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TK呼叫轉移 TK呼叫轉移【第一章-邂逅】

  第一章-邂逅


  如果說這一切是真的,我豈不成了比電影里那個還年輕十歲的徐朗?不過呢,人家是老大不小又為婚姻所困才受到天使的幫助,怎么都覺得有點滄桑,還有些風險投資的感覺。而我似乎有點像韋小寶一樣,即將對這要尋找的7個女孩做盡“風流”之事。想到這我臉紅心跳,站起來就想喊一嗓子,誰料“咣!”——頭碰了上邊的床檐,頓時眼前出現了兩朵巨大的黑花,仿佛陰間里的小鬼向我招魂來了。我一害怕,疼的冷靜了下來,心想還是以防萬一,等明天找那怪醫問清楚再動作。


  又一次踏著地下室的臺階,這次卻是欣喜與激動。我敲了三下門。


  “請進!”一個清脆的女孩的聲音。我一怔,推門入室,是昨天那個女研究生。


  “你好,近來坐吧?!彪m然她清秀漂亮,很誘人,但我目前急于見的不是女人,于是問:


  “您好,請問昨天下午值班的老師在嗎,也就是給我咨詢的那位?”


  她很禮貌的微笑說:“哦,是這樣的,安老師昨晚出差了,去北京參加一個學術會議,我叫許莉,是這里的代理咨詢師,你昨天來過了吧?”


  “哦。。。。是的,我昨天下午來的?!蔽矣行┦恼f,顯得力松勁泄,原來他說的有點事竟然是出差啊。許莉說: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林南?!蔽译S口一說,有想走的意思了。


  “你就是林南啊,昨天安老師臨走時說你可能會來,他把你的情況也簡單得給我說了一下,讓我接待你?!?/span>


  “我的情況?他怎么跟你說的?”我心跳加快:難道,難道那家伙把我的隱私交給她處理,那不是丟死人了。


  “他只說你感情上出了些問題?!?/span>


  “別的呢?”我急切的問。


  “呵呵,別的就沒有了呀,等著你自己向我傾吐啊?!?/span>


  我噓了一口氣,原來只是這些,看來天使還是罩著我的嘛,可頭痛的是,怎么把失戀的故事編圓,這樣直接走也太不給人家美女面子了吧。我看著這個比我大不幾歲的美女姐姐,眼睛又不由的瞄向她的腳,但今天她穿的是休閑鞋。抬起頭,發現她正看著我,我有點窘。她很真誠的笑了,說:“林南,是不是因為我是女生,你有點不好意思?”


  “不是啊。。。?!?/span>


  “嘻嘻。。那你是覺得我太年輕,沒有咨詢的經驗嘍?”


  “哪有啦,我只是一時不知道怎么說啦。?!逼鋵嵾@兩個原因都有,外加一個不會編。


  “林南,沒關系,我大不你幾歲,你不用覺得我是個老師,把我當成姐姐或朋友都行,我會很真誠很保密的對待你的咨詢,如果你現在不知道說什么也不要緊,我們來做一個放松訓練怎么樣?”許莉很真誠的說


  “怎么做?”我問。


  “用心理學暗示的療法,你放心,沒有什么壞處,在醫院可是還要收費的哦?!?/span>


  我早聽說過心理暗示有神奇的作用,但究竟有多靈還真想嘗試一下,因為很好奇,再說有這樣的美女姐姐在你身邊吐氣如蘭的說話,誰會不愿意呢?


  許莉把我帶到里屋,讓我半躺在一張很舒服的躺椅上,燈光很暗,我看著昏暗的燈光下她的倩影。


  “你現在可以閉上眼睛。。?!痹S莉說,她坐了下來,離我很近,我照做了。


  “暗示自己,從你的頭發梢,到腳趾尖,都慢慢的,完全的,放松下來。。。?!甭曇艉苋?,很專業,我開始感到自己舒服的微笑,而她的聲音變得有些空靈,好象是從P3里傳來的那么清晰。我完全服從她說的話,徹底的放松。


