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落葉的天空 不落葉的天空(中)

  “嗚嗚嗚…”在這個沒有落葉的夏夜,林雪終于放聲大哭。她的哭聲也許比不上她的笑聲悅耳,但在現在這空曠寂寥、幽靈城堡般的校園內卻顯得空靈而凄厲。她和家里說這個暑假留在學校是因為實習,實則只不過是天天把自己關在宿舍里,導師布置的課題一個月了還全無動靜。小玲出國了,三妹回了老家,露娜留在這座城市工作,每周末會來陪陪她,但今天不是周末,露娜還正巧去外地出差,不然若知道林雪是這種狀態想必無論如何也會請假趕來。林雪便后悔自己為什么決定不回家,那樣至少還有父母陪著照顧著,她一下子便不明白自己還在絕望地想留住什么或是等待著怎樣的奇跡。


  “還是爸爸媽媽好啊,怎么都不會離我而去。而他呢,他這會會在哪兒?在和他的新女友幸福地一起過節了吧?他好久沒來電話或短信了,該是開始淡忘我了吧…他會搔他新女友的腳底么,她有我這么怕癢么…也許他們小時候就常常這么玩吧…可是我又怎么能淡忘…”她把捂著臉的雙手輕輕拂開擋住視線的頭發,又看到了自己泡在水中的雙腳,想著這雙腳上會不會有哪一寸肌膚沒有他的手指停留過的痕跡。而撓癢癢當然也只是他們愛情中的一小部分?!八娴膶ξ液芎?,三年來一如既往地體貼著、關心著、疼著我,正如他當初的那首詩里寫的那樣,直到那天之前…可為什么偏偏就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可不可以不要!可不可以不要啊…”


  林雪哭得更厲害了。這時又有一對情侶從她身后經過,他們之前說笑著,經過林雪身邊時安靜了下來。那個男生看了看林雪,忍不住又多看了幾眼,表情中透出了幾分憐愛和不舍,他身邊的女生發現了他表情的變化,不滿地拉了他一把,但當她也看向這個肩頭不住抽動,看不見臉卻只能看見長發披散垂落在面前的女孩,她不得不在心里承認自己男友的感受情有可緣,也暗自慶幸著自己的幸福。


  “還真給小玲說中了。在沒有戀愛之前,我還真沒想到自己能陷得這么深,這么不可自拔??墒俏业纳钪兴暮圹E無處不在,又豈止腳上傳的癢癢…她看著身邊脫下的鞋子,自己正穿著的裙子,都是和他一起逛街時淘來的。還有錢包里的大頭帖,電腦里的一些資料…這叫我怎么能走得脫…我也一點都不想走脫!真的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回來吧臭小子,回來啊!那個女孩有什么地方比我好!我就不信你當真能忘了我!我就不信你敢說你不愛我了!你可知道,即便有一天我也不得不結婚嫁人,我決不讓別的男人碰我的腳!我只愿意把它們交到你的手上,讓你玩…回來吧…我好想你呀…樹梢的鳴蟬,你為什么叫得這么響亮?難道你有他的消息,卻急于無法用我能理解的語言傳達?不息的河水,你能否再流得遠一點?流到他身邊,去告訴他我依然愛他,依然在這里等他!即便他已走得很遠,即便都是我的一廂情愿…天上的牛郎織女,能不能把你們的幸福分給我一點點,就讓我和他在一起吧,哪怕一年就只見他一面…”


  “猶記得和他在KTV里唱歌的時候,一起看著《我們的愛》的MV,說著那個男主角幾次扔椅子砸到玻璃上的位置都不同…也順便記住了那句旁白‘只要和你一起奔向時間的盡頭,天空,就藍得好像永遠都不會變黑’”。林雪淚眼迷蒙地再次抬起頭來,仰望著黑漆漆的天空,不再有落葉,甚至星光也不甚明亮?!拔覀兊膼?,過了就不再回來…”林雪輕輕地唱了起來,才發現這陳舊的歌詞與她新近的心情竟如此楔合,她情不自禁地提高了音量,“直到現在我還默默地等待。我們的愛,我明白,已變成你的負擔,只是永遠我都放不開,最后的溫暖,你給的溫暖…”沒有了配樂的伴奏,沒有了當時那唯一卻忠實的聽眾,她甜美、婉轉的嗓音中夾雜著抽泣,卻依然執著而深情地持續著。夜風不再抽打枝條,駐足聆聽;蟬停止了鳴叫,知趣地讓出了獨唱的機會;而依舊靜靜流淌著的河水像是聽出了她的哀愁,盡可能地模仿著那離她而去的人兒,含情脈脈地幫這個受傷的女孩溫柔地洗腳。


