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腳心小說 TK呼叫轉移 TK呼叫轉移【第四章-生前】

  又過了幾天,我從周雪荷曖昧的情節中脫身出來,又開始了自己庸懶無波的宅男生活。每天看看電視,上上網,甚至有些時候吃飯也是不出門,而是叫外賣過來送?,F在仍是夏天,但八月的夜晚已經開始有些微涼的風了。


  我不打算考研,依仗這個學校的牌子大抵也不愁找工作,所以我總想把這些事推到明年再做?,F在,就是在學校充分享受一下陽光的校園,從低年級的同學身上側面回味一下那時的自己,偶爾寫篇散文什么的。再說了,我又拿起怪醫給我的那張號碼紙,哈哈,這上面還有4位千金呢,我心想:不慌著找你們,反正到頭來都是我的,讓它細水長流豈不是更好?現在即使怪醫在地下室我也不輕易找他了,盡管對一些東西還有疑問,可我通過這幾次的實踐,也把心放開了。我知道,每位千金都是如花似玉,而且關于我和她們的經歷也會情意盎然,如果有危險,那最多也是有驚無險的主,想想還蠻刺激。于是我把這些疑問都驅散開來,讓該發生的一切順其自然。


  而這么多天我唯一有點惦念的是涵,只因為半個多月前的一次口角,我們就失去了聯系,而且我原來的手機卡丟了,涵也不會聯系上我,我打她電話也是欠費,不知道她怎么搞的,也丟了卡嗎?傍晚,我在校園里散步,想想她唯一來過的一次,我們一起呆過的地方,我和涵并排坐在石凳上,坐了半天,我的手忽然感受到一陣冰涼的觸碰,是她的手。涵的手總是涼的,哪怕是夏天,但她的冰涼卻使我心里火熱,我吻了她。我們相處快四年了,但可以說是兩年的朋友兩年的戀人,作朋友的時候我們網聊,電話,彼此相敬如賓,但卻十分真誠。我們不是那種無話不談的朋友,正是因為彼此的敬重才都很注意分寸,在意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形象,但彼此也都發現了一點,那就是我們在一起時的那種普通朋友不該有的矜持與緊張。我開始暗暗感覺這種關系持續不長,一定會有某種變化的,終于在一次散步的時候,她說她累了,我們在石凳上坐了下來,沒多久她順勢靠在了我的肩上,我們正式戀愛了。但我們的生活方式一樣有著別扭的一面,這珍貴的兩人世界,彼此的忠誠和信任,是可以用很多經典愛情故事來形容的,但我們的感情一經正式確立,似乎就生出了某種怕光的本能。兩人世界的甜蜜,再也容不下第三個人的目光,好的和不好的。我們一直沒有把對方介紹給自己的朋友和家人,雖然都試探著這樣做,但現在我仍不太了解她的生活圈子,連一個她朋友的聯系方式都沒有。我覺得自己心里好似有種與生俱來的卑微感,我單獨時不怕別人說什么,不在乎生活的酸甜苦辣,但我身邊多了一個人,我似乎變得什么都在乎了。我越想越難過,人大概最怕正式自己內心深處的陰影,為了趕快擺脫對自己的審視,我來到了久違的自習室。


  這間很大的自習室是我校專為考研學生準備的,能供很多學生同時使用,桌上到處擺放著復習資料,大家的姿態讓一股沉悶的跋涉感撲面而來。我走了一個來回,終于找到了一個空位坐下,心里還真有些不適,但這種不適已代替了剛才我對自己審視的感覺。我也沒帶書,隨意翻開桌上的一本就看了起來。


  “導游考試指南?!蔽译S口念出了書名,這一念不當緊,坐在我對面的女生抬起了頭。


  這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孩,頸下的鎖骨凸顯著,眼神清澈。我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便說:


  “恩。。。同學,這本書是你的吧?”


  “恩,是的,想看就看吧?!彼卮?。


  “你是旅游專業的?”


  “是啊,最近要考導游證,剛買可這本書,我沒見過你來上自習啊?”她問道


  “嗨,我游民一個,沒你們平時一半下勁,也不想考研,今天只是在這隨便坐坐?!蔽易猿暗?,同時我不時的用目光瞄她,她的外貌可以說很“正點”。還好,她并不是一些喜歡裝酷的美女,有了上句沒下句,而是很大方的朝我微笑一下,然后說:


  “那你已經大四了是么,該叫學長啊!”


  “嗨,什么學長不學長的,你來這不是來考研的嗎?”


  “哦,我啊,我才大二,還早呢,再說考不考也不一定,我覺得畢業以后做個導游也挺好,現在我就給一家導游公司做兼職呢,經常帶團出游?!蔽覀兞牧擞邪雮€小時,她倒不介意,我可怕影響人家小妹妹學習并遭周圍諾大的“考研集團軍”的白眼,還是撤了好。臨走時她給我一張旅游宣傳單,而且留給我手機號,說他們每個周末都有出游,我要是有空可以報團出去玩玩,同時我也得知這個女孩的名字,她叫林曉曉。


  走在路上,我的嘴角開始合不隴的樣子了,心想這準又是怪醫給我牽的線,自從認識他以后,我準能遇到美女,而且不等我打電話就會有人送上門??蛇z憾的是,當我回到住處興沖沖的拿出那張號碼紙一核對,才發現這個林曉曉的手機號和剩下的四個都不一樣,我不禁有點失望。


  既然不是候選人,TK無望,我也只能看著碗里的魚又游回河里,心想還是按程序來吧。借著對剛才林曉曉的欲望,我撥下了第四個號碼。良久,里面傳來電腦話務員的聲音。。。。。


  號碼竟然是空號!