  “好,林南,現在我們開始做一些暗示的游戲,不過你首先得把我當成一個你值得信賴的人。。。打消不安全感。。。好嗎。。?!?/span>


  “好的。。?!?/span>


  “ 現在按我的提示做一些動作,并相信這些事情都是能發生的。。。。當我說‘結束’時,一切才會解除。。。。明白嗎。。?!?/span>


  “恩。。?!?/span>


  “現在你在大沙漠里,三天沒喝水了,非常非常的渴。。。?!边@聲音更輕了,但非常非常的清晰,像是從天邊傳來的天籟一樣,而我一時間舔了舔嘴唇,又吞咽了幾下,真有點渴的感覺了。


  “現在你的身體僵硬了,你就躺在這,不能動了。。。?!?/span>


  “那可怎么辦啊。。?!蔽矣行牡膯?。


  “沒關系,你現在需要的是休息,我會在這兒。。。一直陪著你。。?!边@種溫情的柔聲又讓我立刻打消了顧慮,心里升起一股溫暖來。


  “現在你的坐椅底下是個很深很深的洞。。。。你會一直慢慢地。。。慢慢地下沉。。。下沉。。。?!?/span>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聽到了許莉“結束”清脆的聲音,剛才似乎睡了好久,因為從我感到開始下沉后幾乎所有的事情都記不清了,不過也不像在睡覺,因為總覺得記憶里自己在和誰對話,但對話并沒有讓我勞累,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感到無比的輕松和暢快。臨走時許莉說:


  “感覺怎么樣?”


  我撓著頭說:“老師你還真有兩下子,我現在輕松多了!”


  “呵呵,感覺好點了我就沒白費勁,以后有什么事還可以來找我,不過你不用叫我老師啦,就叫我的名,許莉,記住哦?!彼笭栆恍φf。


  走出地下室,許莉的倩影還留在我的腦海里,但我還有那個“更重要的事”啊,于是拿出手機,準備換上那張新卡。這時卻看到手機上顯示了涵的一條短信和兩個未接電話,短信上寫:“現在能給我打個電話嗎?”我慌忙打了過去,那邊的涵顯得很失落,開始是不說話,后來一直說最近過的不好,然后是前因后果,一通陌生的事和一大堆陌生的人名,弄得我安慰了她幾次都張冠李戴了。沒安慰成還不當緊,那邊的涵卻繃不住說:


  “林南,其實我不是想讓你安慰我,我比你還大一歲呢,不是小孩了,可是。。??墒悄氵B認真聽我傾訴一下都不可以嗎?”


  我也很著急,解釋說:“這也不能怪我啊,你光整自己的事我什么時候都記得清,干嗎。。。干嗎扯什么劉菁菁和她妹妹,扯那么遠我怎么記住?”我嘆息著,也許這就是異地戀中無奈的事情之一吧。


  “你就這樣的口氣是嗎?林南,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不在乎了?”涵生氣了。


  也不知為什么,我和涵三年來雖還不是夫妻,但可算得上恩愛,似乎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用這種口氣說過話,我也有點感到面子不保,大聲說:“ 你是我很在乎的人,但我不在乎那些和我們不相干的人和事,你冷靜點好嗎!”


  “好。。。林南,你別打了。。。你。。掛了吧。。?!蔽仪宄穆犚姾槠艘宦?,掛了電話,再打是關機。我知道涵的脾氣,她肚里憋不住氣,受不了委屈,但卻是那種寧肯心里難受也不肯服軟的女孩,估計短時間內和好是沒戲了,我一氣,心也橫了下來,心想反正不是我的錯,索性換上了新卡。


  可能是我還有“正事”要做,才暫時把涵的事放下,換上了怪醫給我的電話卡,我看著第一個號碼,正要撥號,突然笑了:人家是誰啊,我又是誰?這誰跟誰啊?難道打通之后說“你是哪位?”不是神經病才怪,唉,這個怪醫是不是總想讓我難堪啊,干嗎不做好事做到底呢?我左想右想,恨自己昨天竟然沒記下他的手機號,但此刻的心情卻十分急切。我還是豁出去了,拿出手機撥了第一個號,心想自己也不是白癡,編一個名字說打錯了不就完了,天使一定會幫我和這個女孩掛上鉤的,彩鈴響了有一會兒。


  “喂,你好,請問你是。。。?!蹦沁叺呐f話了。


  “哎。。。嘿嘿,你好,你好。?!?/span>


  “恩,你好,你是。。。?!?/span>


  “哦,我是林南,你是。。。。你是。。。你是許莉嗎?”哎呀,真該死,沒想到臨時編一個名字這么難,只好說出剛才那個女研究生的名字,等著那邊女生的一頓罵。


  “林南?哦你好,我是許莉啊,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機號的?”啊?真是她?


