑地看著林雪?!澳恪?/span>


  林雪看見張恒盯著自己,雙頰又蒙上了淺淺的紅暈,把腳送回了張恒手里,“我有點怕…怕你又撓我腳心…我相信你現在不會…但是有點形成條件反射了…”


  “哦,抱歉…這事你不愿意,以后再不會發生了?!睆埡阏f完把頭湊近了一些,查看起林雪的腳踝。果然,外側腳踝腫脹得厲害,客觀地說破壞了這只腳原來纖細、完美的形狀,但張恒現在才沒功夫理會這些,他伸出另一只手,輕輕揉了揉那有些瘀血的外腳踝。


  “啊…”林雪輕輕叫了一聲,卻沒有縮腳。


  “很疼么?”


  “恩…”


  “你以前有扭過腳么?”


  “印象中沒有?!?/span>


  “那難怪,第一次一般會比較嚴重一點...”張恒輕輕把林雪的腳跟放回地面,四下張望了下。


  “找什么呢?”“得有些處理用的東西,醫療站現在還開門么?”


  “不知道?!?/span>


  “你稍等下哦,我去去就來?!睆埡阏玖似饋?,“你能不能…留個電話給我?我盡快回來,但萬一你有什么情況…你這個樣子我不放心?!?/span>


  “哈哈,別掏你那手機了?!绷盅┬α?,眨了眨眼睛,“免得我下意識地以為你又在偷看我的腳…”


  “額…”張恒伸出沒握著手機的那只手撓了撓頭,“可是…”


  “可是什么,你覺得如果我有帶手機的話,你…我們還會有這么好的運氣嘛?”


  張恒呆了一秒,然后二話不說把手機扔回口袋,剛轉過身猛地又轉了回來,“等一下,這個…”他麻利地拉開了自己外套的拉鏈,把黑色的運動外套脫了下來,走回林雪身邊遞了過去,“你穿上吧?暖和些。雖然這風格估計不適合你,但是天氣有點冷了?!?/span>


  “恩?!绷盅┙舆^衣服就往身上穿?!皞T哪還有資格講風格?!睆埡闳滩蛔∠胄?,才意識到受傷的林雪依然是那個機靈可愛的林雪,“還有…”張恒往包里猛掏了幾把,果然沒有紙巾,他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養成隨身帶紙巾的好習慣,可現在,“對了…”他從口袋里掏出了那雙珍藏已久的襪子,遞了過去。


  “你…”林雪驚訝地張大了嘴巴,當她把可愛的小嘴合攏時臉頰已一片緋紅,雖說在昏暗的燈光下難以看清,“你每天都帶在身上?”


  “恩?!睆埡泓c了點頭,“它們讓我…反正你拿來擦擦汗吧,不容易著涼,反正…反正是你自己的東西?!?/span>


  “你…你洗過?”林雪接過襪子,聲音變得很輕。


  “沒…沒有,傷病員就別講究了吧…而且在我看來沒洗過還…”


  “你這死色狼,不許再說!快滾啦…”


  “恩,我快去快回?!?/span>


  “唉!”


  “怎么?”


  “那個…也別太急了,路上小心點…”


  “恩?!彪m然張恒實在想不出路上可能出啥事,但心里卻比蜜還甜,“我們還會有這么好的運氣嘛…”他往自己宿舍的方向跑去,回味著林雪說過的話。


  過了大約十分鐘左右,光著一只腳在黑暗中等待,想了數不清的心事的林雪聽見路上傳來了自行車的聲音,轉頭去看果然是張恒風風火火地蹬著輛看起來蠻寒摻的自行車,在進體育場的側門口一個急剎車,從車上跳了下來上了鎖,三步并作兩步地跑到林雪身邊?!昂眯┝嗣?”


  “恩,是不那么疼了。不過還是不能走路?!?/span>


  “你又試著站起來走?”


  “恩?!?/span>


  “不是和你說別那樣嘛…”


  “你有說過?”


  “好吧…也許沒有。喏,喝點這個吧,暖暖身子?!?/span>


  林雪接過張恒遞來的杯子,是熱巧克力,“冷倒是不冷,有你的衣服呢,不過我還真蠻喜歡喝這個…”林雪笑著揚起臉,“謝謝啦~你怎么知道的?”


  “啊?是么,那太好了。我哪會知道…我就想女孩子可能多少都愛吃點甜食。腳拿過來吧?!?/span>


  林雪吸著巧克力,把右腳伸到張恒手里,不再搭話,張恒從包里取出一袋扎著正在逐漸融化的冰塊的塑料袋,輕輕敷在林雪右腳外腳踝處?!昂帽亍绷盅┼洁斓?。


  “那是肯定,腳扭傷后要盡快先冰敷止血消腫,24小時傷口凝固后開始熱敷?!?/span>


  “你還蠻懂的嘛,以前自己也這么傷過?”