  我以為自己馬虎撥錯號了,又核對了幾遍再播,可還是空號。這下好了,我心想:這到底是誰馬虎,安克你這個人不行啊,不按套路出牌啊,你說你這個安琪的旁親,你說他來到人間也這么久了,人類的口德是一點也不積,人類的錯誤倒是挺能犯的。。??仗?,這哪一出啊?想著我是又有點來氣,心想一到我作難的時候,他肯定又藏起來不露面了,這不整人嗎?唉!干脆明天我也不找你,愛這么著怎么著,既然這第四個號是空號,我這回的目標也不是別人了,就那個林曉曉了。雖說你能幫我大忙,但回想起來上幾次真正的TK成功還不是我自己絞盡腦汁的結果,我就不信我不能自力更生一次!于是我心里暗暗有了一個計劃:要想TK她,在學校里可謂沒條件沒情趣的,她不是導游嗎?我不妨報了她的團,這一來和她套上近乎了在外邊可以見機行事,二來正好最近沒事做,出去走走也很好,即使不能滿足“邪念”,我也算做了一件正事不是?可話說回來,當初還沒有問過怪醫:在我享受他“饋贈”的期間,是否還能TK別的女孩呢,我總覺得這樣不人物,說輕松點是對他神仙大羅老人家的不敬,說嚴肅點,那就有點“違約”的意思,到底該不該這樣呢?我終于一拍桌子,忿忿的說:“要說違約,這空號算不算違約啊?哼,到時候自有和你理論的把柄!”我想著,不禁大笑著撲在床上。這人啊,給了他欲望,他永遠也不會滿足的。


  我主動聯系了林曉曉,問她最近有沒有出游的計劃,她說每周都有,有去北京的,有去青島日照的。還沒等她說完我就問她自己帶的什么團,她說這次她帶的團叫“中原風景文化三日游”主要是去中原文化的發源地——河南省的一些城市和自然景點,以促進我們大都市人了解中原的文化、風光和風土人情。我說:


  “好,就報你的團了!”


  周五晚七點,一輛黃色的旅游大巴停在了學校門口,我背著背包準時到達集合地點,心里一陣輕松。出游前面對未知的心情就像氫氣,再多也只能把你的腳尖拔得離地,而不會壓得你沉重。晚上路燈稀少,很黑,看不見同去游伴的面孔,但肯定都是我們學校的,有學生,可能還有老師,而那邊人群里發出一陣嘰嘰喳喳的尖細的說笑聲,可見同去的女生數量還是挺可觀的。我們上車了,因為這次旅游是遠途,又是三日,所以大家的行李都比較多,主要是各種零食、飲料,很多女生都帶著吊床、拖鞋,因為聽說要去山里,可以在溪水里玩水,還可能有漂流的活動。我則沒這么復雜,背包里有件長袖上衣,一些食品,一個節能手電和最重要的數碼相機,因為我有拍照攝影的愛好。我上車比較晚,到了車上才發現座位好象是為情侶準備的,每排的兩個作為上幾乎都是一男一女,偶有些人看似報單,但一問才知道他們的另一半正在下面買冷飲,這讓我一陣羨慕,同時有些隔膜的感覺,因為他們都是低年級的學弟學妹,沒多久,一股90后的氣息就蔓延到我的身上,讓我一陣不適。有困難,我只好找導游了,林曉曉一身休閑,陽光的七分褲,雪白的運動鞋,招呼著大家上車,一邊朝我笑著,我見縫插針的說:


  “請問導游同志,我沒座位了怎么辦?”


  林有點好笑的說:“學長,你一個人來的嗎?怎么不叫上女朋友啊?”


  “她在外地呢?!蔽艺f。


  “嘻嘻,學長怎么和我一樣,那就和導游坐一起吧!”


  看來沒錯,90后的一群人缺少最嚴重的就是一點含蓄吧。不過這沒關系,反正她男朋友暫時不和她在一起。


  整個旅游團除了開車的司機外就是林曉曉一個人負責,她坐在第一排靠走道的位置上,我坐她里邊。她幾乎坐不住,一會兒起來收錢,一會兒拿著喇叭向大家講話,感到挺有能力的一個人。好不容易我看她坐下來閑一會,窗外城市的街燈五彩斑斕的飛過,才張口對她說:“不對吧,我們怎么向東開啊,都到南京路了你看?!?/span>


  她說:“還有一個成員沒到,是個老師,我們先到虹口區接他,他家住那?!?/span>


  等到那位所謂的“老師”上了車我才有點“原來如此”的大悟,真是“防不勝防”啊,我脫口叫出:“安老師,您來啦!”


  林曉曉恭敬的給他讓座,自己坐在副駕駛的位子,我心里卻一陣不滿。但我和安已經很熟了,剛才的客套是因為當眾,我立刻問:“您都知道了?”


  他平靜的把自己的黑色公文包打開找著什么東西,一邊說:“知道什么,你這點破事犯得上我知道嗎?”


  我聽罷,壞笑著問:“那您說。。。。。?!蔽抑噶酥噶謺詴?,“我要是TK她。。。行不行啊?”