  “你是許莉?哪個許莉啊。。?!?/span>


  “呵呵,你真逗,怎么我們剛分開不久就聽不出我的聲音啦?是安老師把我的號碼給你的吧!“


  我連忙說:“哦。。。。是啊,不過我想這個一定是打錯了吧。?!蔽蚁攵紱]想就說了出來,天使給我的第一個女人怎么會是他身邊的人呢,于是迅速的拿出紙條核對了一下號碼。沒錯!同時許莉昨天穿涼拖的腳底板又浮現在我的腦海里。


  “原來是打錯了,我說你怎么吞吞吐吐的,那有事了再找我好了,拜拜!”


  “喂!許莉。。。。老師,我還真有事找你呢,先別掛啊。。。?!痹趺炊加X得她大我一截,又叫了老師。


  和許莉再見面的時候是下午4點,我以“咨詢失戀心理”為名約她到了一家咖啡館,但決定不能像上午那么被動了,得盡快博得她的好感才行,而且我覺得咖啡廳這樣的地方女生會喜歡的,因為幽雅而上檔次。許莉比我遲來了5分鐘,這也是男女有約時女生到來的最適時間。她的裝束和上午心理咨詢室碰到的完全不一樣了:一身黑色的休閑套裝,裙擺很瘦,微微遮住膝蓋,一雙黑色休閑鞋,卻沒有穿襪子。這是一種神秘又清朗的美,但越這樣簡潔的穿著就越掩飾不住她的性感,我抬頭一看,竟然連眼鏡也換成了黑框的,頭發挽了起來,從她身上飄來的清香中已經能嗅到幾分女人成熟的味道了。


  “林南,等我多久了?”


  “恩,不久,才5分鐘,想喝點什么,我請客?!闭f著我把單子遞給她。


  她詭秘的一笑說:“干嗎那么客氣,我們可以算作朋友了,用不著這樣的,我比你大,下次你再買單吧。服務員——”


  兩杯咖啡后,許莉讓我把想說的都說給她聽。我撓撓頭說,其實也不一定那么嚴重,只是和女友鬧了矛盾,她說分手,然后就一直沒有理我,不過也不一定真的分手,可能過幾天就好了。許莉放下杯子,她的眼神又讓我有點窘,她像是能看出我在敷衍一樣,不過只好象是看出,沒有威逼我說出真話的感覺。過了一會她說:“你是不是還信不過我?”我解釋說絕不是因為這個,其實我去咨詢就是因為郁悶,想找個人說說話而已,我故意說聊聊別的或許會輕松點。


  “也好,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替你解下不小的包袱,其實人應該多進行心理咨詢的,但大部分去咨詢的人都是心理和人格特別偏執,那時侯我們的工作就很難做。。?!痹S莉認真的說。我沒有注意她的認真,又低頭看了一眼她的腳,她敲著二郎腿,腳尖朝著我,沒有著襪的腳踝很誘人,問題是這樣的談話我怎么才能撓她的腳心呢?


  “林南——”


  “哦。。。。怎么啦?”


  “呵呵,你眼老往下看,想什么呢?該不會又想你那位吧!”許莉調侃的說。


  “不是啊,我是看你一身黑衣服黑鞋,就連眼睛框都是黑的,給人一種很獨特的感覺啊,你們搞心理學的和別人就是不一樣?!痹S莉微微一笑,沒有接我的話,我們又聊了些彼此的情況,漸漸遠離了失戀這個棘手的話題,一個小時過去了,我們竟然聊的很投機,有說有笑。許莉忽然說:“你感覺現在怎么樣了?”


