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落葉的天空 落葉的天空—幸福相約(下)

  二十二章:幸福相約(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癢…”林雪馬上就開始嬌笑連連了,不過她并不躲避,依然努力撐開腳底。張恒手上的動作也確實緩慢而輕柔,讓林雪還勉強可以忍著不動。


  “小?”


  “恩?!?/span>


  “這也太簡單了吧?”


  “那我們繼續就是了?!睆埡銊倢戇^了林雪的右腳,現在指尖伸向了林雪的左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張恒寫完了,等著林雪猜,林雪卻沒有說話。


  “你猜呀?”


  “你…你先繼續寫吧…”其實張恒這次寫了個“雪”字?!肮弧?/span>


  “果然什么?”張恒又回到林雪的右腳寫完了“我”。


  “沒什么…你繼續就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雪癢得忍不住開始搖晃正在被寫字的左腳,這個字的筆劃有點多,但是什么呢,再明顯不過了,“愛”。


  “還是不猜?”


  “恩,你寫完好了,反正只剩一個字了是吧?”林雪一直沒有睜開眼睛,嘴笑卻一直浮著笑意。


  “哈哈哈哈哈…”最后個“你”字筆劃少,林雪也就沒笑多久。


  “好了,你把這五個字一并猜了吧?”


  “啊?你寫了啥,我不知道呀。我笨哪,猜不到呢~”


  “你剛才不是猜到第一個字了嘛,還說果然呢,還說反正只剩一個字了呢?”


  “呀?有這回事?我忘了,我記性差啊,全忘光嘍~”林雪可愛地搖晃著腦袋,甩動著她的長發。


  “那我就只好再寫一遍啦,你再猜不出來呢,我就一直寫到你猜出來為止嘍?!?/span>


  “來呀!你以為我怕你,再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一點都不知道,有這個字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天,我怎么這么笨,我就是猜不出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癢啊,討厭你~”由于林雪經不住持續的搔癢而開始縮腳躲閃,張恒在哪只腳底動手時就用另一只手輕輕抓住那只小腳,他的手指也逐漸加快了速度,笑著問:“怎么樣,還是沒猜出來?”


  “沒哈哈哈哈哈…沒呢…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我就是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呀…哈哈哈哈哈哈…”


  “嘖嘖嘖嘖嘖…咳咳?!辈恢^了多久,林雪猛地張開眼睛,抽回了腳,微微喘息著。張恒也急忙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順著林雪的目光望去。露娜正涉水向他們走來?!皣K嘖嘖嘖嘖…其實…其實看你們這么甜蜜,我真的實在很不愿意過來打擾你們…但是…但是看來我來還是有些作用的,你們要一直這么鬧下去,怕是到天黑都舍不得走吧?”


  “你都看到了?”張恒和林雪異口同聲地問道。


  “沒有都看到呀,只是偶爾走過來看一看而已啦…不過我也一直沒走遠就是。從我那個方向過來的游人我就和他們說這兒的路很不好走,也沒幾個人,都給我哄走了,你們那個方向來的我可就沒轍了。不過估計看到你們干的好事,也就自覺避開了吧…”


  “我,我們只是…”


  “你只是什么?你只是喜歡搔我們小雪的腳心是吧?你以為我不知道呀~哈哈哈…我們家小雪的小腳那可是相當漂亮,又那么怕癢,她笑起還那么可愛,你小子真有福氣呢!哈哈哈…”這下不僅是林雪羞紅了臉,連張恒也面紅耳赤了。


  “你…小雪你連這都說了呀…”


  “她們對我刑訊逼供!555…”


  “啊,她們怎么刑訊你呢?”


  “還不是和你一副德性!”


  “哦...哈哈哈…”


  “你還笑!”


  “好好,不笑了,那你不會是全招了吧?”


  “說了個大概?!绷盅┏驕事赌茸呱竦囊凰?,湊近張恒很小聲地說:“那個事情當然沒說?!?/span>


  “那就好…”張恒也小聲地應道。


  “哈哈哈…張恒,你的小雪為了堅守你們的那些小秘密在酷刑折磨下挺了快半個小時呢!最后我們在她腳底抹上了潤膚油,動用了一共三十根手指呢!還有些刷子頭梳什么的,她才受刑不過啦~哈哈…”


  “潤膚油…刷子?好主意啊!我都沒想到呢?!?/span>


  “那你下次來和我們一起玩小雪?”


  “沒問題…哎喲!” 張恒的手臂上又重重挨了蟄。


  “沒你個頭的問題呀!你們怎么都這么討厭啊~”


  “好啦,我們繼續往前走?我剛才去前面看了下,穿過楓樹林有路繞回門口的,等我們走到也差不多該回去吃晚飯了?!?/span>


  “好的?!比齻€人走過小溪,鉆進了一片鮮紅。


  “小雪?!?/span>


  “啊?怎么?”林雪停下了腳步,露娜也停了下來。


  “我…”


  “你怎么啦?”張恒猶豫了片刻,定了定神,終于堅決地說了出來:“小雪,我愛你,做我女朋友吧?!?/span>


  “咳咳咳!”露娜響亮地咳嗽起來,退后了三步。不用說露娜,連西斜的太陽也不愿打擾這美妙的一刻,努力往山巒背后蠕動著它圓滾滾的身軀,但無奈肥胖的他實在力不從心,哪怕是距離天邊最高的山峰也還有一段距離。于是,他只得把陽光調到一個最溫暖宜人的溫度,穿過層層疊疊的楓葉散成千絲萬縷可以用肉眼看得到的斑斕的光線,溫柔地灑在這對準情侶的臉頰、發絲、肩頭、甚至林雪漂亮的小腳上。


  身后的楓葉依然無聲地飄落著,林雪不知道自己的臉蛋是否紅成了楓葉的顏色,此刻的她卻著實美得和這天造的美景難分伯仲?!澳饶取阏f…你說我該答應他嘛?”