  “哼哼,沒什么行不行,不過不是我推薦的,可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嘍?!?/span>


  “哎?我自己怎么啦,我就不信,沒有您安克大神的幫忙,我林南不能自己泡回妞,哦,是泡她的足。?!蔽易源底岳拗?,其實心里也是沒底。


  “那好啊,不過這次你可得小心點”怪醫露出一絲詭異的表情,從皮包里拿出一個東西遞給我,我接過一看,是一個塑料圓盒,里面是白色油膏狀的東西,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就像90年代的雪花膏的氣味。我用鄙夷的目光看著怪醫,他起身說道:“猜得沒錯,沒事時可以搓搓臉,你一向儉樸,用這個就足夠了,有事時你也用的上它,那我不壞你好事了,我正好和司機有話要說?!?/span>


  說完他示意林曉曉過來坐。林看到我手里的“雪花膏”,一把拿到面前,聞了聞說:“學長還真是考究,這種雪花膏現在還能買到?”


  我不知道說什么,清咳了兩下說:“都是以前買的,不用就可惜了。?!绷謺詴赃肿煲恍?,不說話了,翻出手機聚精會神的發起了短信。


  這一路要很長時間,我們已經駛出上海,漫長的夜,漫長的路,只有窗外的燈火和天上的星光是轉瞬即逝的。大約9點的時候,林曉曉看大家都在亂哄哄的說話,絲毫沒有睡意,就拿起話筒,用導游那種職業話的聲音自我介紹,然后告訴大家關于旅游的一些安排。


  “。。。。。。我雖然已經第五次帶團了,但河南的團還是第一次帶,所以公司會安排一位當地導游和我合作。。。。。我呢,一直是一個相信緣分的人,相信在坐的各位也和曉曉一樣相信緣分。。。?!绷謺詴缘穆曇暨€是蠻好聽的,她說完后后邊響起了掌聲,甚至有三個結伴游玩的男生不知道誰吹了一下流氓哨,但我總覺得她除了是個導游就沒什么別的了,因為她給大家講話的熱情好象遠遠比不上自己坐下來發短信的勁頭。沒辦法,職業對于一般人來說都是一種工具。


  我越坐越不自在了,林曉曉的手指按鍵速度之快讓人發指,看來和忙碌的她坐在一起,實現不了彼此熟悉的計劃。我只好硬著頭皮問:“我的林大導游,你那么忙著跟誰說話呢?”


  林曉曉絲毫沒有減慢速度,也沒有抬頭看我,樣子酷酷的說:“我老公啊,因為快要見面了,話就多些?!?/span>


  “什么意思啊?”


  “那就在南陽上學,那兒安排有我們的景區,到時候順便叫上他啊?!?/span>


  暈,這90后的小妮子,全然沒有70 80后的敬業,你可是導游啊,還要捎上“老公”,我對她的好感漸漸降低,像是隔了一層布??磥碛辛艘粋€“老公”,這TK林曉曉的計劃算是泡湯了,只當是一次有意義的游玩吧,我心涼涼的拿出了P3塞起了耳朵,該死,第一首歌竟然是佛樂《大悲咒》,長達7分鐘,聽得我都快會唱了。


  長長的夢,夢的中間醒了幾次,后面的90后幾乎沒有聲音了,只是林曉曉麻利的手指和怪醫與司機說話聲,后者是旅游常識,防止司機犯困的必需品,而前者卻是擾我夢境的噪音。


  車停了。


  不是目的地,那肯定是加油站了,我看見天已經微微亮的意思,看來果真睡了一夜。林曉曉提醒大家上廁所,才響起一大片伸懶腰的聲音,我回頭一看,后排的小女生身上都蓋著毛巾被,有和男生一起蓋的,最后一排還有“三個女孩一條被”的,頓時才感覺渾身頗冷,因為車里還開著空調。林曉曉說:“大家可以下車活動一下,現在我們已到河南境內,剛才我聯系了我們的地陪導游,我們在這里等她,她稍后就到?!?/span>


  我隨著人流下車,看到安老師在副駕駛的位子上呼呼大睡,在加油站的水管處用冷水激了激臉,頓時渾身清爽。不知是不是地域差別的緣故,河南的氣候比上海涼爽干燥了許多,再也沒有那種下過雨后蒸騰的悶熱,在這早晨的空氣中真有些初秋的味道了。我遠遠的望見路邊一個身影朝我們走來,是個年輕的女孩子,他輕盈的步伐中透著穩健,走近了看,要比林曉曉成熟,估計比我還要大上一兩歲,她顯然沒有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女孩那么白皙的皮膚,臉蛋也不如林曉曉生的那般精致,但這女孩給我的感覺是絕對的“上品”。她一樣高挑的身材,清秀的馬尾辮,短褲下裸露著雙腿,特別是她的眼神,你是那種清澈見底的單純,而是深邃令人遐想。我不知道是受什么影響,竟然聯想到《永不瞑目》中的歐慶春,雖然他們一點也不像,但皮膚的顏色和氣質確實有點接近。


  車子又緩緩開動,林曉曉向大家介紹:“各位驢友,現在旅途又開始了,我來介紹最后一位和我們有緣的朋友,也是我們的地陪導游,河南美女邵娜。下面請邵娜姐給大家講話?!?/span>


  邵娜站起身,禮貌地向大家鞠躬,拿起話筒說:“上海的朋友們,歡迎來到我的家鄉河南,剛才林曉妹妹已經介紹過我了,我叫邵娜,今年畢業于河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的旅游專業,想必在座有很多也都是歷史學院的,那么在這里呢,邵娜不僅會帶著大家游山玩水,還會讓大家足夠多的了解河南的歷史文化。首先呢,邵娜要提問大家一個問題了:都說開封有‘七朝古都’之稱,哪位朋友可以告訴我是哪七個朝代呢?”