  “心情嗎?好多了!”


  “哦,那我想讓你幫我一個忙?!痹S莉說。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現在嗎?”我回答


  “恩,就現在,你跟我到我的公寓去一趟吧?!彼掌鸬膭偛诺男θ?,有點鄭重似的。


  “到底要幫什么忙,再說你的公寓男生能進嗎?”我問道。


  “到那再告訴你,研究生公寓男生可以進的?!痹S莉說著又詭秘的一笑,原來她請我喝咖啡是有求于我,我懷著好奇想看看下面會發生什么。


  夏天的太陽真的很毒,走在路上我想:像許莉這樣精致的女孩子一定會防著皮膚會曬黑的危險。果然,她拿出了一把傘,輕輕的撐在我們倆頭上,我說我個子高還是我來吧,她溫柔的說了聲謝謝。


  “哎呀,熱死我了,我感到腳趾都被燒得發燙了?!痹S莉說。


  “呵呵,那你為什么不學別的女孩子穿涼拖呢,現在好象很流行?!?/span>


  “我穿過的啊,前天我還穿著呢,問題是今天沒有黑色的涼拖和這身衣服搭配,還有就是。。。?!彼鋈煌W×?,顯得有點難堪。


  “什么啊?”我問


  “哎呀,別問了,反正讓我很煩?!?/span>


  “難道你的腳上有疤痕嗎?”


  “你說什么啊,我告訴你可別亂說啊,想起來都生氣。。。。安老師竟然在我面前含沙射影的說:‘在國外禮儀中,女士工作時間不穿絲襪有故意賣弄性感之嫌.’就是那天說的,現在上班穿涼拖的女孩啊子多的是,都不穿襪子,他真是個古板的人!”聽許莉這樣一說,我立刻想起第一次見怪醫的那種煩躁與不適的感覺。


  許莉的宿舍竟然是單人間,研究生能享受這樣待遇的人可不多,一進屋,許莉換上拖鞋,我往里一看,整潔得很,還有一股芳香撲來,這哪像是學生宿舍啊。我說:“我還換鞋嗎?”“我沒有準備男式拖鞋,不用換了?!闭f著她向衛生間走去。我無法克制的看了看許莉的腳踝,特別是她往前走,腳底抬起離開拖鞋的一個個瞬間,好美啊,真想用手撓她腳心,許莉會笑,一定會的,這樣一個姐姐被我撓腳心時也會像小姑娘一樣笑得前仰后合??墒俏彝蝗婚g發現我眼前她的腳后跟變成了腳趾!我猛得抬頭,許莉并沒有看著我,而是笑著說:“到我家別客氣,先給你來杯果汁吧?”


  我虛驚了一下,還好沒讓她發現,這下我不敢隨便看她的腳了。我等她回來,喝了口果汁,問:“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幫你什么忙了吧,況且我還不一定有能耐幫上呢?!?/span>


  “你有的。。。?!痹S莉坐在沙發上,頭微微低下,聲音很輕。


  那你就說啊?!蔽掖叽俚?。


  “林南,我覺得你人很樸實,心也善良,而且不是那種太陽剛的男孩,很像我弟弟?!彼恼f。


  “許莉姐,有什么事你就說吧,我一定幫你!”我終于不再掩飾從開始就對她的好感,張口叫出了姐姐。


  “那不管你答應不答應,姐姐都不想讓你告訴別人,好嗎?”


  “恩!”我近乎堅定的點了點頭,像是即將接受一項特殊的任務。


  許莉把頭埋得更低,被她的長發遮住,她說:“我。。。。我想讓你給我撓癢癢。?!?/span>


  “什么?你。。你哪里癢。。自己不能撓嗎?”我十分驚訝的說。


  許莉抬起頭,溫情的看著我說:“姐姐就是因為不癢才想讓你撓的,我想讓你胳肢我,懂嗎?”


