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文章 審訊的反向報復

  這個城市的夜晚永遠是這樣的美麗,但美麗的外表之下遮掩不住的卻是那罪惡的氣息。這是世界上最繁華的城市,他的名字叫做紐約,或者,叫做“Vice City”!


  蒂娜,紐約時報的一名出色的女記者。年輕、漂亮、溫柔,幾乎所有女人該有的優點都可以在她的身上尋覓到蹤影,這樣的一個女孩,總是最能夠吸引男人們的目光——身價上億的富商、碌碌無為的凡人,或者,不懷好意的惡徒。


  蒂娜醒來了。想活動一下,卻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她被牢牢的捆在了一張臺球桌上。


  “噢,該死!這是怎么回事?把我放開!”這不是蒂娜的聲音,但就在她的身邊響起。蒂娜轉過頭去,看到在旁邊的桌子上,一個女警也向她一樣被緊緊的綁在了另一個臺球桌上。


  “勞拉警官,你也.....”


“蒂娜小姐,哎,真是失策,沒想到連你也連累了?!?/span>


  “我們這是........”蒂娜理了一下思緒,“我想起來了,我在采訪你過程中遇到了有人遭劫,你便跑去追劫匪,我也跟了上去,接著,接著我們就追進了一條小巷,再后來,那個劫匪就不見了,然后,然后好像我們就.......不行,在后面什么也記不得了.....”


  “你們中了我的毒氣,接著就暈倒了,再接著,就是現在這個情景了!”一個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保羅,你這個混蛋!原來是你!”見到這個男人臉之后,勞拉警官像瘋了一樣的狂喊起來。


  “噓!寶貝!別叫得那么大聲!也別怪我!你整天盯著我的公司,讓我連著錯過了價值幾百萬的生意,我把你抓來開心一下,應該不算什么過分的事吧?”


  “渾蛋!你這個毒販子!殺人犯!”


  “看來我的催眠毒氣還真好用,你這一覺看來是睡得很不錯,體力也回復的不錯啊!不過,你的態度我很不喜歡,你不該這樣跟我說話的,我們是老朋友了,我們應該笑,一起笑,哈哈大笑,就像我一樣,哈哈,哈哈,哈哈......”


  “嗯.....嗯......”勞拉沒有笑,但也沒有再說話,甚至于除了幾聲難過的呻吟,根本都不敢出聲,因為她知道,如果她張開嘴,出了聲,就一定會笑出來,會像那惡棍說的那樣哈哈大笑出來,因為,一股電流一般的瘙癢感覺正在從她的腰間迅速的流便了全身。


  “笑吧,笑吧,不要勉強.....”保羅一邊說著,一邊用那靈敏的手指在勞拉的腰間搔著。


  不過勞拉的毅力也著實可以,在如此大的瘙癢感覺之下,她竟然挺了過來,一點笑聲都沒有發出來。這著實然包羅有點失望。


  “勞拉警官,很強啊!這居然都不笑!不過,你忍得了一時,忍不了一世,你的腳心也能忍得住癢嗎?


  “混蛋,你混,混蛋,別碰我的腳,混蛋,你聽到沒有,別,別脫我的靴子.....”但勞拉警官的叫囂根本阻止不了那惡棍的雙手,勞拉的鞋帶被解開了,兩只警靴一前一后的被脫了下來,露出了兩只黑色的線襪。


  “混蛋!你,你要是敢碰我的腳,我,我殺了你!”勞拉從小就是自我,從沒有人敢碰她一根手指,長大后當了警察,更是在沒有人敢對她如此無禮,然而,今天,她的驕傲似乎注定要離她而去了......


  保羅的十指開始隔著勞拉警官的襪子跳起舞來,一股又一股的巨癢從她的腳底涌上心頭。


  “厄....厄.....”勞拉緊要雙唇,用盡力氣想要捍衛自己最后的尊嚴,然而,這種感覺,又怎能忍得住呢?“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住手....住...手...手...啊.....哈哈哈”


  “就是,想笑就笑出來,干嗎勉強自己呢?”


  “哈哈....混....混.....混.....混蛋......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你住手阿.......”