  聽完這位邵小姐的開場白,我才感到林曉曉的稚嫩,邵娜的嗓音甜美而幽深,是一口標準的普通話,而且用詞文雅,句句飽含活潑與真誠,她很會用互動的方式活躍車上的氣氛,還給大家唱了一首舒緩的歌,博得了后邊男生的青睞。我滿意的想:這感覺才叫正點,絕對的80后才女。同時偷偷拿出相機,以拍風景的幌子偷拍了她幾個側面,可惜還是讓林曉曉察覺了,我看見她的眉頭皺了一下。


  我們游玩的第一站就是開封,隊伍先在賓館休息一上午,以緩解一晚的勞累。我不困,沒有休息,摸摸一臉的油漬,便去盥洗室洗臉,正好林曉曉也在那,我說“怎么林導,忙了一夜還不睡啊?!?/span>


  “看你說的,不就是發發短信嗎,本人精神一向旺盛,所以很適合作導游啊?!彼次蚁赐昴樅蟛林呛猩鲜兰o的雪花膏,不禁也挖苦起我來:“林師兄這么艱苦啊,說實話——”她故意停住


  “說實話怎么了?”


  “說實話啊,嘿,你可別生氣哦,要是我呢,最多會用它來擦擦腳,嘻嘻。。。?!?/span>


  沒想到這90后的小丫頭片子,怎么這么沒大沒小的,看來我們是比較熟了,我便問他:“對了林導,咱們那個地陪邵娜,你以前認不認識啊?”


  林曉曉斜了我一眼,我頓時想起他發現我偷拍邵娜的事。


  “不認識,當地導游和地陪都是臨時搭班,不過現在認識了,他和我一屋,你是不是有事要找她啊?”


  “哎沒事,沒事。?!蔽覜]想到她會直奔主題,只好掩飾。


  “是誰找我?”


  說話的人正是邵娜,站在我和林身后。


  “是他是他,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學校建筑學院的才子,林南?!鄙勰却蠓降纳斐隽耸?,我握上她的手,感到很涼,仿佛記憶中涵的手。我抬頭看她的臉時,精神的馬尾此刻已散落成披肩,再加上那深邃的眼神,有幾分嫵媚可人,有幾分似曾相識,還有幾分讓我不敢正視。她問我找她有什么事,并請我到她的房間說話,林曉曉知趣的回避了。我以想考河南大學研究生的借口問了她一些河大的情況,談話間我發現邵娜是個很有才情的女孩,雖然成熟干練,卻也一點不乏女性的嬌媚,就連她頭上的發香也遠比林曉曉撩人,這種風姿綽約的女人是不同年齡段的男人和男孩都難以抗拒的,除非他尚未發育成熟。我心里開始開小車了,暗嘆道:“始知有此女,歐陽(涵的姓)亦不如。。?!倍医o她的印象還好,雖說自己在大學里一點也不用功,但不務正業卻讓我學到的課外知識近乎駁雜,什么心理學、哲學、歷史,我見縫插針,用的不動聲色,幾次博得了邵娜會心的笑,看來我“林才子”也不是浪得虛名啊。


  在開封游玩了一下午,這座城市經濟水平低下,但卻古色古香,邵娜走在前面,每到一個景點就為大家耐心講解,什么包公祠,龍亭。鐵塔公園,翰園碑林,這些景點都是反映北宋時期歷史文化的重要資料,但這些人文勝地只有對歷史學院的學生才算對的上口味,其他人已經開始乏味,盡管邵娜講解的很生動,但他們顯然覺得這種破舊的小城不是旅游的重點,而林曉曉也退居二線,因為現在旅游團已經成了邵娜的天下?;氐劫e館,我拿出自己唯一購買的紀念品——在大相國寺請的一串佛珠。這個大相國寺確實是個好地方,外行人看這和別的景點沒什么區別,我卻從建筑的角度發現了它的價值:這座寺廟不像別的地方是重建的,而是一個真正保存到現在的古寺,雖然經過多次的修繕,但鐘鼓樓的木檁體系絕非現代復古建筑的現“澆工”藝所為。本想在那里多聽聽邵娜的講解,卻發現她沒有跟著我們進去,林曉曉告訴我她說自己對佛教文化不了解,而且她是信基督的,怕犯諱,就沒有同行。


  [晚飯的時候,很多人開始向導游提議:本來我們下一站是到洛陽,看白馬寺、關林還有著名的龍門石窟,但不喜歡人文的同學都勸導游先帶大家到山里放放風。林曉曉是滿心的贊成,因為這樣可以和南陽的男友早日會師,她看了看邵娜。邵娜對大家說:


  “這樣也好,出來玩就是為了放松,我也很喜歡游山玩水啊,那這里邵娜先敬大家一杯,我們連夜出發,目的地‘南陽中原第一漂’,大家到附近的超市買好拖鞋,到時候是要一起玩水、打水仗的!”說完對著旁邊的我一笑,笑得我一陣發慌,林曉曉有些不快的回屋去了。


  車開了很久我才發現安老師不見了,司機說他不是來玩的,因為他們認識,這只是出來辦事搭個便車,說好在洛陽等我們一起回去。夜深了,車一路開向豫西南的山區,窗外已經有可些丘陵大小的山包的輪廓,但或許也只是我的想象,因為窗外是漆黑的。這次我再聽不到林曉曉發短信的聲音,她已經坐在副駕駛和司機說話去了,而坐在我身邊的不是別人,正是讓我心猿意馬的邵娜。只見他和早晨一樣解開了頭發,靠在調低的后座上閉目休息,我這才敢偷偷注視她嫻靜的臉旁。也就在我看她的時候,窗外,忽然閃過一道很強的燈光,把邵娜的臉照亮,隨即又是滿目的漆黑,但就是這一剎那的時間,我看到了讓人心驚的一幕:在光線的映照下,身邊的邵娜依然熟睡似的,但眉毛異常的濃黑,睫毛特別長,嘴唇鮮紅的嚇人,臉色煞白。我趕忙閉上眼養了一會神,等眼睛的眩暈感消失,然后悄悄的拿出手電,猛的向她照去,邵娜被強光刺醒了,她的臉很正常。


  “林南,你照我做什么?。。。我剛剛睡著了嗎?”