  “我們常打球的人崴腳是很常見的傷情,自己處理過,也幫別人處理過,都習慣了?!睆埡阈α?,接著說,“一般第一次會傷得比較重,但是傷過一次后第二次就來得快了…”看著林雪驚恐的表情,急忙補充道:“當然好些人這么說,我也不知有沒有科學依據。而且你放心好了,這種傷一般只有打籃球的人比較容易受,我還真不明白你好端端地跑步怎么會傷成這樣?!?/span>


  “不知為什么跑道上有塊石頭,一腳踩上去就踩空了?!?/span>


  “真神奇…”張恒沒有抬頭,繼續用裝著逐漸變成冰水的冰塊的塑料袋按著林雪的腳踝,輕輕抹著?!皩α送瑢W,你…你叫什么?”


  “喲,你現在想起問這個啦?哈哈…”林雪輕快地笑了,“不告訴你!”


  “你…哎,算了…”


  “算什么算,你剛才是不是在想‘你敢不告訴我,我就搔你腳心逼供’,哈哈…”


  “恩,是想到了這個…反正什么都瞞不過你…不過我肯定不會這么做的,我答應過你?!睆埡愕脑捚届o而肯定。


  “哈哈哈…你還真老實。其實我這是隨便亂猜的,你就說了個‘你’字我能想到什么呢?想不到還真給我猜中了,你個死色狼!果然還是打我腳的主意!”


  “怎么說你還是猜到我想什么了,可是我比較笨,猜不到你叫什么…明示一下好么?!睆埡憧聪蛄肆盅┣嘻惖哪樀?。


  “我叫林雪。雙木林,雪花的雪?!?/span>


  “就是林海雪原的林和林海雪原的雪嘍?”


  “恩?!?/span>


  “好好聽的名字。你是北方人?”


  “不是,我家和學校同省的,話說我活到二十歲,還壓根沒見過雪呢?!?/span>


  “那你為啥叫這個?”


  “我父母親在林海雪原里邂逅的…天,我居然連這個都告訴你了!”林雪有點懊惱,有點羞澀地發現自己在張恒面前總是習慣于不假思索地說實話,還是全盤托出。


  “真是超級浪漫。不像我們…”


  “我們什么我們?!我們只是同學好吧~”


  “我只是拿邂逅的地方來類比而已嘛,圖書館太乏善可陳了,并沒有說一定要有同樣的結果嘛…不然,萬一,我說萬一…我們結婚了,難道我們的孩子要叫張圖書…”


  “你快給我死滾,別發癡了小白癡,沒什么萬一的~”林雪還是忍不住咧開嘴笑了出來


  “你姓張?”


  “恩,我叫張恒?!?/span>


  “地動儀是你發明的?”


  “不是平衡的衡,是永恒的恒?!?/span>


  “哈哈,那你以后說不定會發明時間靜止器什么的呢~”


  “貌似我學的科目和這種東西還真差得蠻遠…雖然說我也不是學得很地道。我學經濟類的,你呢?”


  “我是生物系的,我們那兒常常做實驗呢?!?/span>


  “那應該蠻好玩的吧?”


  “實驗是有些意思,可報告很煩呢…你也見到過的。話說,你那天要往我的報告上哪怕瞟上一眼,不就知道我叫什么了么~”


  “對哦…不好意思,我比較馬虎…”


  “馬虎?你在想折騰我的鬼點子的時候怎么就想得那么巧妙?”


  “這個…額…和馬不馬虎兩回事吧…”


  “得了吧,我看你就是心里沒我這人,只有我的腳,還好意思說喜歡我呢?!绷盅┯志`開了一個美麗的笑容。


  “得了吧,沒你聰明,說不過你?!睆埡闶稚陷p柔的動作始終沒停,而林雪心里的堅冰卻隨著逐漸下肚的熱巧克力,比那袋子里的冰塊更早更快地融化開了。 張恒幫林雪敷了好長一會,一杯熱巧克力早已被林雪喝完,一袋冰塊漸漸完全化成了冰水,林雪既不催他,也懶得過多地打破沉默,含著空吸管靜靜地看著張恒認真的側臉。終于,張恒移開了冰袋,“差不多了,我給你上點藥?!?/span>


  林雪依然不作理會,任由張恒擺弄她的腳。張恒從背里取出一瓶云南白藥,在林雪腫脹的腳踝噴了一些?!耙晕业慕涷炁袛?,你這個傷得不輕,但也不算太重,不過一兩周之內走路估計是困難了?!?/span>


  “啊?那怎么辦?”