  “胳肢你。。。。這怎么能行呢?你要是讓我幫這個忙,我。。我可不敢。。?!蔽倚奶?,對許莉這么突然的要求有些不知所措起來,邊說邊往后退了兩步。


  許莉看見我的樣子,竟然笑了,她把拖鞋踢到一旁,在我面前赤著雙腳說:“你真的不愿意幫姐姐這個忙嗎。。。。。?!笨匆娫S莉白里透紅的腳底板,我顧不得對她提出要求的驚訝,下身的某個部位已經有了生理反應,而且真夠要命,夏天穿得單薄,害得我趕忙背對著她。我本以為她會嘲笑我,卻聽見她柔聲道:“林南,你不用害羞,你忘啦,我給你做暗示的時候讓你放松,我不會把你怎么樣,你要信賴我。。?!?/span>


  “信賴?難道現在這也是你給我治療的一部分嗎?”我問


  “你說的正好相反,我說過是求你幫忙,也可以說是你在為我治病?!?/span>


  “可是為什么要——”


  “現在你別問了,以后我會讓你知道的,你到底答應不答應?”


  “我。。。我答應。。?!痹谶@種實體和語言的誘惑下,即使是客觀的誘惑也足夠讓我腦袋發蒙了,我又問:“你怕癢嗎?你。。讓我胳肢你哪里?”


  “我挺怕癢的,但你不用在乎這個,胳肢哪里你自己看著辦?!闭f完她竟然躺在了床上,攤開了身體,平靜的看著我。


  我終于大膽起來,走了過去,用手指搔了下許莉的腰。


  “嘻嘻。。。?!彼娴暮芘掳W,身子一下滾到了一邊。我說你別動啊,她馬上躺到了原位,我說你得聽我的話,把雙手張開,閉上眼。


  “好,我聽你的——啊!哈哈哈。。。啊哈哈。。。癢!哈哈。。?!蔽覄傇谒睦吖巧蠐狭藥紫滤中χ汩_了我。我不知為什么,有人主動讓我撓她癢癢時自己竟然優點下不去手,大概是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吧,而且我更沒有輕易碰她的那雙玉足:我知道我戀女孩的足幾乎是深入內心和靈魂的,越是這樣就越不愿表露,愛或許也是這樣,愛可以瘋狂到極致,卻不接受輕浮。我沒有再追著她撓癢,而是尷尬的站在那,許莉見狀好象有些失望,但她馬上換了一種口氣對我道:“林南,你這頭小笨驢,連撓癢癢都不會。。?!?/span>


  “說誰呢你!”沒想到溫柔和藹的她也會這樣損人,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就是笨,就是笨!”許莉嗔怒的用赤腳蹬了兩下我的腿。潛意識中我明白了,她是在給我懲罰她的理由和勇氣,我的欲望頓時噴了出來,跳上床,壓在她身上,手伸到兩個毫無防備的小腋窩里放肆的撓起來,許莉笑得花枝亂顫,扭動著身體,我感受到了她的體香和豐滿。


  “說誰是小笨驢?”


  “啊哈哈哈。。。。啊哈哈。。。。你。。哈哈哈哈。。除了你還能是誰。。。?!?/span>


  “還嘴硬!”


  “啊——不要——哈哈哈哈。。。。哈哈。。。。我錯啦哈哈。。。你別壓我。。。哈哈哈。。。?!?/span>


  “壓你怎么了,可是你讓我撓你,還罵我?!蔽疫@樣說,卻手軟了一點,心也軟了一點,她扭動的身體像水蛇一樣,真美。


  “哈哈。。。不。。。不行。。。那樣我會笑得。。。喘不過氣來。。。哈哈哈。。。。我會掛的。。。?!?/span>


  “那你是不讓撓了?”


  “。。哈哈。。。。你換個地方撓吧。。?!?/span>


  我松開了她問:“什么地方?”