  我吱吱唔唔的說:“我剛才看見。。。你的臉。。。白得嚇人!”


  邵娜“切”了一聲說:“小伙子,看恐怖片太多了吧,我剛才真的睡著了。?!彼龘崤约旱拈L發。


  “你解開頭發干嗎,披頭散發的,像個女鬼?!?/span>


  她卻庸懶的說:“女人要懂得放松,特別是我們做導游的,工作是連續的,所以要留些時間給自己呀?!鳖愃频呐e動讓邵娜說出來就是讓人感覺舒服。忽然,她又把臉靠近我,耳語道:“把偷拍我的照片拿出來看看?”


  這種情況下,我來不及驚訝,就只好束手就擒了,心想一定是林曉曉弄的。邵娜看過照片,什么也沒說,她把相機關上,在黑暗中停了一會,然后輕輕地說:“林南,你有女朋友了嗎?”


  “恩,有,不過是在外地,異地戀。。?!蔽蚁窠淮鷨栴}一樣回答


  “她一定很漂亮,對嗎?”邵娜聲音更輕,但她看著我,并不是特別的羞澀。


  “和你比,,,確實沒有你漂亮?!?/span>


  “林南,我今天好累,讓我在你身上靠一下好嗎?”


  我無法抗拒,任邵娜依在我的肩膀上,我們坐在第一排,后邊的人看不到我們,只有司機能送鏡子里看到,但似乎也沒看。我想現在只有林曉曉知道我和邵娜的關系,是的,盡管我心里同時充滿對遙遠的涵的渺茫的愧疚,但眼前這個女孩的眼神和身體實在讓我無法抗拒。漸漸地,邵娜的頭從我的肩膀滑落到我的懷里,這足以讓我的理智徹底垮臺。她扒在我懷里,閉著眼睛輕聲說:“你可不要亂動哦,說不定,這只是我一時的柔弱呢。。?!?/span>


  這招夠狠,我急了,說了一句自己都肉麻的話:“那。。。。怎么能讓你,繼續柔弱下去呢?”


  “好,那我考你兩個問題?!?/span>


  “答對答錯會怎樣?”


  “對錯都沒關系,只要我聽著開心就行?!鄙勰日f,她接著說:“你知道,我最喜歡的感覺是什么嗎?”


  我答不上來,等著她自答。


  “我最喜歡我心愛的人給我洗腳的感覺?!?/span>


  我聽了,臉上像發燒一樣。


  “那你知道,我最怕的感覺是什么嗎?”


  “恩,,,這,,,”


  “猜嘛?!彼鰦傻恼f。


  “最怕心愛的人離開你?”


  “去你的,我才不怕你離開我呢?!?/span>


  “那是什么?”


  “我最怕。。。我最怕我心愛的人給我洗腳時挖我腳心,嘻嘻,猜不到吧!”


  我立刻激動的渾身膨脹起來,腦門的血液在向外涌動。沒想到,誤了一個林曉曉,卻揀了一個邵娜,沒想到白天干練的女導游,在夜深人不靜的時候也回這么嬌媚柔情,而且她可以從“根本”上取代涵的位置了。對她的感覺可以說是著迷,和對許莉,夏冰,雪荷都不一樣,雖說都是美女,但對那三位的感覺是見了女人的本能和一點曖昧,抑或是友情的邊緣反應,而對這個邵娜,我是真的上心了,甚至她越這樣說,我就越不想輕易的TK她。愛都是神圣的,就像對歐陽涵一樣,連提出給她洗腳,心里都很忐忑,因為這樣看似平常的小事是夾雜著我內心自認為“邪惡”的動機的。如果說女人的直覺可以檢驗愛的純度,那我的雜質無疑太多,何況邵娜也不是怪醫選種的姑娘,而是我自己給自己的饋贈。


  到了南陽,又有兩對人開始品嘗愛情的滋味了。林曉曉接到了他的男朋友,很激動,甚至都有向全團人介紹他的沖動,我和邵娜比較低調,要問為什么,我的回答還是很簡單:80后,一是敬業,二是含蓄。接下來的旅游大家玩得很歡,雖然有跋山涉水的勞累,但大自然的產物最能激起人本真的興奮。我們先到龍潭溝景區,這里從低到高依次有9個深潭,我們從下往上爬,最深的潭在山頂,被稱作天池。我對邵娜說:“這一路啊,只需‘俯仰天地,放浪形骸’,也不需要你導游多作講解了?!?/span>


  邵娜說:“哼,你可別光顧著‘放浪形骸’,小心把自己放到潭里,這潭都是深不見底的,很早以前沒水的時候就是峽谷,而且潭里的水顏色越是發黑,潭就越深,最淺的也要60米!”