  “你先站起來感受下吧,會不會好受些了?”


  “恩,放著不動是已經不怎么疼了,站起來的話,我試試…”林雪伸手拉住了張恒的胳膊,“借我扶一下…”


  “恩?!睆埡闳瘟盅┯昧ψプ∽约旱氖直?,再用另一只空閑的手臂輕輕挽著林雪抓住自己的那只胳膊,林雪先用左腳撐著站了起來,再試著用光著的右腳去踩地面


  “啊!”林雪眼見又要摔倒,張恒趕忙從背后牽住她的兩只大臂,將她牢牢扶穩?!斑@多像圖書館里第二個晚上的見面…只是反了個方向?!眱扇司尤幌氲搅艘粔K,卻都笑而不語?!安恍?,右腳完全使不上勁?!绷盅┎⒉粧昝搹埡愕氖?,轉過臉來沖張恒搖了搖頭。


  “單腳跳幾步可以么?”


  “沒問題?!?/span>


  “等等…”張恒俯下身,先是拾起了林雪脫下的鞋襪,又在黑暗中費力而仔細地檢查從林雪站的地方到門口停車處的地面,看不清的地方還伸手去摸上一把。還好這段路不算遠,很快張恒就從自行車邊回到了林雪身邊。


  “他還著實開始用心了?!绷盅┬闹邪迪?,秀氣的瓜子臉上情不自禁地浮現出兩個淺淺的小酒窩。


  “沒什么問題了,我扶著你走過去?”


  “恩…”


  “你就單腳跳吧,慢點來,小心點?!绷盅┨眠€挺利索。


  “不要跳太高,不是讓你秀彈跳…傻…傻小雪”第一次喊出心愛的女孩的名字,張恒心里有股難以言表的莫大幸福感。


  “好的,恒哥?!绷盅﹤冗^臉來沖張恒莞爾一笑。


  “其實我宿舍那幾頭平時還真都這么喊我呢…認識我的一般都叫我恒哥,不過男生中‘哥’用得濫了吧,也是大眾稱謂?!?/span>


  張恒扶著林雪跳到了那如廢銅爛鐵般的自行車邊上?!斑@是你的車啊?我看你…”林雪掃了眼張恒,又看了看穿在自己身上的張恒的外套,這樣那樣的鉤子和科比的三角星標志,“不像那么艱苦樸素的好孩子吧?”


  “我沒車的,情急之下沒空慢慢借,只借到了這個學長的學長退給學長用,學長再退給我隔壁的一個家伙用,他現在已經棄用的。不過你放心,我剛才試了下,質量應該沒問題,而且好歹還有個后座,比橫桿安穩些?!睆埡闶疽庑缘貨_著林雪用手拍了拍破車的坐墊和后座,揚起林雪脫下的鞋襪,“這個先不穿了吧?你現在這樣子穿上再脫掉都得費一番工夫,還是你比較在意形象?”


  “沒事,光著兩只腳被綁著都有過了,還怕光著一只腳么?”林雪瞟了眼張恒。


  “額…小雪…”


  “算啦,逗你玩呢~我要還和你計較,會讓你幫我?”林雪的嘴角微微上揚。


  “那你看鞋是你提著還是先放自行車前筐里?”


  “扔筐里吧,不打緊?!?/span>


  張恒把林雪的鞋輕輕放進前筐,俯身開啟了坐墊下方古老的環形扣鎖。林雪忽然意識到張恒一直穿著短袖,“你不冷么?”


  “我身體還算結實吧。而且剛才不幾乎一直都在活動~”張恒把車推到林雪身邊,跨上了坐墊,“小雪,上車吧?!彼l覺自己叫得有那么點上癮,就像…就有點像搔她腳心的時候。林雪坐上了后座,伸手輕輕拍了拍張恒?!罢α诵⊙?”


  “手機拿來下,我打個電話給室友,之前跟她們說出來跑跑步,卻折騰了這么老半天,估計再晚點回去她們該發慌了?!?/span>


  “她們還真疼你呢?!?/span>


  “是啊,我們關系挺不錯的,尤其是上次你看到的那個,叫王露娜,和我最鐵,那天晚上和她吃東西,她還老喊你‘帥哥’呢~”林雪看不見張恒后腦勺背面的臉上那略帶得意的表情,只聽到張恒問,“你隨身帶電話本的?”


  “我一般用腦子記…幾個號碼還是記得住的?!?/span>


  “那我騎了哦,你打你的吧?”


  “行,我們走吧?!?/span>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