  “你就撓我的腳底板吧,撓腋窩實在太恐怖。?!?/span>


  我臉紅了,不折不扣的紅了,她一定也發現了。我讓許莉趴在床上,腳心朝上,她很乖,為了不讓她那么激動,我輕輕地用手指從腳掌劃到腳跟。


  “嘻嘻。。。。嘻嘻嘻。。。癢癢。。。嘻。。。好癢癢。。。啊。?!?/span>


  或許,這才是我剛才想象的小姑娘般的笑聲,這種聲音勾著我的欲望像火苗一樣往上竄。


  “嘻嘻嘻。。。。哈哈。。。你這個小壞蛋。。。啊。。。好癢。。。好舒服。。。恩。。?!痹S莉的腳趾調皮的在勾動,但腳沒有往回縮。


  “我讓你再罵我。?!蔽液萆α藘上?/span>


  “啊——”


  “哎——呦——”我的臉被她的腳重重的踢了一下,她連忙爬起來說: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唉,沒法子,你老是動來動去的,看看。。?!蔽胰嘀樠b作很大的怨氣。


  “。。。要不,你把我的腳腕用絲襪幫起來,這樣我就踢不到你了。。?!彼K于自己進了我的套。


  我們又開始了。


  “哎呦。。。。啊哈哈哈哈 哈哈。。。不要。。。你。。。哈哈哈。。。輕點。。。重了太。。。。哈哈哈哈哈 。。?!?/span>


  “太什么?”我按住她的小腿,用手指使勁摳撓她的涌泉穴,如果說剛才撓腋窩時還沒有進入狀態,現在發現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了。


  “啊——哈哈哈哈。。。太刺激。。。。癢的鉆心你知道嗎。。。哈哈哈哈。。。啊。。 啊。。。。。這樣我受不了的!。。。。你這個壞蛋。。。。啊哈哈哈。。?!?/span>


  “這下就由不得你了,誰讓你叫我撓你腳心的,撓就撓個痛快吧,嘿嘿?!蔽腋械阶约旱哪樅軤C,近乎瘋狂的撓著許莉的腳心。


  “哈哈哈哈。。。。啊。。。。你別撓了。。。真受不了啦。。。求求你。。。啊。。。哈哈哈。。。?!痹S莉的身體劇烈的掙扎,腳曾幾次脫手,但都被我拽了回來。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此刻我做了這樣一件事:把臉貼在她的腳心上,親吻起來。


  這時許莉忽然掙扎了起來,撲到了我懷里,緊緊的抱住了我。我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霸S莉,許莉!你怎么啦!”我急切的想掙脫她。


  “林南。。。。我。。。渾身難受。。。你。。。要了我好嗎。。?!?/span>


  “許莉,我是林南!我不是你男朋友,我。。。我不能那樣!”


  “對不起。。。我知道。。??墒俏液秒y受。。。我好難受。。。?!彼哪樓v紅得像朝霞一樣。


  “許莉!!!”我朝她的胳膊上狠狠地擰了一下,她尖叫一聲,癱倒在床上。


  許莉披散著頭發跪在床上,過了一會,我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她還是美麗的無可救藥,但眼神卻是蒼白的。


  我半天才張開嘴:“對不起,我——”


  “我說過,你不用感到內疚,應該抱歉和解釋的人是我,但你給我點時間,你先走吧?!彼龥]有抬頭。


  這件事像是作了一次案,我沒有嘗到幸福的感覺。我一個星期都沒有找過許莉,也沒有她的消息,也沒有認真想,仿佛這件事可以得過且過似的,直到又一個星期天,這個事情才重新在我頭腦中清晰起來,我來到那個地下室。


  “請進!”這次是怪醫的聲音,他回來了。


  “許莉呢?”我張口就問


  “她呀,看看看看,她在的時候你想我,我在的時候你想她?!彼@得很無奈


  “她在哪快說啊!”我一點也不喜歡他這副德性。


  “走啦?!?/span>


  “走?她不是你的研究生嗎?”


  “我說過我是她的導師嗎?我現在在這工作,不帶學生了?!蔽液軣o語,接著他又說:“她是另外一個學校畢業的,現在在這實習完了要去別的地方工作?!?/span>


  “可是——”


  “你不用可是,我還有事,看看她給你留的一封信再說吧?!?/span>


  我拿過信飛奔宿舍,打開。


  “林南你好:


  很抱歉我的不辭而別。


  我想我不解釋你心里也知道大概是怎么一回事了,你是個和心理學很有緣的人。


  我因為學心理學的緣故,很容易掩飾和壓抑自己,但我說過,你那樣是在為我治病,我是不健康的。林南你聽說過“受虐心理”嗎?那些受虐狂之所以把痛苦當成快樂,多是因為他們的童年或幼年時期遭受了太多肉體上的痛苦,在無法擺脫的前提下,一些人就在心理上把對痛苦的抵抗可忍耐轉變成了對它們的需要。我不是那種人,但道理是一樣的:我其實沒有弟弟,有一個哥哥,他從小就喜歡在爸爸媽媽不在家的時候胳肢我。他撓我癢癢一點也不留情,有時候甚至把我綁起來搔腳心,我常常大笑大叫,直到最后難受的又哭又笑,甚至尿一褲子他才肯罷休,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了3年。但父母很偏他,他們聽我的告狀一是不相信,二是覺得沒什么大不了的,根本沒有幫我制止他。我12歲那年他15歲,一天晚上,他先是那樣撓我的全身,我從此竟感覺這樣很刺激,慢慢依賴了這種感覺。后來我有了男朋友,他要是不把我撓得受不了我是不會有性欲望的,開始他還覺得很好玩,但后來也終于因為這個和我分手了??墒俏倚枰欠N刺激的感覺,不然會很難受很不安,就像毒癮一樣,但分手后我又不敢找別的男人幫我,我害怕不知情的人借機侮辱我,我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但愿你也這樣認為。


  到這里實習兩個月了,我認識了安老師,他雖然表面古怪,喜歡戲謔別人,但實際對我挺好的,我那間單人宿舍也是他幫助批下來的,我漸漸覺得他很有安全感,也很神秘,于是我就想讓他幫我。那幾天我都穿得很清涼,短裙,涼拖,因為我知道很多沉穩的男人其實都喜歡女孩的腳,可他們不輕浮,我以為他也是,可那天他卻說我“賣弄性感”!我很難過,就不穿涼鞋了。接著我無意間發現了你,因為那次看見你來咨詢并不知如何開口,就想給你做一個催眠治療,只是沒告訴你,不過催眠的原理就是通過暗示讓人達到一個潛意識不被意識控制的狀態。話說回來,如果心理學可看作一門武功的話,給人做催眠是最耗費我“功力”的事情,特別是深度催眠,它能讓被催眠者記不起催眠狀態中的對話。能被催眠是一件好事,更大程度上取決于被催眠人的素質,你能被我深度催眠所以說你和心理學有緣。我當時問了你一些話,你接受了十分信賴我的暗示,就告訴了我你很愛你的女友,你根本就沒有失戀而是有別的事情困擾你,你說出了你戀足,后來我也幾次注意了你在偷看我的腳,其實我是很高興的,因為我打算讓你幫我了。其實就連戀足的人我也不會輕易選擇,因為有些人太瘋狂,發展成虐足,但我覺得你是一個心很清澈的人,你給我莫大的好感和安全感,你為女朋友做的很多事讓我感動,你在我失控的情況下冷靜的把持住了自己,其實我當時很感動,你走后,我就哭的一塌糊涂。。。。我需要一個人,他既是我的男朋友,又能給能經常解除我的痛苦,可我當然還是你的姐姐,你深愛你的心上人,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次小小的邂逅。


  從理論上,我覺得你的戀足很純潔,也構不成什么心理疾病,比起我就好多了,你不用管我以后怎么辦,我會好自為知的。最后有一句話想提醒你:你要慢慢的克制自己,不要讓戀足助長了男性的花心,那將會成為你和女友的矛盾。還有就是讓她知道你在依戀她的同時也依戀她的腳,女孩子在愛情下會接受這個的,那樣你們會很幸福。真愛是最值得依戀的,愛人的腳才是最美的。


  謝謝你,林南。


  許莉


  看過這些文字我呆呆得坐著,心理說不出的酸楚:原來世界上有這么痛苦的一個女孩,一位姐姐,而且和自己有點同病相憐,她在我心中是這樣一種悲情的感覺,而且帶著濃濃的溫存。前些天那件事給我帶來的快感漸漸消失,被一種壓抑和煩躁代替,現在只有一處能發泄我的情緒了,就是怪醫,我忿忿的朝地下室走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