  到了天池,那里有清澈的瀑布,天然形成的沙灘和淺水,大家都脫下鞋襪,赤腳玩水,兩個導游也不例外,有的男生甚至跑到潭里游泳,邵娜告戒他們千萬別往那邊深水里去。我則光明正大的給邵娜拍了很多照片,她光著腳丫的樣子格外青春,因為個子高挑的緣故,她也生的一雙天足,大拇腳趾比較大,有書上說這是女人性感的標志。她的腳皮膚也很好,骨肉也很勻稱,趁她翹著腿時,我看到了她紅彤彤的腳底,便抓拍了幾張??晌乙膊皇菍e的女孩的腳無動于衷,90后的美女要說長相也是讓人沒話說的,她們一雙雙赤足在我面前晃動,我怎么會不動心,只是當著新女友邵娜的面,沒有敢多拍林曉曉的腳罷了。


  這時,邵娜扯了扯我的衣角,楚楚動人的說:“林南,陪我到別處走走吧?!?/span>


  我心下一陣高興,正難得和她有獨處的機會,便殷勤的給她遞過拖鞋,她站起來,順著一條山林茂密的小路走去,我在后面跟著。沒多久,我們來到了另一條明凈的小溪邊,溪水像是從沒受過人的打擾,細水常流著。邵娜把雙腳浸在溪水里涼快著,溪里無魚,只有一些小蝌蚪,她任它們在自己的腳指縫里鉆來鉆去。我心像吃了一根蘿卜,味道怪怪的,心想這女孩可別是初戀,那樣就很麻煩,得一點點的循循善誘才能進入主題??纱藭r邵娜卻輕輕湊到我耳邊說:“你想撓我的腳嗎?”


  “你說什么啊。。?!?/span>


  “嘻,我知道你的秘密,你戀足?!?/span>


  我大驚失色,臉都白了,忘記了狡辯,問:“你。。。。你怎么知道?”


  “沒怎么知道,反正我就是知道,嘿。?!?/span>


  竟然有人知道我最深的隱私,而且她還笑我,萬一讓她抓作把柄了怎么辦,一時間我連殺人滅口的心都有了,但又一想,不對啊,她不會比許莉的洞察能力更強吧,而且我們接觸的時間這么短。。。。于是問:“你是不是認識我們學校的安克老師?”


  “安。。。哦不認識啊?!?/span>


  我看出她一絲不誠實的眼神,大致明白了,失落的坐下。


  邵娜接著說:“我知道你喜歡女孩的腳,各種各樣女孩子的,而且還夢想搔她們的腳底,讓她們笑,但你有了我以后,我就不許你那樣,別的女孩的腳再美,你最多只可以看,不能摸,也不許你偷拍?!?/span>


  “我——”沒等我說完,邵娜就把她的腳從溪水里抽了出來,濕露露的放在我的腿上,腳趾上還有一只小蝌蚪。


  “林南,我理解你,但你那樣換了哪個女孩做你女朋友都是會吃醋的。不過現在我的腳就在這,盡管我很怕癢,但我只肯讓你一個人撓?!?/span>


  “邵娜。。。對不起。?!蔽姨痤^,也是因為經不住她的誘惑。


  “現在鞋襪都替你脫了,我的腳以后是你的,但你以后也只可以玩邵娜的小腳丫?!闭f完把腳伸給我,翹起腳趾,仿佛在說:“撓啊?!?/span>


  我再也受不了了,不再管她是怎么知道的。冥冥之中,我都認為自己是個懦弱的男子,我從小對別人,甚至父母,都有許多難以言說的秘密,但我的心房外緣是一層憋得我心慌的頑石,里面卻是嫩的可憐的紅肉。秘密,隱私,其實都是一種等待,等待著為值得等待的那個人敞開,現在有個我愛并愛我的女人得知了我的秘密,我仿佛結束了等待,就像女人都在等待一個值得讓自己在他面前一絲不掛的男人一樣坦然,悲壯。


  可以想象接下來我是如何瘋狂的享受著邵娜的天足,說是天足,是因為比較大,不像許莉的腳那樣纖細修長,不似夏冰的腳那樣曲美俏艷,也不是雪荷的腳那樣小巧玲瓏,而是運動型女孩的腳,不會給人弱不禁風的感覺,而是感到她拔山涉水練就的緊繃的小肌肉。我不禁想起了西方的女角斗士的赤足:她們的腳不是白凈的躺在空調房的金蓮,而是踩在樹林的枯葉上行走,并會當作攻擊敵人的強勁的武器,是原始的野性。我的身心都是瘋狂的,手法卻是溫柔的,我只要一撓她的腳心,她的腳趾就會翹起來,癢的縮腳,同時“嘻嘻”的嬌笑著,我并沒有強迫,而是等著邵娜自己把腳丫又伸到我的面前,她真聽話,我都有點不忍心撓她了??伤齾s說:


  “嘻嘻,你撓我腳心真是既難受有舒服。。。嘻嘻。。。好癢。。。不過,你忘了我告訴你的了嗎。。。?!?/span>


  “什么?”