  “這個事情你自己說的算?!?/span>


  “不要嘛,我聽你的?!绷盅]有勇氣再面對張恒熾熱的目光,轉身撲進了露娜的懷抱。


  “你真聽我的?”


  “恩,你說的算~”露娜放開林雪,上前一步,笑著看著張恒,張恒也微微的笑了。誰都知道,這個問題已經有了答案?!靶∽?,那個啥,為了你的幸福嘛…咳咳,我現在有點餓了,晚上請我們吃自助燒烤吧?”


  “恩,好的?!?/span>


  “這個寒假帶我們一起去旋游吧?”


  “啊,這個…”


  “娜娜!~”


  “今年暑假帶我們乘宇宙飛船去月球玩玩吧?哈哈哈…”露娜爽朗地笑了,“小子,你還真可愛呢。第一個必須的,后面兩個再說吧~”


  “恩…那…”


  “你急什么,單從你的角度考慮我可以答應了,可是我對小雪還有點小要求呢…”


  “啥要求呀?”


  “你都讓你男人撓你腳心,怎么能不讓我撓呀,哈哈哈…”


  “你還真會想鬼主意~我們回去慢慢玩吧…”


  “不要,我就要在這兒~我就要= =”


  “那,好吧…”


  “小雪,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乖…”露娜擺正了口吻,“雖然我是個旁觀者,但很多事情還是看在眼里的。既然你們彼此這么深愛,我實在看不出你們在一起有什么問題?!彼D向林雪,鄭重地說:“小雪,你答應人家吧?!?/span>


  “哦…”林雪一步一步地走上前來,直到走到再走一步就要撞上張恒的地方,慢慢抬起了她美麗的臉龐,勇敢地迎著張恒火熱的目光。一陣微風輕輕托起她的秀發,隨之而來的一片楓葉竟然正巧落在了她頭上,她并沒有抬手去拂落它?!皬埡?,剛才的問題,你再問我一遍吧?”


  “小雪,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嗎?”張恒的表情很平靜,語氣卻無比堅定而鄭重,四束目光一刻也沒有岔開,甚至沒人眨眼。


  “我愿意,恒?!?/span>


  “哇!”露娜急忙鼓起掌來,張恒和林雪都笑著轉去看她。


  “這兒風景好好呢!你們要不要KISS一個呀?”


  “我不要我不要,死娜娜你竟出餿主意!你給我滾呀~”林雪跑去追打露娜。


  “別跑,你的腳還沒全好呢?!甭赌纫贿呅χ挚怪盅┑呐拇?,一邊回過臉來問張恒:“張恒,你小子難道也不想?”


  “我尊重小雪的意見吧?!?/span>


  “你以為她心里真不想啊?你個傻瓜!”


  張恒聳聳肩,笑著說:“不管她心里想不想,反正我聽她的嘍,我答應過她的?!?/span>


  “你們倆真掃興哪~那你們至少HUG下吧,這個總可以了吧…”


  “那…小雪,你愿意嗎?”張恒走近了兩個打鬧的女孩。


  “我…我…我…”林雪向露娜揮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片刻之后,她急轉過身來,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張恒趕忙上前兩步將她扶穩,而林雪順勢把自己的身體深深地埋入了張恒懷里,她的頭發撓得張恒的臉和脖子一陣癢癢。張恒低頭看著伏在自己肩頭的林雪,被巨大的幸福感牢牢地禁錮得無法動彈,他想到這個女孩曾屢次為了自己脫掉鞋子,屢次因為自己哭泣,還一度被自己撓得濕了褲子,因為想自己去跑步而崴傷了腳踝,現在還沒全好…數不清的自責和悔恨已經不再有存在的意義,于是全都化成了更深刻的疼愛,他緊緊卻是無比溫柔地摟住了林雪,貼著她的胸脯、輕輕撫摸著她的長發,拍打著她的后背。他們都是第一次如此大面積地感受著對方的存在,都克制著自己不讓眼角的那點小晶體碎落滿地。


  十分鐘后,張恒、露娜和林雪從左到右并排坐在路邊的石凳上,太陽已經粘上了山巒。林雪把雙腿抬起,把右腳曲起,腳底對著露娜,把左腳伸直,送到更遠些的張恒手里?!澳銈儞习?。一會我也該穿鞋子了,誰撓的腳誰幫我弄干凈,再穿好那只腳的鞋襪哦~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很快,林雪又嬌笑不止了,一半是因為癢,一半是因為莫大的幸福。她忍受而享受著腳底傳來的癢感,抬頭望著還在落葉的天空,忽然覺得自己很傻很傻,因為傻到無法讓自己不相信明明不可能事情。因為,當她的一只腳被張恒捉在手里,一只腳被露娜捉在手里撓癢癢的時候,她發現她傻到實在找不出理由來說服自己,自己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