  “小子,我唱得好嘛~”林雪固執而絕望地轉過頭去,依然沒有張恒的影子,仿佛張恒明明就在身邊,可整個世界卻惡作劇地把他藏了起來,隱去了外形,不讓她看到?!皬埡?,你出來吧,別和我捉迷藏了!你這大色狼,大壞蛋,出來呀…我很笨,看不見你,可是我知道你在的,我知道你愛我!出來呀,別躲了!來呀,來搔我腳心吧,抱抱我…吻我啊…來啊……你倒是來啊……”


  林雪泣不成聲,甚至因為悲傷過度而看起來有點小小的瘋狂,卻猛然清醒地記起了一件事?!八孟瘛孟駨膩砭蜎]吻過我!我過去不一定在意,但這是千真萬確的。這是為什么…為什么呢?不知道,我真不知道。難道他要把他的吻留給…不…不是那樣吧…不行!我要去找他,要去找他媽媽,要去盡最后的力氣爭取我們的幸?!盅?,你冷靜一點!你還是從前的那個林雪么?早就不是了吧。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這時,身后又響起了腳步身。起先她并沒有留意,直到走近了,才發覺出這次不是兩個人的腳步,而是單獨的一個人的。而那腳步聲更是難以置信地,在她身后戛然而止?!斑@腳步聲…就和我在跑道上跌倒的那天聽到的一樣,只是更近、更清晰、更堅定,但是這…這怎么可能會是他?!他早都回去了呀。難道…難道他說服了他媽媽,或者是別的什么原因,他回來找我了?這是真的么…也許是我聽錯了吧,也許這根本不是他,只是我太想他了而已,那會是誰…”


  林雪努力地克制著自己心中洶涌激漲著的熱切渴望,她知道有多渴望很可能就換來更多的失望,可是她根本沒法平靜。忽然,她清醒地意識到時間不早,四下里再無別人了!而張恒又怎么會知道她這陣子沒回家?就算是他找了露娜,露娜應該也會告訴她的,何況即便他知道自己在學校,又怎么知道她這會兒這么晚了并沒在寢室休息,而是在這荒涼處閑坐?頓時,她的心里咯噔一下,心跳急劇地加快了。她意識到,如果背后的這位不速之客不是張恒,而張恒又不在身邊,她有可能…有可能就有危險了,而且此刻鞋子還不在她腳上。學校是對外開放的,什么人都進得來。當然,也不一定,也許只是個單獨路過的男孩看她哭得傷心,想安慰她兩句。但她多少希望,背后的人當真就是張恒…她豎起耳朵,再沒有半點多余的聲音,那個人不是如雕像般紋絲不動,就是憑空消失了。她慢慢地、慢慢地、猶豫著、忐忑著、期待著、抗拒著。向身后轉過臉來。


  還沒等她看到那張臉,那個人影便消失在了他原來的地方。來不及等林雪更多地疑惑,她感到一雙手臂緊緊地摟住了自己,讓她很難動彈,甚至沒法再轉頭看向這雙手臂的主人?!斑@到底是誰?!是幸福,還是災難…得先試著讓他放開?!薄胺砰_!”林雪喝道。那雙手竟然順從地馬上松開。


  “怎么了?”


  天哪,竟真的是這個無比熟悉的聲音!但是,無論是哪種情況,他又怎么能說得如此若無其事…“你…”林雪本想裝裝矜持,質問他,責怪他,不理他,但她發現自己對失去他的害怕遠遠勝過這種裝模作樣的欲望。她淡淡地問道:“你怎么說得跟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啊?…額…發生什么事了?”


  林雪著實有點搞不懂了。她轉過臉看著面前的張恒,又看看遠處的樹木,依然沒有落葉,但是樹梢上也沒剩幾片葉子了。周圍很黑,但那扇玻璃窗再怎么透明,還是能分得清。她低下頭,發現自己全身都裹得很嚴實,就上衣來說,是她自己的外套,外面披著張恒的外套。那么多的眼淚,居然也瞬間風干,完全消失不見。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尷尬地笑了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