  “我最怕我心愛的人挖我的腳心,是挖,而不是這樣的輕搔呀。。。?!彼置魇窃谔舳何?,我無法抗拒的傾瀉了我所有的欲望。


  “呀呀呀哈哈。。。我怕了。。。。呵呵哈哈。。。最怕這樣。。。呀。。。你壞。。。哈哈哈。。?!蔽矣檬种甘箘艙竿谒哪_掌,另一只手不斷撫摩她的小腿。戀足者的TK都是和性有著很大關系的,他們把自己大半的性欲都發泄在女人的一雙赤腳上,雖然彼此沒有肉體上的發泄,卻是更高級的意淫。我被她的一雙腳勾得欲火焚身,失去了控制,TK也不限于手指,而是用臉去蹭,用嘴去吻。我還沒有忘記自己是誰,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現在像狗一樣,很沒尊嚴,但潛意識里就是愿意做狗,就想《月光的吟》里的男主角一樣。因為,我對邵娜已經敞開了心扉,此刻像她懷抱里的孩子,有種想哭的感覺,痛并快樂著,而對別人我是小心的,萬萬不會這樣的。


  平靜下來,我有些失落,我冒出一個荒唐的想法:TK的過程就是一個讓自己慢慢腎虛的過程。我回憶剛才的瘋狂,竟然和TK許莉時的感覺十分相似,但那次是她失控,這次是我。不過,嘿嘿,這可是第二個自己送上門來的了,我想。


  但我想的太簡單了,接著發生的事,讓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邵娜依偎在我的懷里,忽然說:“林南,你唱首歌給我聽好嗎?”


  “好啊?!蔽译S便哼了一個,竟然是我不知不覺學會的《大悲咒》。剛哼了兩句,懷里的邵娜忽然一個激靈掙脫了我。


  “不!別唱了。。。別唱了。。?!?/span>


  “怎么啦?”


  “我。。。。聽不慣這種聲音?!?/span>


  我有些奇怪,見邵娜臉色十分難看,她接著說:


  “林南,剛才我滿足了你,現在你也滿足我一個要求吧?!?/span>


  我隨口說:“我們都到這個份上了,不要客氣?!?/span>


  “我要你跟我走?!?/span>


  “去哪?”


  “去我的世界?!?/span>


  “你的世界,哪?”


  “過去,我的生前?!鄙勰日f


  “什么!”


  “實話告訴你,現在的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現在的我是生前的我。。?!盵


  這話聽得我漸漸有些害怕了 ,一時間好幾個畫面在我腦海中碰撞幾下,連成了線:她的眼神像是有魔力,她的手像涵的手,半夜車上的一幕,她沒有進相國寺,她害怕念佛經。。。。我從沒信過這世上有鬼,但看到眼前的邵娜向我伸出手來,頓時嚇得直往后退,邊退邊說:“不,,我還是先不跟你去了。。?!?/span>


  “你必須走?!鄙勰群鋈焕淅涞恼f,用手臂一下把我抱住,我更是毛骨悚然,使勁的想掙脫她,可是沒想到邵娜的力氣大的驚人,無論我怎么用力,她那有力的雙臂都鐵鉗一般死死的箍住我的腰。我感到事態的不對,這種力量,絕不是一個20多歲的女孩可能擁有的,當我回頭一看時,卻見邵娜變了一個摸樣。她深黑的眉毛,超長的睫毛,鮮紅的嘴唇,渾身皮膚都變得雪白雪白的,就像在汽車上看到的一幕一樣。而且邵娜身上的衣服全都變成了雪白的長裙,再加上披頭散發的樣子,簡直是聊齋里的女鬼!我被她的手這樣箍住,一時間掙脫不了,硬安慰自己鎮定下來,打起勇氣問:“你倒底是什么,想對我怎么樣?”


  還好邵娜的聲音沒怎么變化,只是一臉嚴肅的說:“林南,跟我走,我不會傷害你的?!?/span>


  “不,告訴你。。。我從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今天就算你真是女鬼,你也未必能制服我跟你走!”


  邵娜和平時一樣平靜笑了,說:“小伙子,你勇氣可佳,但在沒有弄清楚前不要給我下定義!不過今天你必須走,除非你能掙脫我?!?/span>


  我心下想:這是個機會,于是說:“好,你給我5分鐘的時間,如果我能掙脫,你就放我走?!?/span>


  “好,5分鐘之內,隨你對我怎么樣,我不還手好了?!?/span>


  我的余光瞄到了身后一棵大樹上,邵娜剛說完,我就用盡全力向后倒退,把她重重的撞在了樹上,拼命的擠,可是卻并沒有我想象的慘叫的場面。這女鬼好象是鋼筋之軀。我又像瘋子一樣肘擊她的腰和小腹,用腿猛踢,展開第二輪突圍,但一點也無濟于事。我累得癱坐在樹下,女鬼也坐下,但仍在后面死死抱著我,說:“你就這么點力氣還想跟我斗,可真夠男人的?!?/span>


  我被她抱著,由于她衣裙的龐大,我就像她懷里的小孩一樣,絲毫沒有反抗的余地。忽然,我看到了面前女鬼雪白的赤腳,腳趾甲都變成了黑色,而且比剛才那個邵娜的長了許多。我扭頭對她說:


  “邵娜,不管你是人是鬼,你要是再不放我,我可要撓你腳心了啊?!?/span>


  沒想到,她卻無所謂的說:“你撓啊,隨便你?!?/span>


  我用力搔抓女鬼的腳底板,但萬萬沒想到的是,不管我用什么方法給她搔癢,身后的女鬼都幾乎沒有害怕的意思,只是腳丫微微動了幾下。


  她仍平靜的說:“你別白費工夫了,你說我是女鬼,那我就是女鬼好了,但你也不想想鬼也會怕癢嗎?”