  “勞拉警官,想不到,你笑起來的樣子竟然是這樣的迷人,來吧,讓我看看你究竟能迷人到什么樣子?”一邊說著,保羅的雙手一邊向女警官的腳踝摸去,向女警官的襪口摸去。


  “別.....別動我的襪子.....別脫我的襪子.....求求你了.....別脫我的襪子啊.....求你了.....別脫...別脫...別脫.....我....的襪子......555555”說著說著,勞拉竟然哭了起來。


  勞拉自小就保守的很,她認為,自己身體的任何一個部分都應該緊緊地包裹起來,她甚至恨不得把自己包成一個木乃伊,長這么大以來,除了頭頸和雙臂,她從未將自己身體的其他部分暴露出來,當然也包括她的那雙玉腳。然而今天,這雙玉腳竟然在外力的作用下公開在了一個男人面前,這樣的打擊對她而言可以說是致命的。


  但保羅的雙手并沒有因為勞拉的哭泣而停下來,一雙黑色的線襪就這樣被無情的扯脫了,勞拉警官一雙雖然略有一些黑但依舊可以讓人垂涎欲滴的玉足就這樣暴露在了保羅的面前........


  “真是意外啊,”看著眼前的這一雙美麗的玉足,保羅也忍不住感慨起來,“真是想不到,我們的勞拉警官竟然也長著這么一雙令人動心的尤物!”


  “放....放過我吧.....求求你了.....”雖然看上去是那么的堅強,但誰也沒有想到其實勞拉警官的內心竟是這樣的脆弱,這樣的不堪一擊,此時的她,早已沒有什么什么驕傲,淚水從她的美哞中宣泄而出,這個樣子,讓人絲毫也無法把她給一名勇敢的女警官聯想在一起。


  “勞拉警官,別哭啊,我說過,我請你來是來開心的,你要是哭得話那可與我的本意想反了,哎,沒有辦法,還是我來幫幫你的,來,笑一個.....”說話間,保羅的魔指又伸了過去,而這一次,勞拉警官的雙腳已經沒有了襪子的保護。


  “別... 別這樣.....哈哈哈.....哈....我....別...啊....哈哈.....我受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不... 行....不行....不行啊....哈...啊...哈哈哈...放...放...放過...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 你了...求你...了...求...求求你了....”短暫的休息過后,劇烈的瘙癢感再次奇襲而來,這對于已經喪失了斗志的勞拉警官來說,這種打擊幾乎十分致命,她笑著,大笑著,狂笑著,求饒著.......


  “求我?大警官,你求我?當年我求你的時候你過我了嗎?那是幾百萬啊,而且,為了這筆貨,我差點被那些哥倫比亞佬給弄死,現在你求我,你說我會怎么做呢?”然而,勞拉的求饒非但沒有賺到一絲同情,反而還激起了保羅的憤怒,她又加快了頻率,像發瘋一樣瘋狂的在勞拉警官的腳底搔了起來。


  “哈哈....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停...停...下啊....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哈哈...我..會...會...死掉...掉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這一切都是徒勞,保羅已經瘋了,一個瘋子是不會在意別人的求饒的。


  他一直的搔,勞拉一直的笑,他不停的搔,勞拉不停的笑,他瘋狂的搔,勞拉瘋狂的笑,一直如此,也不知持續了多久,只是勞拉的笑聲越來越小,到最后甚至連呻吟聲也聽不到了.....


  看到勞拉沒有了反應,保羅漸漸的清醒了過來,看了看勞拉的臉,發現勞拉其實早已昏死了過去,口中也涌出了白沫,呼吸微弱的似乎已經讓人感覺不到了。


  “真是沒用,還是條子呢,這么快就不行了?!北A_似乎還是意猶未盡,這時,他發現了躺在一旁的另一個獵物—美麗的女記者蒂娜。


  “我真是太不紳士了,怎么只顧著招待一個客人,而把另一個客人扔在一旁呢?你是,哦對了,你的證件上有寫,紐約時報記者,蒂娜小姐,”保羅奸笑著,向蒂娜慢慢走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