  我是徹底沒招了,眼看5分鐘馬上就到,渾身都是汗如雨下。忽然,有句話不知怎么浮現在我耳朵里:


  “。。嘻嘻。。。。。要是我的話,最多會用它擦擦腳。。?!?/span>


  林曉曉的這句話頓時提醒了我,我掏出兜里的“雪花膏”說:“邵娜,你的腳太干燥了,我跟你抹點油?!?/span>


  “哼,耍什么隨便你,五分鐘馬上就到了?!?/span>


  我抱著最后一線希望把“雪花膏”涂在女鬼的腳底板上,然后又去搔她的癢,這下卻發生了變化,我的手指剛搔了兩下,女鬼的腳拼命躲閃,像觸電一樣,可是她的腳逃不到我手可以觸及的范圍之外。我逮住女鬼的一只腳,左手握住腳踝,右手開始撓,恨不得使出當年張無忌逼迫趙敏時的九陽神功,女鬼頓時笑得渾身發抖: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癢死啦哈哈。。。你這是什么招。。。。。呀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蔽颐黠@感到女鬼抱住我的雙手力量開始松懈了,但還沒有完全松開,我想,用銳器刮腳心是讓人最難受的,女鬼也不例外,于是取下身上的一串鑰匙,用一個四棱的尖鑰匙去刮女鬼滑膩的腳心,腳趾縫。


  “啊啊啊。。。哈哈哈。。。不要這樣。。。。啊哈哈哈。。不要這樣。。。。林南你這樣壞蛋。。。。我會吃了你的。。。呀哈哈哈哈。。?!?/span>


  女鬼終于吃受不住癢,松開了雙手,我可不敢戀戰,像兔子一樣頭也不回的往人多的天池那邊跑去。


  我見了林曉曉,一把抓住她的手說:“我們。。。。。我們。。。的地陪邵娜。。。。她不是人。。。她是。。。。她是。。。?!蔽視灹诉^去。


  我仿佛掉進了地獄,頭頂上是來自地面微小的燈光在晃動,仔細看時,是一副金框眼鏡,還有怪醫的那張托板嘴。


  “林南,你好些了嗎?”他柔和的問,貌似這是平生見過的第一次。


  “好。。。。這是哪里?”


  “在回去的車上,很遺憾的是你為了TK ,錯過了多么美好的‘中原第一漂流’?!彼堄信d致的說著


  “告訴我。。。。為什么要害我?!蔽业穆曇魺o力極了。


  “給你的東西你不是用上了嗎,多虧我還沒有忽略這一下,要不會很麻煩?!?/span>


  “那邵娜。。。。那女鬼呢?”


  “哦,她始終意義上都是邵娜,她是人?!?/span>


  “可她——”


  “在神話中人們都會想象這個世界上既有天使,又有魔鬼,可這是現實,不是神話,只有未揭開的現象,沒有所謂的鬼神?!?/span>


  “那邵娜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問道。


  “毫無疑問,她早已經去世了?!?/span>


  “天啊,那和鬼有什么區別?”


  “——不好意思,請不要打斷——”怪醫瞪了我一眼,繼續說:“我一向尊重的是學術,你要是物理系的學生會更好懂些——二元空間論?!?/span>


  這次我沒有打斷,


  “我們每時每刻都在變換著時空區域,雖然我們會在一個地方呆上很多天,但昨天的該處和今天的該處是彼此獨立的兩個時空,就像兩個屋子一樣。過去對于現在和未來,只有進來的門,沒有回去的門,但過去并沒有消亡,可以說是被時間定格了,封存了。一旦時空發生錯亂,我們可能回到過去,過去曾經存在的東西也可能跳到未來?!?/span>


  “這我懂”我說道。


  “邵娜確實是河南大學的學生,她聽我的講座認識我的,可她去年就是在一次帶團旅游的時候犧牲的。由于我的特殊性,我可以和生前的她交流,她告訴我自己最傷心的就是沒來得及得到一個男孩的愛,我參透天機算出一年后的今天會有一次時空錯亂,她可以以自己生前的樣子來到今天,我就告訴她只要找一個名叫林南的孩子就行了?!甭牭竭@我已經恢復了一些元氣,嚷道:


  “那你難道不知道她要害我嗎?我也愛她!可我接受不了這種玩法知道嗎!”


  “哦,我的林南先生,請你放輕松。?!彼恼f,這時我才發現胳膊上還輸著液,我坐的是輛救護車。


  “小心他們把你送進精神病醫院。我說了時空有時會錯亂,死去的人從過去來到現在,一定是以活著的形式出現的,所以來到現在的她是生前的她,過去對與現在是她的生前。至于她和許多正常人的不同,以及知道你的秘密,那都是時空錯亂時給她留下的烙印,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至于害怕佛咒是因為佛教本來就有與不同時空交流的可能性和方法論。但這里還有很多東西是天機,不可泄露,就像佛經一樣,我們只需要去誦讀它,每必要完全理解它的意思。不過我當初可不允許她帶你走,可我忽略了女子的癡情,她是不會害你的,你若跟她回去,或許你能幫她改變歷史,使她的生前延續到現在,那就不叫什么生前了。還有,本以為你只會用那油膏搓臉,看來你的TK智商被我低估了。?!?/span>


  我聽這怪醫的理論,眼角已經滿含淚水,為什么每次都會是這么大的遺憾。


  “那她現在呢?”我問


  “她已經回去了,定格在了過去,不存在了。我們親愛的司機和我其實是類似的人,他當然也知道這件事,就告訴林曉曉邵娜有急事請假了,給旅游團換了一個新的地陪”他說


  我翻出照相機,想再看看邵娜的樣子,可是發現相片中原先有邵娜的地方都是空的,看來果真如此。。。


  我想了想,又問出了最后一個問題:“可邵娜不是被選種的女孩啊,還有,空號是怎么搞的?”


  怪醫什么也沒說,遞給了我一張發黃的繳費條,日期是去年5月,號碼是第四個號碼,姓名是:邵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動。